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服裝店時摸走店家在展示的口紅,寫了求救信在試衣間的椅子下。」
她這一點技倆是騙不倒他的,「我付了店家錢,也把求救信抹掉了。」

  燃羽不發一語,她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我鄭重警告妳,一旦逃走,回來便是唯一死罪!!」

  什麼叫一旦逃走,回來便是唯一死罪!?她是個健康自由的台灣人,她應該
快開學了,要重修兩科,下星期要去看電影,再兩年畢業後要去找工作……怎麼
會變成這樣!?她為什麼會在這裡,被逼著做一切不願意做的事!?

  被逼做一個妓女!?

  「有什麼話,儘管說出來。」看她那付咬牙切齒的樣子,牙齒大概快被咬斷
了。

  「我要回家!」

  雷伊右手的虎口毫不猶豫的對準了燃羽的咽喉用力一擊,燃羽一眩,只感到
一口氣完全上不來,喉間哽住無法呼吸,疼痛異常。

  雷伊雙手撐住床面,把燃羽環在中央,瞧著她扭曲的臉和不停咳著的痛苦模
樣,露出活該的神情。

  「不要再讓我聽到類似的相關話語,下次就沒那麼容易。」雷伊撫著她的臉
頰,驚訝於並沒有拭到淚水,「妳現在所要做的,只有接受,不準有懷疑!」

  『只有接受,不準有懷疑』……她的人生,她的人生就這樣斷了嗎!?燃羽
覺得自己可悲,卻不願在這個罪魁禍首前流淚,她輕輕的將頭埋進被裡。

  「還有什麼要說的,你一次說完吧!」喉間的衝擊尚未完全平復,張口便是
沙啞。

  「妳叫焉燃羽,是個很好聽的名字;可惜,在這裡的女人,必須把真名全部
捨棄。」雷伊撫摸著她那頭短髮,「妳的名字就叫……」

  「我不要倒楣的名字!」燃羽一聲打斷雷伊的話語,坐了起來,「那十幾個
死掉女人的名字,我絕不要!!」

  她知道雷伊對於『黑曜女神』的執著,名字也不會例外。她睜著堅持無比的
雙眼,即使看不清眼前的人,她還是要告訴他,她的堅持。

  一雙閃爍的眼睛在自己跟前發亮,雷伊又愛又憐的動手撫摸。

  她會是『黑曜女神』,這次一定不會錯!!

  「那就叫燃羽,妳適合這個名字!!」雷伊破例的應允了她,「燃燒的羽翅,
讓我看看妳的本事!!」

  燃羽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名字。

  「我……半個小時前醒的……」燃羽幽幽的開了口,「現在是幾點鐘,我真
的看不見………」

  「很好。」雷伊滿意的笑著點頭,將她攬入懷中。 

  從那天開始,死了一個焉燃羽,也誕生了另一個焉燃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