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查證

 

社辦鐵皮屋不但位子在一樓,後面還是滿片的花圃草地,所以陳偉倫的「跳樓」,基本就是個姿勢一百分但結果零分的動作,不過頭部著地,還是摔得他一鼻子血。

 

蔡志友跟童胤恒合力把他抬進來時,他還一臉茫然,後來抬進醫護室中,約莫半小時後,他才突然從床上跳下來大聲嚷著:「我為什麼在這裡!?」

 

「我真的不記得!」陳偉倫急著解釋,「我明明就跟著你們在看新聞啊,下一刻我就在醫護室了!」

 

「最好啦!你那英姿多完美,直接朝著我跟簡子芸衝來,跳上桌子打開窗戶,連跳樓姿勢都要帥美。」康晉翊雙手抱胸,皺著眉搖頭。

 

「跳什麼樓啦!」陳偉倫自個兒覺得好氣又好笑,「這裡一樓耶!」

 

咚,一杯擱著茶包的熱茶放在茶几上,「幸好這裡一樓!」簡子芸沒好氣的唸著。

 

陳偉倫看著她,感動的雙手拿過馬克杯,「謝謝副社長。」

 

「喂,你就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童胤恒挨在他身邊坐下,「我們跟你說話的場景、還有你衝出去?」

 

陳偉倫認真的搖頭,他想了好幾遍,記憶真的一片空白!這簡直像喝醉的斷片,在某個時間點後的事全然不記得!

 

「你一直講『該走了該走了』你知道嗎?」蔡志友不太舒服的搓搓手臂,「跟那個刺傷Mio的人一樣耶!」

 

是啊,一模一樣。

 

「誰?誰被催眠了!?」門外直接衝進女孩子,連聲招呼都沒打,急著撥開小蛙跟汪聿芃,單膝跪上茶几湊前,「是童子軍你嗎?」

 

「還我咧,鼻青臉腫的在這裡沒見到?」童胤恒往身邊的陳偉倫一指。

 

「我那不是跳樓好嗎!這裡才一樓!」陳偉倫無奈的說著,好吧,還是算跳樓。

 

「又一個被催眠嗎?真是太有趣了!」于欣索性直接跪在茶几上,從書包裡拿出筆記本跟手機,「我可以採訪你嗎?」

 

眼前倏地突然塞進康晉翊的臉,「No Way!本社不隨便接受採訪!我說妳不斷跑來我社團做什麼啊?」

 

康晉翊一邊說一邊搖動指頭,蔡志友跟小蛙超有默契的把于欣抬下茶几。

 

「校刊社在社辦大樓吧,妳走錯囉!」簡子芸也冷冷的回應,「都市傳說社不隨便接受採訪的。」

 

後面這句是瞪著陳偉倫說的,他默默低下頭喝茶,喝茶沒事。

 

「嘖!」于欣一副惋惜樣,「新聞有趣啊!從一樓跳樓耶!」

 

「那叫笑話。」童胤恒直接打斷她,「妳剛說什麼催眠?妳認為陳偉倫是被催眠的嗎?」

 

「嘿,好像是!」只見于欣壓低聲音,還一臉神祕兮兮的回頭往大門瞥去,「關門關門!」

 

汪聿芃默默的回身去把門給關上,所有人都朝于欣圍了過去。

 

「刺傷Mio的事都知道吧?」全體點頭,「行刺的工作人員在醫院醒來後,反應跟陳偉倫一模一樣耶。」

 

咦?眼神又落在陳偉倫身上。

 

「我是真的不記得啊,我什麼都……」

 

「一片空白!明明站在Mio附近一起收看廣告首播,下一秒人就全身都痛得要命躺在醫院,手還被手銬銬著!」于欣說得煞有其事,「完全不認罪,不記得割傷自己,也不記得傷害Mio。」

 

「我聽他在放屁!現行犯不是嗎?很多人看見了啊!」蔡志友怒不可遏,「全都被拍下來了!」

 

「是啊,給他看監視器,他臉色慘白的說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他什麼都不記得,活像斷片。」于欣對陳偉倫超有興趣,「所以,你跟那個凶手一樣嗎?」

 

陳偉倫立刻拼命搖頭,不一樣不一樣,他只是跳跳樓,沒殺人啊!

 

「根本演戲啦,殺了人才在那邊裝傻,什麼忘記,怎麼可能會這麼離……譜……」蔡志友邊說,汪聿芃默默的舉起手,迸出食指,然後在他面前指向了陳偉倫。

 

現在,剛剛,就發生過的事情耶,一樣離譜的事情就發生在大家眼前,難道蔡志友認為陳偉倫也是演戲嗎?

 

所以蔡志友把話嚥了回去,用困惑的眼神與汪聿芃對看著。

 

「那Mio有事嗎?」小蛙緊張的問著,男生們立即渴望答案似的圍著她。

 

「肚子兩刀,沒大礙,死不了。」于欣聳肩,「不過還是得休養一陣子。」

 

「厚……」鬆口氣的聲音同步響起。于欣輕輕莞爾,沒辦法,誰叫Mio這麼正。

 

童胤恒好奇的看著于欣,這也是他同班同學,做事俐落特立獨行,她還是校刊社的人──只是,校刊社的為什麼會知道這多事啊?他剛剛才滑過手機,新聞還沒報導出Mio傷勢、甚至是凶嫌的細節啊!

 

「妳在現場嗎?怎麼說得好像妳親眼見著似的?」他瞇起眼,「現在網路上還是在說凶手該死,或是Mio一定架子很大,惹怒工作人員活該……」

 

「哪個王八蛋說的!」蔡腦粉又在護航了。

 

「欸,我有人在裡面!有認識的學長在裡面實習呢!」于欣挑起一抹笑,有點得意,「我聽說,這不是第一起例子耶!好像之前也有人自殘,只是及時被壓制。」

 

「不只一個?」康晉翊有些訝異,「這是怎麼回事?事情很大嗎?不然為什麼沒報?」

 

「學長他很嚇好嗎!」于欣咯咯笑了起來,「整個劇組都在傳,這廣告該不會被詛咒了吧哈哈哈……」

 

哈哈哈……社辦裡只有于欣的笑聲,笑得她越來越乾。

 

被詛咒的廣告。

 

康晉翊嚴肅的蹙眉,他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標題,熟悉到每個字都一模一樣。他不假思索的看向簡子芸,她同樣歛著笑容頷首,這名稱太熟了。

 

「那個,」汪聿芃終於出聲了,「那妳學長有跟妳提到,關於BABY死掉的事嗎?」

 

什麼!?于欣回頭圓睜雙眼,「什麼死掉的Baby?」

 

所有人也都驚愕萬分,那個廣告裡有好幾個小孩子,的確都是嬰幼兒年紀啊!

 

「廣告裡,蘋果樹下那個小Baby。」汪聿芃雙手撐開自己眼皮,「眼睛瞪這麼大,他不是死掉了嗎?」

 

一瞬間坐著的人都跳了起來,童胤恒全然的不可思議,「為什麼說他死掉了?」

 

「就廣告裡的小孩子啊!」汪聿芃理所當然的歪著頭,「你們沒看見嗎?那個小朋友早就死了!」

 

簡子芸潛意識打了個寒顫,「怎麼……妳怎麼會說這個?剛剛那是廣告,廣告裡不可能有什麼……」

 

死人的!

 

「我雞皮疙瘩都竄起了。」康晉翊舉起自己的右手臂,「汪聿芃,妳說點正經的好嗎?」

 

「很正經啊,那個小朋友眼睛都沒眨過,而且瞳孔放大了。」汪聿芃還是堅持己見,「你們自己再刷一次就知道啦!」

 

她的語氣平和,聽不出任何情緒,就是在敘述一件她覺得理所當然的事。

 

偏偏,汪聿芃每次覺得「理所當然」的事,都只是證實她的觀察力驚人而已!

 

沒有人有立即反應,大家只是聽著這根本離譜到誇張的言論,最先動作的是蔡志友,滿臉的匪夷所思,但身為科學驗證社的前社長,還是有著萬事皆得證實一下的潛意識啊!

 

接著每個人紛紛拿起手機,雖說廣告才開播沒幾小時,但網路上一定已經有備份了!

 

童胤恒仔細的再看一次廣告,康晉翊甚至衝回桌上用筆電,螢幕比較大說不定比較清楚。但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觀察一個小Baby死亡的跡象……

 

音樂聲起,臉頰紅噗噗的孩子們,看上去都未滿一歲,童胤恒不太懂得分辨孩子的年紀,只知道每個都好可愛,圓嘟嘟的扮成小天使的模樣,或吊著或坐著或是趴著,有那幾秒的鏡頭照在孩子的臉上,然後……

 

啪!鍵盤聲清脆,簡子芸按下空間棒暫停,此時鏡頭正巧停在那蘋果樹旁的小孩。

 

他算是最豐滿的一個,斜靠在蘋果樹旁,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手上也抱著顆蘋果。

 

童胤恒放大影像,他實在看不出有哪裡不妥。

 

繼續播放,那畫面不過就幾秒的時間。

 

「哪裡死掉啊?」于欣忍不住抱怨了,「喂,妳這樣說話很毛耶!」

 

「瞳孔放大了啦!」汪聿芃終於帶了點不耐煩,走向童胤恒,「沒看見嗎?他眼睛好大!」

 

童胤恒看著他,深吸了一口氣,「鏡頭在他身上沒幾秒妳知道嗎?兩秒?一點五秒?」

 

「但是他沒有在看鏡頭啊,完全沒有靈魂。」汪聿芃踮起腳尖,她搆不到童胤恒的手機,他還很好心的把手放下,任她在螢幕上滑動,「我剛也是看了好幾遍,你們不是在電視上也看了兩三輪嗎?」

 

「喂,一閃而過是怎麼知道有沒有靈魂啦!」蔡志友嚷嚷起來,「社長,這位通靈嗎?」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0372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