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巴塞隆納後,Juan便興高采烈的帶著筑夆到他家去。

  Juan的家位於市區,像台灣的透天厝一樣,整棟都是他的;每層樓很大,
裡頭還有富麗堂皇的樓梯蜿蜒而上;從傢俱和擺設而言,筑夆可以斷定Juan的
家裡其實相當有錢。

  「你家境不錯啊!」什麼東西都是原木的,而且又講究,「怎麼會窮到要
打工呢?」

  「那是爸媽他們以前有錢時講究的。」Juan把行李放了下來,「而且這裡
的東西本來就便宜,以前家裡還有佣人呢!」

  「哇……那麼現在……就只剩這一個空殼子囉!」要不然Juan幹嘛那麼辛
苦,「你也很少回來嘛!」

  筑夆在樓梯扶把一摸,哇,灰塵有一寸厚了吧!?

  Juan跑到裡頭不知忙些什麼,最後拎了兩瓶雪碧出來。

  「哪,還沒過期,可以喝啦。」Juan幫筑夆打開再遞給她,「冰箱只剩這
個了。」

  反正他都不在家,不開伙。

  「嗯……既然家裡還有這麼多東西,其實你可以賣掉一些周轉現金呀!」
應該可以周轉到不少錢吧!?「把錢拿去存在銀行裡,還可以多生點利息。」

  「那是以後的事,等我要去法國時,我才會處理這棟房子裡的所有東西。」
Juan走到鋼琴邊,輕輕撫過,「現在,就讓它保持原狀吧……」

  「為什麼?」筑夆不懂,要換成現金,應該是現在才對呀!

  「因為這個家的所有,都是『回憶』。」Juan打開了佈滿灰塵的鋼琴蓋,
「回憶,是不可以隨便販賣的……」

  回憶……

  屬於Juan、他的爸爸和媽媽的回憶……

  這裡有Juan難忘的幸福和快樂的日子吧……他的童年和一切歡樂都由這裡
而生,在那座森林裡而死。

  筑夆看向樓梯牆上的照片,一幅幅巨幅表框的相片,是Juan的父親、母親
還有他們全家福的。

  筑夆走上樓梯,而樓下的Juan已經輕移指頭,彈奏出美妙的樂音了。Juan
的媽咪,幾乎每一張都有小提琴為伍,她十分十分的高貴美麗,氣質出眾,Juan
的混血感像她媽咪,十分耀眼的外型。

  「Juan,你彈得真好,我猜一定是妳媽咪教的。」筑夆走了下來,「因為
她好像很熱愛音樂呢!」

  「沒錯,她愛音樂比愛我更甚。」Juan倏的停下手指,「所以她選擇的是
小提琴,而不是我……」

  「小提琴……?她那麼熱愛小提琴嗎?」可憐的Juan……筑夆摟住了Juan,
「我想,一個母親不至於會選擇樂器而不選擇孩子的,她或許有她的苦衷……」

  「不,小提琴不是一個樂器,對她而言……小提琴是她的生命。」Juan低
下了頭,有點感慨,「我媽是名小提琴家,蘇珊娜‧桑思基。」

蘇珊娜‧桑思基!?

  筑夆斗抽了一口氣,她知道這個小提琴家的,她每天臥病在床時,就只有
音樂陪她解悶,她當然知道這名聞世界的小提琴家……想不到,她竟然是Juan
的母親!?

  「媽媽跟爸爸結婚後,曾經放棄了她鍾愛的小提琴而投向家庭,可是她的
付出並沒有得到完美結果。」Juan的手指滑過琴鍵,發出一陣輕脆之音,「爸
爸生意失敗後的失志,讓媽媽瞧不起也受不了,她跟爸爸離婚後,便前往繼續
她的小提琴世界。」

  所以,放下了他。

  筑夆緊緊的抱住Juan,她知道每當Juan若無其事的在說他的媽咪時,他的
心其實在滴血,他其實很痛苦;現在他身邊只有她、只有她可以給他支持和安
慰。

  「我相信她還是愛著你的,只是不得不放下你。」沒有做母親的會這般狠
心的,「相信我、相信我。」

  「我相信,我相信妳,所以我才要去找她。」Juan也緊緊的回擁住筑夆,
「我要去法國……找她……」

  淚浸濕了筑夆的肩膀,她感到無限感動。

  她現在與Juan是一體的,他們的悲傷、快樂或是痛苦,都是一體的。

  她也要陪著Juan一起找他媽媽,一起……

  哭了一會兒,Juan便起來擦著眼淚,他們相視而笑後,筑夆就坐在Juan的
身邊聽他彈奏鋼琴,Juan的音樂造詣相當的高,許多高難度的曲子對他而言都
不是難事。

  然後他們花了一天把家裡清掃乾淨,把床單拿去洗再晾在外頭,希望西班
牙的陽光可以讓被子也沾上它健康的味道。

  他們決定明天就上蓋爾公園玩,還要看舉世聞名的聖家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