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蟬鳴如雷,坐在窗邊的女孩托著腮往外望著發呆,噘著的嘴上與鼻間頂著一隻筆,眉頭緊蹙,光看她的背影就能感到萬般無奈。

 

「唉……」又是一聲附近幾排都聽得見的嘆息,這已經不知道是這堂課第幾次的嘆氣聲了。

 

暑假,美好的暑假不是該在道場揮汗如雨,就是應該在豔陽下奔跑玩樂啊!那為什麼為什麼她去要坐在開著冷氣的教室裡,進行什麼暑期輔導呢?

 

武曉愛悲傷的看著桌上的習題,什麼升高三了要有所覺悟,得為了升學做準備,因此暑假就必須提前上高三課程,同時複習高一高二的學業,這樣才能在推甄與指考中脫穎而出!

 

但她沒有想脫穎而出啊,她只想在她的武術上精進、只想在自己的紙紮藝術上能更有斬獲,師父好不容易才誇她越來越進步,她原本要利用這燦爛的暑假,好好製作栩栩如生的紙紮品的啊!

 

結果、現在她居然這麼淪落在這可悲的在教室裡,聽著很難懂的課、寫著密密麻麻的習題,對窗外那豔陽高照乾瞪眼、聽那蟬鳴唧唧,這都是在呼喚她出去玩的兆頭嘛!

 

咻──有個小東西從後腦杓飛來,武曉愛頭也不回的曲起右手,準確的在耳邊握住了紙條。

 

這才回頭,皺著眉想看是哪個傢伙暗算她!

 

隔了五排的遙遠後方,高大的男生瞇眼鎖著她,叫她打開紙條。

 

「萬年風紀煩什麼!」武曉愛咕噥著,谷沛海莫名其妙傳紙條給她幹麼啦……打開一瞧,上面有簡單的二字:

 

專心。

 

可惡!武曉愛認真的朝的五排之遙的谷沛海吐舌,關他什麼事啦,都隔這麼遠了還管她寫作業!她就是不想寫啊,她好想出去啊!

 

可憐兮兮的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小鐵盒,打開來裡頭是多色口味的曲奇餅乾,武曉愛收禮物點心是家常便飯,但她最喜歡同年級,十三班宜芊的手藝,那可是香酥可口!

 

一開始謝宜芊是以仰慕者的身分送她甜點,結果一吃驚為天人,立刻跑去大讚她的手藝,爾後變成朋友,她也不客氣的接受小芊不定時的美味甜點。

 

「武帥!」兩排之外的江耿謙打著暗號,朝她伸手要餅乾。

 

作夢!武曉愛哼著一聲別過頭,這麼珍貴好吃的餅乾,才不要給江耿謙咧,再馬吉都一樣!從抽屜裡抓了另一包糖果,準確的扔過去,江耿謙根本也不挑,純粹就是嘴饞。

 

這堂自習,老師沒進來,靠的是學生的自律,基本上便是將像考卷的試卷寫完,大家也沒多少時間聊天玩鬧。

 

或是像武曉愛這般,腦子完全不想動,只顧著望著窗外的蔚藍天空,吃著下午茶點心放空。

 

也或許像她正上方,從二樓直到頂樓的女兒牆頭坐著的嬌弱身影一般,與武曉愛望向同一片大地。

 

女孩被風吹亂的髮飄散著,她雙腳置外的坐在牆頭,雙手忙碌的打訊息,再三檢查後按下傳送。

 

「呼……」她輕輕的呼口氣,輕輕的撥開擋到視線的長髮們,抬頭看著無法直視的太陽,再看向前方那片前庭與校門口。

 

重新拿起手機,輕巧的在上頭滑動,嘴角鑲著淺淺的笑容。

 

有點苦澀,又帶著點期待的愉悅。

 

擱上桌上的手機震動,大人不在,大家都很大方的手機拿出來玩,擁有吃到飽資源的武曉愛更是大家的熱點分享站,她把餅乾塞入口,咬著一半在外,看著突然發至的訊息。

 

噢噢,正是天才小甜點師傅呢!

 

謝謝妳陪伴我的一切,有妳在的高中生活是黑暗中唯一的明燈,妳或許無法了解為什麼我會選擇這條路,但我寧願妳永遠不要了解,抱歉,也謝謝妳。

 

咦?武曉愛錯愕的抓起手機再閱讀了一次,這是哪門子的訊息?

 

性子等不及的她哪有閒功夫回傳,直接就打電話過去,完全沒在管對方是不是在上──

 

一道黑影瞬間從她眼前掠過。

 

窗邊的同學全部一陣錯愕,紛紛轉向窗外,只是來不及思考,便聽見了令人心寒的重擊聲!

 

砰!

 

同學們還呆望著窗戶等待腦子運轉,武曉愛的手機甚至還貼在耳邊,眨動雙眼望著面前的窗戶。

 

「那是什麼?」她身後的同學終於起身問了。

 

武曉愛這才趕緊打開窗戶,於此同時外頭下方傳來了驚恐的尖叫聲。

 

「呀──哇──老師!」

 

「老師──」

 

武曉愛探身往下看,只看到穿著女生制服的女孩,倒臥在炸開的血花當中。

 

窗戶聲接二連三的開啟,可以聽見騷動在各班級間漫延開來──「有人跳樓了!天哪!」

 

「是誰知道嗎?」

 

「不要看!學生全部進教室。」

 

導師張圓圓匆匆奔進,叫大家關起窗戶,誰都不要再往下看。

 

武曉愛聽著耳邊傳來進語音信箱的手機聲,心頭突的一緊。

 

不可能,不可能的……

 

「武帥,把窗戶關上了。」導師憂心心的走到她身邊,要協助關上窗戶。

 

武曉愛不假思索的緊抓著手機,驀地閃過張圓圓身側,直接就衝出了教室!

 

「武帥?」導師措手不及,回頭只看見她衝出教室的身影,以及反應迅速的風紀谷沛海,他也已經跟奔出。

 

「武曉愛!」高大的谷沛海輕而易舉的追上她,「妳要去看那個做什麼!」

 

「我覺得她是我認識的人──」武曉愛心焦的喊著,「那個小芊你知道的吧!每次甜點餅乾都做兩份給我們的那個謝宜芊!」

 

謝宜芊?谷沛海忍不住緩了腳步,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是個非常溫柔可愛的女生,乖巧文靜,他抽屜裡也有她早上才送來的巧克力酥片。

 

那個女生怎麼可能會跳樓!

 

兩個學生衝到一樓,跑出川堂,老師們正焦急的找塊大布,意圖暫時遮蓋臥在血泊裡的女孩。

 

「等等!等一下──」武曉愛扯開嗓門大喊,「是誰!是──」

 

教官及時攔住她,那種場面怎麼能讓學生看見呢!

 

「武帥!你們在幹什麼!」另一個老師攔下了谷沛海,「不要靠近!」

 

「我們再可怕的都看過了,是誰?」連谷沛海也心急如焚,「是誰!」

 

看著帆布緩緩的覆蓋上屍身,武曉愛知道那已經是具屍體,因為她看見距離更近的川堂裡,有塊與腦殼相連的腦子,在更加靠近她的地方。

 

「謝宜芊……」她戰戰兢兢的逸出這個名字,連教官都倒抽一口氣。

 

「妳知道是誰?」教官擰起眉,「我們還不能確定是誰,她臉部著地……」

 

一個男老師鼓起勇氣的輕動屍身的肩膀,試著看清楚繡在制服上的名字……只有一秒,他吃驚的瞬間看向了武曉愛。

 

那表情告訴了他們答案……她嘴裡還殘留著餅乾的香氣,親眼看著影子掠過身旁的窗戶……一躍而下的人,就是謝宜芊。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91612(漫博檔,有特典,但未有資訊待補)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Chian
  • 第一次看見自己名在菁大的書內
    超開心立刻告訴一起看書的姐姐
    結果....
    第一篇文就掛嘞 就掛嘞 就掛嘞 @@"


    p.s雖然不姓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