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薰,明天見!」

 

廣告公司,二十四樓,時間是下午六點,有幾個幸運兒今天得以準時下班,因為他們手上的Case剛了結,正要去吃頓大餐慰勞自己;至於其他的同仁還在水深火熱,這已經是家常便飯。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同事們對櫃檯吆喝著,連薰予只是笑笑。

 

「你們去吧,好好吃!好好放鬆!」連薰予溫柔的說著,「別醉到明天上不了班啊!」

 

叮,電梯抵達。

 

「才不會呢!」一夥人興奮的吱吱喳喳,熱情跟她道別進入電梯。

 

電梯門關上,樓上突然又陷入一片靜寂,連薰予望著眼前三座電梯,輕輕嘆了一口氣。

 

電梯事件發生不過月餘,大家都已經遺忘了失蹤的同事,以及曾發生的慘案,難怪有人說過,一起事件民眾的注意力不會超過七天,人們很快便會遺忘。

 

只是對她來說,有點難忘,是因為她曾身陷其中。

 

公司大樓的電梯在許久之前曾發生意外,相安無事直到有人觸犯所謂的電梯禁忌,喚醒了潛伏的亡者們,最終造成主管發瘋同事失蹤;在那個過程中,她也曾在那座電梯裡,因為犯忌被捲入了難以想像的事件中。

 

呼,正如姊說的,民俗傳說中各種禁忌或許虛搆,或許其來有自,但只要有一個是有所本,那就絕對不能大意。

 

既是禁忌,真的還是別踩比較好啊。

 

而且……連薰予把桌上收拾乾淨,她第六感比一般人強,她可不想再來一次,那種隨時隨地都心驚膽戰的日子,太痛苦啦!

 

抓過自己手機,到電梯前按下往下鈕,下班後就是私人時間,她可以盡情的看自己的臉書,一點開臉書就是一張令人驚奇的照片──這不是劉慧喬嗎?醫院?病房?喔喔,躺在病床上的是……

 

她點擊照片想放大,卻在點的那瞬間──

 

『啊啊──』

 

『住手!』

 

『軋──』

 

紛亂複雜的畫面與刺耳的各種雜音瞬間湧入她的大腦,連薰予嚇得顫了身子,手機自手上滑下,重重的摔落在地……筐…啷……

 

她全身迅速發冷,冷汗滲出,驚硬如木偶般的瞪著落在地上的手機,反胃與嘔心感同時湧上,她向櫃檯倒去,還得及時用左手撐住才不至於真的倒下。

 

嗶,幾乎同時,他們同樓另一間公司,右手邊的管制門開啟,拉開玻璃門的是一看就知道要去把妹的男子,其滿面春風的踏出自家管制大門,然後一秒僵住。

 

連薰予無法克制發冷的身子,由於剛剛的腳軟不支,導致她是斜靠在櫃前方,恰巧面對著那雜誌社甬道的方向,緩緩抬頭看向左手才剛拉開門的男人,他也正打量著她。

 

僵硬的手,地上的手機……

 

「蘇……」連薰予才想開口,男子竟一秒退回公司。

 

NO!蘇皓靖立即比出食指,搖了搖,一句話都不想說,拜託不要吵他!

 

「蘇皓靖!」連薰予忍不住低吼。

 

少來!關上的管制玻璃們喀的一聲鎖上,蘇皓靖一邊退後一邊朝她揮手,拜託快走,他太瞭解剛剛那是什麼狀況了!

 

鐵定是看手機時滑到了什麼,直覺強烈的她感受到不尋常,所以才會被嚇當滑掉手機,這種經驗他又不是沒有,呿!只是他已經練就金剛不壞之身,不管什麼都影響不了他。

 

他就是個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傢伙。

 

「蘇皓靖!」連薰予還在外面喊,雙手握握握拳,感覺血液迴流回身子,整個人索性靠在櫃檯上休息,看著地上的手機卻沒勇氣撿起來。

 

她真的是個直覺強烈的人,狀況好的時候甚至可以感覺到危險……過去她的人生總是戰戰兢兢,不希望知道或見到太多多,但也是這樣的直覺曾救了同事。

 

上一次有人觸犯電梯禁忌,那是她無法處理的狀況,可偏偏……居然讓他發現隔壁公司那個花心輕浮的傢伙,跟她是一國的!

 

她從未想過會遇到一樣第六感強烈的人,而且蘇皓靖比她強大太多了!他不僅強大,而且處之泰然,似乎已經很習慣這種直覺,只是他泰然到令她無法接受,因為他完全不在意感應到的事物。

 

也就是說,即使他今天直覺同事會出事,他也不會警告,完全不在意的過自己的生活。

 

這是她做不到的,她採取的方式是逃避,盡可能不去感應,但蘇皓靖是隨時能感應強烈,卻毫不在意。

 

  他比她更能掌握這種直覺感,他剛剛一定知道她感受到什麼了。

 

「去買個粥就好了吧!」自家公司裡面有人步出,「還……小薰,妳怎麼還在?」

 

連薰予無力的站直身子,轉身看向步出的短髮女孩,「正要走……」

 

「妳怎麼了?」羅詠捷注意到她的氣色,「妳臉色好難看喔!」

 

是嗎?連薰予下意識撫上自己的臉,這麼明顯?

 

跟在羅詠捷身後的是白淨瘦高的蔣逸文,他們一個是美編、一個是企劃二組,現在有個案子剛好一起工作。

 

羅詠捷急忙的到她身邊探看,蔣逸文則注意到掉在地上的手機。

 

「這不是妳手機嗎?」蔣逸文彎身拾起,「怎麼摔到了!」

 

他拿起手機,輕拍了拍,遞還給連薰予。

 

但是她卻看著自己的手機遲疑了……萬一接過又是……她又看到那些怎麼辦?

 

「小薰?」深知她直覺強烈的羅詠捷倒抽一口氣,「妳有什麼預感嗎?」

 

「唉……」連薰予只有嘆氣,還是勉強接過了手機,不能怎麼辦?「我滑到一張照片,不太舒服。」

 

「來,我幫妳看!」羅詠捷做人超好,她讓連薰予先解鎖讓她來找。

 

羅詠捷,她之前直覺KTV會有問題,勸阻她不要去唱歌而救下的人之一,此後羅詠捷便與她要好,她不會用特殊眼光看待連薰予,只是……一直強烈要求她報一下樂透號碼,或是盧他去玩刮刮樂而已。

 

連薰予這些都盡量不碰,拿直覺來做這種事其實不太好。

 

「我自己來吧,可能只是一種錯覺,我什麼都還沒看清楚。」連薰予笑得勉強,說著連自己都不信的話。

 

「是看到什麼嗎?」歷經電梯事件後,蔣逸文對她的直覺可是百分之百折服。

 

電梯抵達,蔣逸文按著電梯先讓女士優先。

 

「我大學同學的照片啦,我什麼都沒看清楚,就……」餘音未落,關上的門又被人打開。

 

蘇皓靖微笑著步入,電梯裡原本也些高樓層的女孩們看見他,都興奮的眼冒愛心……是,蘇皓靖根本就像是個模特兒,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結實健美的身材,襯衫下都能看見那健美的胸肌,再加上英挺五官,他不去當模特兒真的可惜了。

 

在雜誌社當個業務,憑藉其三寸不爛之舌,行把妹之實。

 

「大家晚安。」蘇皓靖咧出一口白牙,連笑容都迷人,「辛苦了!」

 

「嗨……」後面女孩心花怒放,二十四樓的蘇皓靖耶,近看更帥了!

 

唉,連薰予實在很想翻白眼,但她表面永遠維持一定的和諧,永遠的婉轉,永遠的不與人輕易起衝突是她做人的準則,當然……盡量不與人接觸更是第一要務。

 

蘇皓靖一進電梯,就刻意與她拉開了距離,上次的事件後,他們發現到彼此強大的直覺在身體接觸後,會形成一種非常可怕的力量,簡直會逼進預知的地步,這都是他們兩個不願見到的事。

 

「嗨!」帥哥人人愛,羅詠捷打招呼可熱情了,「要去約會啊!」

 

「怎麼會,我可是沒人要的單身狗呢!」蘇皓靖說得超委屈,也是順便丟訊息給其他女性同胞們,他單身盡管來!

 

「最好單身!」蔣逸文倒挺不屑的,「你不是才跟……」

 

「欸,朋友,只是朋友。」蘇皓靖飛快打斷,「你們不能每次看見我跟哪個女生走得近,就把他推給我吧。」

 

走得近?蔣逸文很不想吐槽,都吻到熱情如火,這距離也太近了吧?

 

「欸,小薰,妳剛說到哪裡!」羅詠捷一秒拉回正題,扯扯連薰予的衣服,「妳說看到大學同學貼照片然後怎樣?」

 

蔣逸文也好奇的湊近,多想看看是怎樣的照片啊!

 

連薰予深吸了一口氣,眼尾偷瞄正在跟後面女孩打招呼的蘇皓靖,不知道為什麼有他在,她更想講了。

 

「以前的大學學都有加臉書,我看見他們好像在醫院的照片。」連薰予顫抖的滑手機,剛剛那張照片現在不知道那哪邊去了……

 

「要加我LINE嗎?沒問題啊!」蘇皓靖的背景聲笑語連連,他熟練的點出行動條碼讓女孩們掃。

 

滑到了那張照片,連薰予非常小心的不去觸及那張照片。

 

但即使不觸及,她望著那張照片皺起眉頭,光是這樣看著,就沒來由的不舒服。

 

羅詠捷直接拿過她的手機,點開照片端詳,在她眼裡就是張普通照片啊!一大群人在病房合照?

 

「有什麼嗎?」連蔣逸文都小小聲的問了。

 

連薰予幽幽的看向他,她只是第六感強,又不是陰陽眼,這什麼問題啊!

 

「我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耶!大家都笑得很開心啊!」羅詠捷手指在那邊放大縮小著照片,「這個打石膏的妳認識嗎?好像蠻慘的。」

 

是林雲芸,也是大學同學。

 

他們是以陳淑倫為主的小團體,過去小組時也都在一起,所以關係很要好,每個人都極具特色,在班上也算相當顯眼的份子,對每個人都很和氣熱情,像她這種不太與人深交的類型都能記住他們……呵,該說他們都會記得班上還有她這個人,令她很意外。

 

畢業多年他們還是一掛嗎?真是難得,大學有時再好,出了社會各奔東西後,情感會漸漸淡掉,畢竟環境已然不同。

 

「都是我同學,看樣子可能是出車禍吧!」連薰予接過手機,凝重的望著該是歡笑的照片。

 

照片裡每個人都笑開了顏,還有人扮鬼臉,但是她卻可以感受到寒冷、彷彿聽見尖叫,一閃而過的影子像是誰從高處摔下,還有刺耳的警告音。

 

再加上這張照片的背景……陽光這麼的強,從窗子照入,她為什麼卻覺得亮得只有那扇窗?一扇套亮到幾乎看不見邊框的窗戶,還有灰暗到令人不安的病房,隔壁空著的床上卻是下凹的,彷彿有個人躺在上面。

 

略微飛動的簾子後方也像有人,連林雲芸裹著雪白石膏那隻腳看上去都是晦暗的。

 

說不上來的不安,最後是這每張燦爛的臉上,都籠罩著一層若有似無的灰影。

 

「這醫院在附近耶!」蔣逸文看打卡地點,「幾站而已!」

 

「嗯……」她知道,這附近最大的醫院就那間。

 

 其實應該去看看的吧?她猶豫著,可以的話,想勸勸林雲芸離開那間病房,她覺得住在那間對她的傷口好處不大。

 

 抵達一樓,電梯裡說笑的人們一同步出,羅詠捷跟蔣逸文還得奮鬥,所以他們只是外出買個晚餐而已,跟連薰予要去搭捷運恰是相反方向,在公司門口就道別了;蘇皓靖已經跟別樓女孩互加LINE,他還有美妙的晚餐約會要赴約。

 

搭乘捷運,他們不得不一路。

 

蘇皓靖昂首闊步的走在距她兩公尺遠的前方,完全不想與她攀談或是接近,他是那種可以跟全世界調情,也不願意跟她多說半句的人,她非常明白,因為他們只要接近,增幅的直覺只會壞了好心情。

 

所以連薰予也刻意放慢腳步,不管上次電梯的事件中他們如何的共患難,日常生活中還是點頭之交就好。

 

「可以看一眼嗎?」

 

「哇!」要下捷運站時,冷不防的聲音嚇得連薰予失聲尖叫!

 

她圓睜雙眼驚魂未定的看著站在一旁的蘇皓靖,他一臉妳幹嘛的打量著她。

 

「妳反應會不會太誇張?」

 

「你沒事站在這裡幹什麼?」她短時間連兩嚇,要收驚了啦!

 

「小姐,我就走在妳前面,我停下妳不知道嗎?」蘇皓靖蹙眉,「走路發呆嗎?」

 

連薰予不否認,她剛剛根本沒看路,往捷運站的路上都是習慣性的直覺走法,哪會注意到蘇皓靖什麼時候停下的。

 

「看什麼?」她抿著唇,依然刻意與他拉開距離。

 

「照片。」他伸出手,對她倒是沒有那種和氣笑容或是溫柔。

 

「你要看那個幹嘛?」她遲疑著,「別說讓我擔心的事!」

 

「妳擔心都寫在臉上了,還需要我說嗎?」蘇皓靖手伸得更前,「我想看一下有沒有救。」

 

什麼?連薰予倒抽一口氣,揪緊包包直接往電扶梯走去,「不必了!」

 

如果真的沒救,她也不是束手旁觀……不對!她忿忿的回頭看著站在她身後的蘇皓靖,什麼叫沒救!

 

「不要講得一付事情很糟的樣子好嗎?只不過是一張探病的照片!」她低聲說著。

 

「妳都嚇得摔掉手機啦。」蘇皓靖雙手扠入褲袋,「不看也好,妳別告訴我等等妳要去探病。」

 

連薰予抿了抿唇,她就是要去。

 

也才三站,去探個病又沒什麼,而且同學也許久沒聯繫了不是嗎?

 

「妳不像是那種維持友情的人吧?」蘇皓靖笑道,「那種敷衍溫柔、虛假面具,跟每個人都保持距離應該不是上班後才開始的吧!」

 

連薰予極為不不耐煩的深吸了一口氣,回眸瞪著他,「關你什麼事?你應該很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做吧?」

 

「不明白。」他回答的乾脆,「拉開這麼多距離,也不能阻止妳第六感的提醒,妳還是會為此所苦,要解局這件事得從妳的心境開始。」

 

連薰予疾步走下電扶梯,沒好氣的瞥著他,「我沒辦法跟你一樣,這樣子貼近人,卻可以視而不見?」

 

「習慣就好,直覺強又不是我要的,我也沒什麼責任義務。」蘇皓靖刷卡進站,「聽我一句,醫院少去。」

 

兩個人一同走到了月台,剛好要去反方向,兩邊的車都剛走,下班尖峰時刻月台上擠滿了人。

 

「我會留心的。」她挑了眉,「快去約會吧你!」

 

蘇皓靖勾起一抹冷笑,正常人都知道醫院這種地方少去,直覺強的人不知道去那邊做──

 

列車即將進站,帶來了強勁的風,急促的警示音跟著響起,四周人聲鼎沸,蘇皓靖往斜前方約十公尺的地方看去,半空出現了炸開的紅。

 

緊閉上雙眼,風向改變,對向的列車也即將進站,而他面前的列車門已敞開,人龍們擁擠著往前。

 

「蘇皓靖?」連薰予在他身後輕喚著,「你剛剛有聽見尖叫聲嗎?」

 

他回頭,輕笑,「沒有,掰!」

 

趕緊著擠上這班車,向連薰予揮手道別。

 

車門關閉時,連薰予依舊一臉困惑,她只聽見尖叫聲嗎?

 

唉,看來在晚上坐UBER回去好了,他從不喜歡干涉他人對自己命運的決斷,但拜託,可以在不影響他人的權益之下嗎?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5765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