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筑夆和Juan一起去街上購物,而Juan也到附近的寄物中心拿了自己的
行李,總算換下他一身汗臭味的衣服。

  再一天,他們就離開了馬德里,往南部而去;雖然筑夆做了很多很多的功課,
但Juan連看都沒看一眼,拉著她就搭車前往塞哥維亞(Segovia)去參觀艾思科
里皇宮,還有壯觀的烈士谷。

  烈士谷讓筑夆的印象很深,他們在寬大的馬路上馳騁著,四周全是高聳的禿
山;西班牙相當炎熱乾燥,他們的山不似台灣總是林木蓊鬱的綠葉,而是很明顯
的是由石塊所組成的,若有草,也是黃草帶黃沙呀!

  在這有點單調的景色中,遠遠的就有一個高聳入雲霄的白色大十字架,在很
遠很遠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整片蔚藍的天空映襯著白色的大十字架,那就是烈士谷
的所在。

  烈士谷地如其名,是在一個山谷裡,那十字架在近處一看,筑夆把脖子看斷
都看不到頂,裡面的建築相當簡單,但又十分莊嚴肅穆,依著山谷建了些白色長
廊,把路引到一間神秘的殿堂。

  裡頭葬滿烈士遺體,埋葬在地底下,微黃的燈光及谷內流通的微冷空氣,讓
人不得不肅然起敬。

  筑夆喜愛那種清幽的感覺,有著一種對生命的尊重及禮讚。

  從Segovia到阿維拉,一路上Juan帶著筑夆參觀了許多教堂、皇宮,古羅馬
拱形渠道,還依著筑夆的願望,住進了阿卡莎古堡,享受一下住在古堡的特別感
覺。

  至於睡的方面,大概是吵了幾次架,他們越來越熟稔,加上第一天就住在同
一個房間了,所以每晚……筑夆都是和Juan睡在一起,一切照舊,筑夆睡在軟
綿綿的床上,而Juan就打地鋪。

  他們鬥嘴的情況一樣看得見,但是不像一開始的完全針鋒相對,筑夆越來越
依賴Juan,而Juan的體貼也一直在無形中表現出來,雖然……他每次都會加一
句──受不了妳這個笨蛋!!

  Juan也發現到筑夆越來越疲憊,大概是他們行程排得太緊,每天她都一大早
起來,然後一路玩到晚上十點,他都快吃不消了,別說Angel那樣瘦弱的女孩子
了。

  玩到第六天,Juan徵詢筑夆的同意,問她願不願意再在古堡待一天;住宿費
可能會有點昂貴,所以他才會問她。

  「為什麼?」才在收行李的筑夆不解的問著,「今天不是要去托雷多(Toledo)?」

  「妳看妳,黑眼圈都出來了,整個人的臉色看起來很黯淡無光。」Juan把筑
夆拉到鏡子前面,「我們玩得太累太緊了,大家都需要休息一下。」 

  筑夆站在鏡子前,發現自己的臉色真的好難看,一臉疲憊之態,眼窩凹陷,
兩眼無神……她用手撫著臉,摸摸這兒、再摸摸那兒。

  她的確感到很疲倦了,但是……如果今天不去Toledo,會不會延誤到行程
呀……她只能在西班牙待一個月呀,這是和爹地他們約定好的……而且,連機票
也都訂好了……

  「那今天要做什麼?」筑夆咬著唇,「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嗎?」

  「多的很。」Juan調皮的笑了,把草帽子蓋上筑夆的頭,「跟我在一起,
妳還怕無聊呀?!」

  「……」筑夆沒好氣的把帽子拿下來,「我一點也不覺得每天被你罵笨蛋
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呵呵……Juan搭上外套,由於古堡位於高山上,所以即使是夏天早上仍然
十分的寒冷,他伸出手,筑夆也自然的牽了上,像哥哥帶著妹妹似的,先到餐
廳去用餐。

  「Buenos dias,Juan!」才踏進餐廳,一個服務生就興奮的對著Juan大
喊著道早。

  「Buenos dias,Pedro!」Juan張開雙臂,與服務生來了個熱情擁抱。
「Como estas!!」

  不會吧……之前在烈士谷有人認得他已經很奇怪了,現在連古堡裡的服務
生都認識他呀……Juan很常來這裡嗎?他常常……當嚮導……帶人來嗎?

  服務生和Juan說了一堆話,然後看了看筑夆,一臉驚訝的表情,又偷偷的
唸了幾句;Juan隨即朗聲大笑,然後又摟著筑夆(摟著,也是他們的一種習慣
動作了)往空位而去。

  「你認識好多人喔!」筑夆拿起盤子往早餐區去,「從北到南都認得的樣
子……」

  「工作的關係嘛!我跑這些觀光景點這麼多年了,想不認識我都很難吧!」
Juan順手幫筑夆夾了些營養的東西,「至於皇宮和博物館的警衛每天要看那麼
多人,記不得我的啦。」

  要是記得他,他早就被帶到警察局去了,因為他那叫『無照解說』!

  「啊他剛跟你說些什麼?」一回到位子上,筑夆就趕緊問了,「他看我的
神情好奇怪。」

  「呵呵,妳想知道呀?!」Juan動手在麵包抹上奶油,「我看最好不要吧……」

  「什麼啦,說啦!」Juan這樣子講就表示絕對跟她有關係!!「快跟我說
喔,要不然──」

  筑夆祭出刀子,在空中比劃比劃。

  Juan笑得開心,一把把她的手壓了下來。

  「別那麼沒禮貌啦,大家都在看妳啦。」Juan壓低了聲量,「西餐禮儀中,
是不可以拿著刀子揮舞的!!」

  啊……筑夆往左瞧瞧,往右瞄瞄,真的……整個餐廳的人都在看她,雖然
大家帶著的是有點啼笑皆非的笑意,但是還是把筑夆看窘了。

  「都是你害的啦,誰叫你不說。」筑夆趕緊端正坐好,「害我出糗。」

  「不會啦,大家看妳是小孩子,不介意的。」Juan把麵包大口大口的塞入
口中,「剛剛那服務生就是在跟我說,怎麼這次帶那麼小的孩子出來。」

  那麼小的──哼,經過這幾天的『洗禮』,筑夆已經不會再為Juan的譏笑
動怒了,換個角度想想嘛,這樣表示她看起來來很年輕,沒什麼不好的;而且
正如Juan所說的,東方小女孩在這裡是很吃香的。

  「這次?你以前都帶比我大的人來呀!?」筑夆喝著果汁,「大家都是自
助旅行嗎?」

  「對呀,不過很少有人真的敢單槍匹馬來西班牙冒險的;我帶過不少人,
不同國度,就是沒妳那麼小的……」Juan抬起頭像是回憶似的,「話也不能這
麼說啦……我就有帶過兩個加拿大女孩,兩個才十七歲,可是那個身材……嘖
嘖……」

  可不是火辣就能形容的喔!!

  Juan的表情如是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