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輕輕的流洩,從窗櫺一直到大理石
的地板上,滿室通亮,像是許久沒有的光明;
陽光照在偌大的房裡,還有那張美麗精緻的粉
紅色的蕾絲床上。



  男人靜靜的坐在床邊,沉思著,這房裡有
些霉味,是該開窗戶讓陽光曬曬了!

  房間相當的大,有原木雕花的梳妝台,裡
面是滿滿的珠寶首飾和化妝品;兩個大衣櫃,裡
面也全是高級質料的名牌衣服,還有一架鋼
琴,他記得那是他花了一百多萬買回來的名
琴,就為讓她那美麗而纖長的手指在上頭譜
出悠美的樂章。

  這張雙人床依照她最愛的樣式訂做的,
鋪上粉紅色的床單與被單,為了怕她的柔
嫩肌膚遭蚊蟲叮咬,他還彷歐美宮廷為她
在床邊做了一個豪華的蚊帳,一樣粉紅色
的薄紗。

  在這張床上,這浪漫的園地裡,他們不
知溫存了多少次,她的美麗、她的性感,他
沒有一刻忘記。

  只是,景物依舊,人事全非,佳人倩影
已然消失了,轉眼間竟然也過了五年。

  「在想她?」

  低沉粗嘎的聲音從門邊傳來,引起了秋士青
的注意。

  他抬起頭望向門邊,他記得下令不許任何人
上樓來的,不過來的這個人……


  是例外。

  「進來吧!」俊美的他笑著說,一雙眼瞇出一種
深深的懷念。

  「我不進她的房間。」門邊那虎背熊腰的男人
冷哼了一聲。

  士青淡淡的笑著,望著他好友的固執,他當然知道
是為了什麼;兩個大男人一坐一站,形成了特殊畫面;
坐著的士青是修長但是相當俊美的,而站著的男
人……則是虎背熊腰,滿臉鬍渣的一條漢子。

  「今天是她……失蹤的日子。」士青微頓了
一下,「我抽空進來懷念一下。」

  「看的出你是抽空,因為樓下那幾個穿西裝打領
帶的傢伙好像坐立不安在等著你!」

 

  「等一下有董事會議要開,他們有些資料要先
給我看;」士青站了起身,走向門口,「不說這
個,承勛,你這些年好嗎?」

  叫承勛的男人只是一笑,大手攬過士青的
肩,右手握拳就擊在他肚子上:「壯的跟一條牛
似的哩!」

  呵呵……呵呵呵……士青把他的手撥掉,也
是一起笑了起來!這兄弟是他的莫逆之交,偏偏
他欠他實在太多!!

  「你呢!要管理這樣大一個『秋集團』不容
易吧!我看你比五年前蒼老多了!」承勛勾著士
青往樓下走去,「年紀輕輕,別那麼快就掉頭
髮,枉費了這張臉。」

  「去你的烏鴉嘴!這點小事還不會讓我掉頭髮
咧!集團的事我已經駕輕就熟了!」士青用手肘頂
頂承勛,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欸,出來後想做什
麼,只要你開口,我一定幫你搞定。」

  承勛臉微微一沉,把勾住士青的手放了下來。

  他是一個剛出獄的人,能做什麼?一個前科
犯在社會上的立足 之地有多小,他心裡明白的
很;但即時如此,他依舊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再
怎樣他都不想要朋友救濟他。

  「我自己的事自己會解決,現在我只想輕
鬆一陣子。」

  「別這樣說,你會入獄,我脫不了──」

  「秋士青!」承勛陡然一吼,連天花板的灰塵
都給震了下來,「我們約定過不再提那件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