第三章  船票記名?

 

呼叫聲頓時四起,而且是多人重疊的聲音。

 

物品掉落一地,不只是在汪聿芃週邊,每一條貨架都一樣,簡子芸嚇得緊拉住康晉翊,他們不懂這聲音從何而來!

 

「好熱……」童胤恒突然意識到自己汗流浹背,為什麼這裡溫度這麼高?

 

『呀──啊呀──救我們出去!』砰砰砰砰,呼喊聲伴隨著尖叫聲,汪聿芃眼睜睜看著一整籃的螺絲被推下來。

 

「哇!」物品鏗鏘落地,汪聿芃跟童胤恒紛紛走避,然後……

 

從隔壁貨架那兒,伸出了一隻焦黑的手。『救我──』

 

喝!童胤恒完全驚愕之際,那貨架一層層的東西均被推落,後面都伸出了被煙燻黑的手!

 

「走!」他一把推了汪聿芃往前,「離開這裡!」

 

童胤恒的叫聲大家都聽見了,康晉翊他們並沒有瞧見手,只是看著一籃籃東西不停落下,而敲擊聲響與尖叫聲令人膽寒,簡子芸發現服務人員無動於衷,難道他們都沒聽見嗎?

 

「幹!往底部走!」蔡志友一聲大喝,推著小蛙也往汽車百貨的後方奔去。

 

因為聲響來自於來時路,他們完全不想回頭啊!

 

『救命啊!』

 

汽車百貨的尾端是一大片空地,那兒陳設著大型物品,跑得飛快的汪聿芃才剛抵達尾端,就被一個從右邊衝飛出來的女人嚇到!

 

女人渾身都被煙燻黑般,髮尾甚至燃燒著火星,衣衫不整,赤著的雙腳全都是血!

 

『救命!快點放我們出去!』

 

「咦……」汪聿芃幾分錯愕,伸出手之際,立刻被童胤恒由後推走!

 

「不要看她!」童胤恒一路把她推到空地上,「不要跟任何人接近!」

 

所有人都同時從走道奔出來了,大家都一臉驚惶不明,但是可以聽見四面八風傳來的敲擊聲響,各式各樣的聲音都有,有尖銳物、有金屬碰撞,也有沉重的打擊聲,一聲一聲,就像敲在……

 

蔡志友最慢出來,在他們走道的左手邊,靠牆邊剛好是個有著玻璃隔板的展示區。

 

此時此刻,那裡面竟然擠滿密密麻麻的人,層層疊疊,扭曲的臉趴在玻璃上,全對著他們嘶吼喊叫!

 

『救我們出去!啊啊!快點開門!』男人猙獰的面容發狂的敲著,但卻怎樣都敲不破那片透明薄薄的玻璃。

 

另一個渾身是血、滿是髒汙的女人手上拿著刀子,拼了命的戳著玻璃,玻璃亦無動於衷。

 

『啊啊──呀──』

 

『咳咳……咳咳!』

 

擠成一團扭曲的人們爭先恐後,他們發狂的想離開,卻誰也走不了,這彷彿是在重現當年曾發生在這裡的火災,那幾十個想逃離火場的人們,安全門被封死、出入口是火源、他們只能對著強化玻璃敲擊,卻誰也無法逃出生天。

 

然後,就在濃煙下被嗆暈、被燒灼氣管,終至倒地死亡。

 

『啊……啊……』乾啞的聲音驀地從後面傳來,童胤恒正留意著汽車百貨底牆的一道安全門,身後就看見一個男人撲上來,抓住他的手,『救……帶我……帶我出去……』

 

展示區裡爬出了許多渾身被濃煙染黑的男女,痛苦踉蹌的朝他們走來,小蛙嚇得連連後退,背後的蔡志友抵著他往旁邊拽,一轉身就被撲上的男人熊抱住。

 

他們身上全是黑灰,只有那雙瞠目的雙眼格外白亮,『快點救我!救我!』

 

「放手!」簡子芸忍不住尖叫,她被抓住的手好燙啊,「走開走開!」

 

而且這些人的身上隱約的都在冒煙,彷彿正從體內悶燒一樣,玻璃展示區裡的敲擊聲沒有停止,而不知從哪裡爬出來的人們拖著他們想要逃離,更多的人抱住康晉翊的雙腿,緊緊圈著他也往展示區裡拖。

 

『你去哪裡?你走不了的!』男人趴在地上抱住康晉翊的腿,『要走一起走啊,好燙,快點帶我們出去啊──』

 

『呀呀呀──』一個女人站在距離汪聿芃一公尺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尖叫著,她雙眼望著自己掌心,然後身上竄出火舌,『開門!把門打開啊!』

 

她瘋狂的對著汪聿芃咆哮,然後直接逼近了她!

 

汪聿芃不急不徐,回身從展示區裡抽出一個她舉得動的鐵管,直接就往女人身上打下去了!

 

童胤恒還在那邊試圖甩開抓著他手的男人,就看見一堆碎炭從他眼前飛過……他詫異的往右後方看去,汪聿芃拿著鐵管揮向那女人,女人瞬間成了顆顆泛著橘光的碳,灰飛煙滅般的散在半空中。

 

「他們已經被燒死了!」她很認真的跑來,抓住童胤恒的手,直接就從男人巴著他的雙臂下斬下!

 

『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痛苦的慘叫聲,男人望著散發橘光的斷口,用怒不可遏的眼神看著童胤恒,再度要撲上前,『很痛啊!』

 

這一次,童胤恒沒有猶豫的一腳踹開了男人!

 

這真是奇妙的現象,他踹開的瞬間,真的感受到一股炙熱的溫度,明明踢著個人,卻在觸及的瞬間像是一腳踢散了烤肉裡的碳火似的。

 

「打散他們!」童胤恒回身就喊!

 

「打……」簡子芸咬著牙悶哭起來,她正與焦黑的孩子們角力,一直被往貨架走道裡拖去,「哇!我不敢!」

 

「我動不了!」康晉翊已經蹲在地上了,太多人抓著他,像溺水者攀著浮木般使勁。

 

童胤恒衝到就近的貨架盒上,抓過了一顆顆球體物,他可是籃球校隊,三分球是他的強項。

 

小蛙跟蔡志友彼此照應,兩個人一聽見可以揍就拼命的掙脫,但是求生的「人」實在太多,根本前仆後繼!

 

『為什麼不救我們!』磅磅磅!玻璃敲打聲激烈,『快點開門,火要燒過來了!』

 

童胤恒朝著那些奔走的人扔出大顆球體物,雖然不得已,但他準確的砸中他們的頭顱、再打碎他們拉著同學們的手,他們真的如同碳一般脆弱,或許當初清理火場時,這裡頭數十具屍體,都是一踩就碎的屍體吧!他知道這些應該是當年在大火中求生不能的人們,但是沒料到他們還在這裡!

 

幽靈船不是收走了他們嗎?為什麼他們至今還深陷在滾燙的火海裡?

 

汪聿芃直接往簡子芸身邊去,把鐵管當球棒似的揮著,將拉住她的人給打散,才有空回頭想拉康晉翊出來!只是才回頭她就傻了,康晉翊整個人被拖到走道不說,壓在他身上的是一大堆人!

 

「這太扯了!」她大吼著,「我需要幫忙!」

 

「小蛙你們自己解決啊!」童胤恒朝汪聿芃那邊衝去,「簡子芸,妳出去!抵著後門!」

 

她嚇得都快走不動了,她不知道這些人從哪邊衝出來的,簡直是源源不絕,汪聿芃才打散,立刻就有更多的人出來,每個人都是慌亂惶恐的要求救援……是,他們只是想被救,但就是這個信念讓他們一旦抓住她,就不會鬆手!

 

的確眼前就有一道後門,但那上面寫著員工專用,可是現在根本沒人敢從貨架中通過了!

 

聲音這麼多,卻沒有一個員工過來查看,想也知道是什麼情況!

 

童胤恒接過汪聿芃手上的鐵管,告訴自己不能把這些當人看了,狠下心直接戳進他們的臉,像戳進一堆碳般快狠準!

 

『帶我們走!否則你也別想走!』壓在康晉翊上的人喊著,『你不可能離開的!』

 

汪聿芃則蹲下身子抓住康晉翊的手,要把他拉出來!

 

「好重!」康晉翊滿身是汗,「好燙,我的背跟身子都快燒起來了!」

 

「你拉住我不要鬆手!」汪聿芃扯著嘴角,「還有誰過來把上面這些人弄掉!」

 

蔡志友直抓起手邊的工具就往小蛙背上的男人砸,兩個人終於暫時掙開了求救的人,回應汪聿芃跑過來!

 

「靠!」小蛙嚇得跳起來,為什麼這麼多人死拉著康晉翊?

 

「拉他起來!快點!」汪聿芃換手給蔡志友,同時左邊的貨架裡又竄出新的求救之手。

 

「啊!」蔡志友嚇得縮起左肩,還是連忙扣住康晉翊。

 

於此汪聿芃鬆手,她緊張的做了兩個深呼吸後,隨手抓過貨架上的工具,狠狠敲碎伸出來的手,然後再把其中一個盛裝盒裡的東西倒光,拿盛裝盒當武器,開始拼命的剝掉壓在康晉翊身上的人們。

 

碳煙迷漫,汪聿芃屏住呼吸,真怕吸進肺裡,但超難避免!

 

『船票上是有名字的!你逃不掉的!』最後一個抓住康晉翊腳踝的男人嘶吼著,『誰都逃不掉!』

 

童胤恒已經站在康晉翊的腳後跟處,他皺起眉,發現男人與他四目相交。

 

船票上有名字?他緊握著鐵桿,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啊砸!」另一邊的汪聿芃高舉起盒子,砸爛男子的雙手與手臂,然後是頭跟頸胸,碎碳喀啦的落了一地,「好了!快點走!」

 

康晉翊身上是沒有東西了,但是他卻彷彿痛苦得站不起來。

 

「我來!」童胤恒二話不說抓起他的手臂,一把扛起來,「幫我注意前面!」

 

簡子芸就在後門那兒抵著門,警報完全沒有響起,求救的尖叫與嘶吼聲也沒有停止,小蛙跟蔡志友只能就地取材的試圖推開那些尖叫的人們,反而是汪聿芃比較乾脆,她都直接先打斷他們的腳比較有效果。

 

『誰都逃不了!幽靈船決定要收多少就是多少!』拍打的求救聲不知道什麼時候變了,『上面是有名字的!』

 

童胤恒邊扛著邊回首,到底在說什麼?

 

擠在玻璃裡那滿滿人們用忿怒的臉笑著、叫著,『該上船的人,就必須上船!』

 

「借過借過!」汪聿芃一路揮著盒子奔到門邊,順便推簡子芸出去,「快點啦!」

 

小蛙斷後的刺碎一個淒厲哭喊的小孩,最後一個從後奪門而出。

 

門關上的瞬間,每個人回身從門上的方型窗裡,看見的卻是熊熊大火,小蛙嚇得節節後退,門把像是燒紅了般還冒出煙。

 

砰!

 

嗯?最前方櫃檯的員工抬起頭,狐疑的往眼前寬闊的賣場望去,「剛剛那群學生呢?」

 

「什麼?」隔壁正在滑手機的同事瞥向監視器,「啊幹!又來了!」

 

湊到監視器上看,看見的是一整條走道上掉落的東西,發話的男員工還特地站高往遠眺,另一個同事則盯著螢幕切換。

 

「每條都有對吧!」

 

「對,都一樣,最嚴重就左邊後面那邊!」男子嘆口氣,「現在去撿嗎?」

 

「學生都出去了對吧?」戴著白帽的男子悠哉悠哉坐下,倒是不急不徐。

 

「嗯,沒看到了,這麼一票人應該從後面那道門出去了。」黑帽男無奈的托著腮。

 

「等等再去吧,等東西都沒再繼續掉再去。」白帽男繼續拿起手機,「看吧,我之前就跟你說絕對不要值晚班。」

 

「大哥謝了!」黑帽男再三道謝,「不過我聽阿泰說,他晚上的話就什麼都不理,要離開前才統一處理。」

 

「唉!沒辦法啊!」男子嘆口氣,「都二十五年了,他們還沒逃出去啊……」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0352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