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回想起來,就能知道為什麼紅色高棉的亡者會從紅
土中復甦,爭著一吐怨氣,為什麼濕婆神會對她咆哮,令她
離開祂的土地……因為她就是負闇之力的代表,有她在,亡
者得以變厲,厲者可以成魔。


  可是從那開始,她似乎就跟小林結下不解之緣,世界這
麼大,他們卻總是可以相遇,在波蘭、在北歐,甚至能在同
一艘船上重逢,這種緣份連她都覺得不可能只是巧合。


  而且跟著她的鬼魂們彷彿都知道,她厭惡這種巧合,因
為如果她會帶給他人不幸的遭遇,小林就不該跟她在一起!


  她斷絕聯絡、避開他,而他卻在她帶團到日本時親自前
去尋她,就為了想要破解她的命格……是啊,她對世間根本
是禍害般的存在,如果能夠讓她這種負闇之力的命格消失,
對世人是有好處的。


  只是很遺憾,她婉拒了小林的好意,他說有靈驗的廟宇
或許可以試試,但是她到了門口就逃離了!不知道為什麼,
看見那間「萬應宮」,她會自腳底發寒,身上的亡者們尖聲
嘶吼,誰也不願進去,她自己……也害怕。


  對,她怕那間廟宇,怕所謂靈驗的高人,因為她自己心
中有鬼!她既知自己會助長陰邪勢力,所謂正道之士又怎麼
會輕易放過她呢?
  
  
  她這可不是什麼超能力還是藉助了什麼力量,而是「命
格」,天命如此,豈能輕易化解或是改變?除非命格不存
在,負闇之力才會消失,這一點她不可能不明白!
  
  
  她不知道小林是傻還是非常信任萬應宮,但是她從頭到
腳都不相信那間宮廟!Martarita也說了,這是與生俱來的命,
破解之道,唯有死路一條。
  
  
  就算帶有負闇之力,她還是個人,不會主動往死裡去。
  
  
  因此她此後拒絕前往萬應宮,也不打算尋法破解,因為
她知道辦法只有一個,但她不願意;她要過有限的人生,不
精彩與否,這都是她的權利。
  
  
  小林也沒有再逼她,取而代之的,是幾乎亦步亦趨的跟
著她。
  
  
  每一次帶團,他都會報一個名額,跟著她,這次嘉年華
會這麼貴的團費,他眉也不皺的支付,她就是不懂,跟她出
來只是徒增危險,為什麼要這麼傻呢?
  
  
  「小晨?」小林輕推了她一下,「季芮晨!」
  
  
  「咦?」她嚇了一跳,有些驚愕的望著她。
  
  
  「妳怎麼在發呆啊?」他皺起眉,向後瞥了一下,「趕
快介紹啊!」
  
  
  介紹?啊……季芮晨趕緊回首,卻發現在她發呆的時
候,車子裡居然熱鬧的討論起來了。
  
  
  「我們呢,現在就要前往碼頭搭船,直接前往威尼斯
島,船程大概是四十多分左右;威尼斯是個人造島,潟湖上
有一百一十八座群島,由一百五十條水道交織而成,因此威
尼斯島上,主要的交通便是步行與水上交通。」車上果然因
為她的開口而安靜下來,「但水都威尼斯有個麻煩,由於氣
候問題加海平面上升,許多小島都得面臨下沉問題,但威尼
斯卻因為幾百年的建築以及狂抽地下水,使得地面無法承受
城市的重量而逐漸下沉,雖然後來人民停止抽地下水,但因
為下陷跟海平面上升雙重作用,近年來下沉的速度反而加
快,所以囉,很多人都推測,威尼斯島將在百年內消失!」
  
  


  大家感嘆的哇了聲,水都威尼斯,竟然會有下沉問題
吶!
  
  
  「但是,威尼斯還是遊客最愛的地方之一,明後兩天就
是嘉年華會的盛況,會有許多遊行,我還是要請大家注意隨
身的財物安全,義大利的扒手真的相當多!」
  
  
  「我們的自由時間有多少呢?」這果然是重點。
  
  
  「放心,會讓大家玩得盡興!」季芮晨笑了起來,「等
會兒我們一抵達後,就先去飯店,飯店都在廣場附近,所以
大家不會花太多時間;然後我們就參觀道奇宮,接著我們去
吃晚餐,然後晚上跟明天一整天就都是各位的時間了。」
  
  
  「哇喔!」車內傳來歡呼聲。
  
  
  「而且我們明天傍晚才離開威尼斯,因此大家有很充裕
的時,融入所謂的嘉年華會!」季芮晨笑容滿面,因為這也
代表她有非常足夠的休息時間啊!
  
  
  晚飯後、明天一整天,幾乎就是自由時間,連她都可以
嘗試的玩玩威尼斯的嘉年華會,這多美妙啊!
  
  
  遊覽車很快地抵達碼頭,季芮晨跟司機交代了後天的行
程,後天他得到去接他們,所以他也算放風,有一天的休息
時間,只是車上的大行李必須看管好,可別弄丟了。
  
  
  下車後季芮晨先去買船票,請團員們在某地集合,再率
領大家前往乘船;走在碼頭上可以看見豪華郵輪,也能看見
魚船遍布,碼頭邊風很大,冬天的海風吹起來更是驚人,團
員們個個縮進圍巾裡,連季芮晨都有種臉要裂開的感覺。
  
  
  偏偏船班時間未到,船隻停泊處附近又沒什麼遮蔽物,
只見團員們個個揣著暖暖包,唯獨季芮晨沒戴帽子、圍巾也
不夠保暖,就雙手抱胸縮在牆邊發抖。
  
  
  「妳的防護措施也太少了吧?」小林走她面前,搖了搖
頭,「歐洲的冬天很嚇人的!」
  
  
  「我、我怎麼知道……」她兩片唇直打顫。
  
  
  「真是!」就見小林扯了嘴角,無奈的立刻取下頸上的
圍巾,朝她脖子圍了上。
  
  
  咦?季芮晨愣了住,感受的頸子上的暖意襲來,小林細
心的一圈又一圈的圍著,直到把她的臉頰也給包裹住為止。
  
  
  「哇……」小護士們果然立刻起鬨,「好甜蜜喔!」
  
  
  「不……不是!」她驚慌失措,卻僵在原地,「這只
是……」
  
  
  「她笨手笨腳的,恐怕連圍巾都不懂得怎麼圍,大家別
想多了。」小林主動回首,綻出爽朗笑容,「我跟她真的只
是朋友,而且我也是團員,哪有男友真的會跟著女友這樣到
處飛的,哪有這麼閒啊!」
  
  
  你就是啊!季芮晨在心裡吶喊著,這一年來已經跟過她
三個團了,明明就有閒有錢……而且也不說自己現在在哪間
旅行社,可以涼到隨時跟她的團出國?
  
  
  「騙人!你們看起來好好喔!」鄭亞薇眨著一雙大眼睛
說,她長得超可愛的,很像日本女孩,「氣氛不一樣厚。」
  
  
  「對對對,不一樣!」這個長髮披肩的女孩是吳婉鈴,
聽說是小兒科的。「還是你喜歡小晨,但是小晨一直沒給你
答案啊!」
  
  
  只見季芮晨圓睜雙眼,這是哪門子的推論啊?可是小林
卻回眸瞥了她一眼,然後露出一臉哀傷的模樣,居然朝著她
們重重嘆了一口氣。
  
  
  喂!他這是什麼態度啊!這豈不是造成人家誤會了嗎?
  
  
  「厚,小晨!看人家多有心啊,還花錢跟妳的團耶!」
短卷髮的洪資婷嚷著,「而且人又好貼心喔!」
  
  
  「對嘛,小林長得又好帥喔!」撫媚的小狐望著小林,
還紅了臉頰,「妳不要的話,我要了喔!」
  
  
  「喂喂,小狐,妳也太主動了吧?」許醫生開了口,
「這樣會嚇到領隊跟林先生的!」
  
  
  「哎唷,許醫生,小林真的條件很好嘛!」小狐嬌媚的
回首,季芮晨突然明白為什麼她的綽號叫小狐了,嫵媚如狐
狸精嗎?「要不是我有男友,我一定馬力全開!」
  
  
  「少來了!妳就只有張那張臉會騙人!」另一個李醫生
笑著搖首,「小晨,妳別理她,盈綺長得很妖豔,但是專情
的很!」
  
  
  小狐本名盈綺,但大家都叫她小狐,季芮晨也跟著叫慣
了,她正噘起嘴,老實說,她長得真的很媚,還有一雙狐媚
般的電眼,瞧現在這種害羞的樣子,眼尾只是瞥著小林,看
起來都會令人心動。
  
  
  「就是啊,人不可貌相,有時候看起來乖乖的人才可
怕!」鄭亞薇湊近了季芮晨,「我跟妳說,那‧個看起來很
乖的才可怕哩。」
  
  
  她在說那個時,刻意撇向了後方,那個幾乎沒跟其他人
一票的護士;她看起來就是一臉倔強,相當強勢,俐落的短
髮,用一種蠻不在乎的眼神盯著鄭亞薇這邊,彷彿知道她們
在談論她似的。
  
  
  季芮晨當然不淌這個渾水,都已經玩三四天了,她也看
得出來那個女生跟其他人不合,記得姓陳,獨來獨往的,是
個感覺很銳利的女孩,別說跟同事們閒聊了,跟其他團員也
完全不相往來的樣子。
  
  
  「可以準備上船了!」小林注意到船員走了出來,趕緊
吆喝。
  
  
  基本上不要介入團員的事,還是小林教她的呢!所以兩
個人暗暗交換眼神,一切盡在不言中。
  
  
  其實身為領隊,要在第一時間觀察所有的團員,醫院這
邊有九個人,除了四個年輕活潑可愛的護士外,兩對醫生夫
妻,還有就是那位陳馨心;相當低調的汪永錫老師、賴世杰
夫婦,以及花美男,他們大多只是微笑不太交談,即使跟別
人坐同桌亦然。
  
  
  喀嚓喀嚓不斷的快門聲傳來,兩個花美男手持著巨砲般
的攝影機,不停地以各種角度拍著照片,他們兩個一路上都
在攝影拍照,非常專業的感覺,最誇張的是到某些地方有導
遊講解時,還會用錄音筆耶!
  
  
  怎麼看,都覺得是部落客就是記者之類的人,整個專業
級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湍
  • 天啊越來越期待了!
  • 小豬
  • 太精采了!期待出書!
    永遠支持您,笭姐!
  • 皮蛋
  • 請問什麼時候會開放預購?!
    開放預購是博客來嗎?!
    可以通知時間嗎?!
    感恩~
    想趕快買到說
  • 有消息自然會公告

    LINEA 於 2012/12/24 21:31 回覆

  • 皮蛋
  • 請問什麼時候會開放預購?!
    開放預購是博客來嗎?!
    可以通知時間嗎?!
    感恩~
    想趕快買到說
  • 艾莉兒
  • 有句話好像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