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中庭,在謝宜芊摔落的地面附近,武曉愛正蹲在那兒,將一張剪成八卦型的紙張以石子壓在地面,她則從口袋拿出偷渡出來的符紙,準備點火。

 

面向前庭教室裡的學生紛紛探出頭來,大家都知道武帥要幹麼,自從近一年前的高二新生露營、到陰廟亂拜、再到之前的算命事件,鬧鬼中邪傳聞不斷,哪次不是武帥跟谷沛海兩個解決的?

 

聽說武帥認識相關高人,所以背後有高人指點,方能解決學校裡的重重危機……不過也只是及時阻止,這一年來,學校死傷的學生可一點都不少!

 

「武曉愛。」谷沛海始終陪在旁邊,「妳該停止了吧?」

 

「不要吵啦!」她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滑出照片,上頭是偷拍的咒文,正在臨時抱佛腳的默背。

 

谷沛海無奈的站在一旁,川堂另一頭站著江耿謙跟吳小菲,兩人總是被要求站在遠方不許出來。

 

這是第幾次召靈了?暑輔過了一個月,她就召靈召了一個月!谷沛海嚴肅的看著認真的武曉愛,事發當天放學前,謝宜芊的媽媽披頭散髮哭斷腸的來召魂,召了十幾次未果,似乎在第十六次才有所回應。

 

但就趴在窗邊的武曉愛覺得謝宜芊是不甘心的離開,否則不會媽媽都來接了還不願輕易現身,而且她是自殺的靈體,即使貌似被叫走,但她始終會回到這個自殺的地點,永無止境的不停跳樓,一直感受頭破血流的痛楚

 

因此她想試著召喚謝宜芊出來,一來喚醒她,二來她想當面問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何以她要走上絕路。

 

警方調查結果已經證明是自殺,頂樓沒有其他人,當時缺席的也只有謝宜芊一個人,手機上都是她的指紋,她不僅手機重設,還把所有社群帳號都刪除,甚至連雲端的文件照片均不存在。

 

那是她跳樓前最後的儀式,讓自己在網路上消失,若非在其他同學臉書曾留下照片,否則她完全沒留下私人的照片。

 

抹滅在網路上的痕跡,武曉愛始終覺得是關鍵。

 

只是這一個月來她召喚無數次,每次都從工作的紙紮店裡偷渡法器或是咒文出來,但從最基本的到複雜類的召靈,從未成功過。

 

說不定謝宜芊真的已經離開了?或是她早已從自殺循環中脫離,到哪邊去報到了啊!可武曉愛根本說不聽,執迷不悟的持續召喚,彷彿不當面問清楚就不甘心似的走火入魔。

 

谷沛海已經認真的考慮要當抓耙仔了,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武曉愛打工的紙紮店相當特別,那獨眼老闆聽說是遊走三界的道具師,天地人均通的神祕人士,但人家是高手才能駕馭特別物品,武曉愛不是啊!

 

她都偷看偷拿法器出來用,說要具有靈力的人才能自由運用也是她說的,結果隨便偷渡出來召魂的也是她。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會有危險,萬一不小心用錯,或是她拍照拍糊了,製作道具時有個閃失,天曉得會不會有不可收拾的意外?這一年來在武曉愛身邊也遇到太多駭人的魍魎鬼魅,他可不覺得冒犯他界是件好事!

 

點火,武曉愛引燃符紙,口中唸唸有詞的背誦咒文,地上壓著的八卦型紙張是她親手做的,還是立體八卦,如此才會有個盛裝效果,方能讓靈體在裡頭佇足。

 

如果有靈體的話。

 

谷沛海下意識退後一大步,但早已取下背上的竹劍,身為全國高中劍道冠軍,竹劍是他最擅長的武器,再加上武曉愛的老闆給的劍穗……是有點不倫不類,但一帶掛上那個劍穗,他的竹劍就會變成……

 

唉,桃木劍……唉唉唉。

 

超不搭的啊,這名稱光用想他就覺得無力,想想一個劍道比賽,他拿一桃木劍上場跟人家喝哈喝阿,多詭異?幸好只是名稱而已,劍穗的力量加上他的信念──在遇到厲鬼時他得這樣堅信,手上的竹劍就是能斬妖除魔的桃木劍,否則豈能傷厲鬼分毫?

 

厲鬼不受傷,就換他受傷了啊!

 

咻──莫名狂風壓境,谷沛海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倏而回首看著強風捲起落葉,這風不自然,風向與稍早截然不同!

 

緊握竹劍,握著竹劍的手上汗毛根根直豎,他謹慎的留意周遭,飄來的雲層蓋住了太陽,活像演電影似的一片陰影就籠罩在學校上空。

 

有經歷過的人就知道,現實永遠比電影還要離譜!

 

「武曉愛!」谷沛海厲聲吼著,「不太對勁!停止!」

 

武曉愛根本不可能聽他說話,這樣的狀態反而更適合靈體出沒──正午十二點時,反而是陰陽兩界最模糊的時刻!

 

謝宜芊,如果妳在的話──

 

「謝宜芊!」武曉愛大聲喊著,「現身──」

 

風沙吹進了谷沛海的眼裡,他不得不以手遮眼,連武曉愛都不得不彎腰閃躲,葉子直接打在身上與手臂上,手上的符紙瞬化成灰。

 

川堂裡的吳小菲緊揪著江耿謙的衣服戰戰兢兢,為什麼突然刮怪風啦!

 

被石子壓著的八卦型折紙很快地被吹起,低首的武曉愛焦急的想上前卻來不及,看著紙張隨風捲動,然後咻的一眨眼飛越她的頭頂……

 

「谷沛海!」她大喊著,「幫我抓住紙。」

 

「抓……」谷沛海仰首看去,這麼高是要怎麼抓啦!

 

狂風吹送,那張八卦折紙可憐兮兮的翻來捲去,直往校門口去,谷沛海急忙追去,武曉愛也趕緊將咒文一套唸完,轉身跟上。

 

風突地減弱,那張八卦折紙跟著降速,緩緩往下落,一隻手準確的抓住了紙張邊緣。

 

「咦……」谷沛海跑到一半停下,望著站在校門口的男生。

 

男生並沒有穿他們學校的制服,而是簡單的便服,背上背著背包,兩眼發直的正視前方……谷沛海順他的眼神回首,看著筆直奔來的武曉愛。

 

「喂……我的召喚紙!」武曉愛在距男孩兩公尺處停下,狐疑的瞄向谷沛海。

 

「不認識。」他直接回答,卻留意到男孩的眼神並不是看著武曉愛,依然發直,而且……

 

他在發抖。

 

握著八卦紙的手抖的厲害,連下唇都跟著發顫。

 

「同學?」谷沛海謹慎的往前跨一步,左手同時向後比,叫武曉愛退後。

 

不過會聽話就不叫武曉愛了。

 

「召……召什麼?」男孩顫抖的說,視線終於對焦在武曉愛跟谷沛海臉上。

 

「呃,沒什麼,那是勞作。」谷沛海胡謅,朝他伸出手,「可以把那個還給我們嗎?」

 

武曉愛直接伸出手抓住了紙張,谷沛海來不及說她粗魯沒禮貌,男孩驚恐的鬆手。

 

「哇啊!」還伴隨著驚叫,縮著身子向後!

 

他在怕什麼?谷沛海看著男孩的舉動與神色,覺得不太尋常。

 

「有什麼東西嗎?」他試著問,該不會這位同學瞧見謝宜芊了吧?

 

「沒有!沒有!」男孩說得一副就是有的樣子,臉色刷白,「我要找……我要找教務處,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

 

一邊說,男孩刻意繞過谷沛海,硬是繞了一大圈閃躲他們,再往校內走去。

 

武曉愛望著她手上的八卦折紙,有點失望的瞧不到痕跡,下一秒卻抬頭看向谷沛海。

 

「那個男生怪怪的。」跟著看向男孩逃命似的背影。

 

「我覺得他看見什麼了。」谷沛海挑了眉,餘音未落,武曉愛已經急起直追。

 

三兩下追到男孩,一掌直接往他肩頭扣下──「同、學!」

 

「哇啊──」才進川堂,男孩立即大叫,還有迴音:啊啊啊啊……

 

他嚇掉手上的信封袋,迎上前的吳小菲趕緊蹲下幫忙撿起。

 

「剛剛那陣風是怎麼回事?瞬間又沒了耶!」江耿謙緊張的趨前,只得到谷沛海兩手一攤。

 

「同學你看見什麼了嗎?」武曉愛扣著男生就問。

 

「我沒看見!沒看見啦!」他嚇得緊閉雙眼,雙手都高舉要投降了。

 

「武曉愛!妳不要嚇他。」谷沛海無奈的走來,拉開她的手,「妳這樣問誰會承認?」

 

「我只是要問他有沒有看見謝宜芊而已啊!同學,你陰陽眼嗎?」武曉愛一急就失控,「你只要告訴我剛剛看見什麼就好,有看見一個穿制服的女生嗎?頭破血流?」

 

這不問還好,一問只見那男生的臉色益發慘白,死命搖著頭。

 

他看見了。

 

在場四個人心裡都浮現一樣的答案,不管是不是看見謝宜芊,但這個男生一定看見什麼了。

 

在武曉愛開口前,谷沛海立刻把她拉開,吳小菲機靈的上前擋住男孩的視線,江耿謙則客氣的將他往反方向帶,離武曉愛越遠越好。

 

「喂!」武曉愛焦急的想上前追問。

 

「妳會嚇到人的,他一臉就不敢說的樣子沒看見嗎?」谷沛海壓低聲音,「妳冷靜點,最近的妳很失控啊,面對害怕的人還這樣咄咄逼人不像妳啊!」

 

「我……」武曉愛緊握雙拳,她急啊!

 

因為完全召不到謝宜芊讓她更加著急,她真的很怕謝宜芊出了什麼事!

 

「你是轉學生?」吳小菲的聲音高分貝傳來。

 

咦?武曉愛立刻看向男孩的背影,轉學生?

 

「這時候轉來?暑假?」江耿謙探頭過去上吳小菲幫忙拾撿的資料,「一般不都是開學才過來?」

 

「對吼,暑修過來要多上課耶!你幹麼這麼想不開?」吳小菲覺得太冤了。

 

「呃……我想早一點適應新學校。」男孩的聲音有點小。

 

武曉愛眉間舒展,開心的看向谷沛海,轉學生吶,不怕問不到了嘛!谷沛海則微微頷首,用眼神示意她低調些。

 

「那真是有緣耶!」武曉愛出聲,男孩便如驚弓之鳥,恐慌的往旁邊退開。「你閃什麼啦,以後都是同學啦,你好,我叫武曉愛!武功的武,破曉的曉,愛心的愛!」

 

男孩上下打量著武曉愛,超短的頭髮,逼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人可不纖細,相當精實。

 

「……衛、衛風。」衛風看著聚過來的學生,「衛生的衛,颱風的風。」

 

「哇,好古代的名字喔!」江耿謙覺得活像歷史劇會出現的人名,「我叫江耿謙。」

 

「吳小菲!」吳小菲把他的東西疊好,遞還給他。

 

谷沛海這才靠近,衛風看著他,還有他依然握在手上的竹劍,有點驚訝。

 

「我是谷沛海,也是班上的風紀。」他禮貌的自我介紹,「我是劍道社的,所以……」

 

「哦……」衛風哦到一半,錯愕的愣住,「那個我都還沒去報到,你們怎麼……知道我是哪一班。」

 

四個人忍不住噗哧笑了起來,武曉愛主動領路,要帶衛風去教務處。

 

「轉學生一定都到我們班的啦,因為我們班人最少啊!」吳小菲開心的說著,「我們是七班,跟你賭,一定在我們班。」

 

「人最少啊,為什麼?」衛風好奇的順口問。

 

「因為都──」武曉愛回首才想說出實情,但看著這個雖然也是高頭大馬的男生,想起那慘白的臉色就收了聲,「休學轉學的有點多,所以才變這樣啦。」

 

總不能說,因為他們班高二一開學就死傷慘重,通稱「被詛咒的班級」吧?

 

喔,衛風點了點頭,他們四個跟保鑣一樣,護送衛風往教務處去,這反而讓衛風覺得怪不自在。

 

「你為什麼轉學啊,都要高三了耶!」吳小菲忍不住好奇的問,「總不會高二都不及格吧?」

 

「喂,哪有人這樣問的。」江耿謙悻悻然的唸著,「如果是,叫人家怎麼回答?」

 

「呵……我不是啦!我成績還行。」衛風淺笑,恢復正常的他笑起來挺好看的。

 

武曉愛打量著他,衛風有股氣質,長得也是素淨,草食男的溫爾模樣,看來應該也會吸引不少女生。

 

「那就是搬家了吧?」江耿謙跟著猜,「不然一般人不會在高三選擇轉學啊!」

 

別說高中已經與同儕有兩年的情感,而且只剩一年要準備考試,還要適應新生活,未免太累了。

 

衛風的笑容略微僵硬,走在他身側的谷沛海盡收眼底,見他微歛笑容變得有些尷尬,他不由得想到另一個更糟的理由。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91612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