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現場訝然。

 

「我也是。」童胤恒朗聲回應,帶了點驕傲。

 

越是在這種艱難情境下,他越以身為「都市傳說社」的一員為傲,汪聿芃更是如此,他們無法理解明明才因為都市傳說進而揭開一件無人知曉的命案,為什麼下場跟學長們差很多?

 

以前「都市傳說社」意外發現屍體或是破命案時,都是得到驚奇與讚賞,他們現在卻完全是過街老鼠的情況。

 

前不久小蛙當外送,卻遇上都市傳說的「外送」詭異狀況,收到冥紙不說,還有一個遠得要命社區,專門喜歡叫外送,接著外送員先收到冥鈔、一不小心又在社區裡迷路,小蛙的同事甚至死於非命,這讓他們留意到曾發生過的都市傳說事件。

 

接著更發現給予冥鈔,是因為那些叫外送的人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卻沒有人報案、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最終小蛙、汪聿芃、童胤恒跟社長康晉翊等人在遠得要命社區裡求生,副社簡子芸在外頭協助,裡應外合之下終於打開了連結的出入口,讓他們得以回到自己的世界。

 

簡子芸也趁機報了警,為的就是讓警方能夠察覺到死亡多日的命案,連帶發現整層樓其他住戶的無辜慘死。

 

失蹤的外送員帶不回來,但至少他們覺得協助破了一件案子,警方後來也循線往下追查討債集團,主要凶手自然是找不到了,因為他們也在那個遠得要命社區裡……可能正飽嘗餓死的滋味,再也回不來了吧。

 

「蔡志友傳訊來,說社團裡現在很嚴肅!」童胤恒看著手機皺眉,「開會嚴肅什麼?」

 

「誰知道!我聽說那個粉專又寫我們的壞話了。」汪聿芃嘟著嘴,就是不太爽。

 

「康晉翊不是叫大家不要理嗎?黑粉寫的東西能看嗎?」童胤恒嘆口氣,毛巾已被汗水浸濕。

 

從之前責怪「都市傳說社」造謠生事後,現在更出現「反都市傳說社粉絲專頁」,裡面一堆黑粉指稱他們怪力亂神到妄想症的地步,所謂都市傳說都只是他們在嘴,裡頭的經歷都是創作文、都是小說,還唬爛得一篇比一篇精彩。

 

失蹤的人就只是失蹤人口而已,硬要扯都市傳說就太假了,而且最近寫什麼遠得要命社區?什麼幽靈船船長?到底誰看過?

 

看過的都是「都市傳說社」那些創作文作者啊。

 

最令人生氣的是他們甚至寫出:「學長姐就已經騙過一次了,連創始社長失蹤都能拿來做文章,還想騙多久?」

 

看到這句話時,連一向溫柔的簡子芸都快把玻璃杯捏爆了。

 

「很難不去注意耶!」汪聿芃越說越不高興,「我們在那兒跑電梯跑得九死一生,他們說我們是創作文?」

 

「康晉翊說了,越理踩那些黑粉只是越囂張而已,他們就是喜歡躲在網路後面攻擊別人啊!」童胤恒拍拍她,「網路的發達,就是間接滿足人類殘虐的欲望啊!」

 

匿名攻擊、酸言酸語,每一句話不都是為了傷害別人而存在的嗎?完整呈現了人性本惡的一面,如何殺人不見血、如何催毀一個人、痛罵一個人而不受任何管束?

 

那就是網路了。

 

這些極盡所能傷人的酸民與貼文者,卻絕對不敢面對面這樣說,只敢躲在網路後面,得意的看著對方生氣、期待對方傷心哭泣,越是能用話語將對手千刀萬剮,酸民便會遇欣喜若狂。

 

這不是殘虐的本性,又該是什麼?

 

最可怕的是,這些人說不定現實生活中還是個好好先生或天真爛漫小女人呢。

 

「我真希望他們也遇到都市傳說。」汪聿芃認真的看向他,「然後我們都不要幫忙!」

 

「我做不到。」童胤恒一秒反駁,「妳知道我個性的,見死不救無法……妳也不可能好嗎!妳的集點卡嗷嗷待哺咧!」

 

「噢!」汪聿芃哎唷了聲,對啊,如果又有新的都市傳說發生,那她……好像不能坐視不管厚!

 

不是為了那些人,是為了想看到更多都市傳說!

 

不過……她咬著唇,拿起肩上毛巾擦汗,其實繼上次事件之後,她好像開始有一點點怕都市傳說了。

 

都市傳說社團辦公室位在舊式鐵皮屋區,久遠以前學校社團起源地,鐵皮屋區只有一排隔間是社團,社團前方的大片空地供大家自由運用;社團分別是熱舞社、話劇社及演辯社,而「都市傳說社」,就搬到西邊邊角,最後一間。

 

由於最近接連碰上都市傳說,所以社員急速增加,硬被康晉翊控管,他不希望一堆愛跟風看熱鬧的人來參加,進行嚴格篩選與審核。

 

他讓真的很感興趣的人另外成立二社,但核心社員就他們這幾個,不論社團興衰卻依然不離不棄的這幾位;每週挑一個大家都沒課的時段聚會,主要也是為了與二社的幹部們多接觸,不然平常沒事時,他們幾個元老級的本來就會往社團跑。

 

今天早上就是社團會議,主要幹部十點到十二點沒課,會與二社幹部一起開會,談談社團事務、聊都市傳說或是有人聽到疑似都市傳說的傳言。

 

走進鐵皮屋時,童胤恒就留意到不對勁了,因為在最邊緣的都市傳說社門口,聚了幾個應該是隔壁社團的人。

 

「噢。」男孩轉頭,果然是熱舞社的,一見到童胤恒立刻指指裡面,表情嚴肅的搖搖頭。「出代誌了喔!」

 

他用嘴型警告著,這位熱舞社的很常在外面練舞,大家彼此認得也不意外。

 

童胤恒頷首表示知道了,先推著汪聿芃往社辦裡走……結果,這哪是什麼幹部大會!整間社辦塞得滿滿的,二社的人全部都來了!

 

他們辦公室也才八坪大,一進門後便是較正方形的接待空間,具有沙發茶几電視,再往裡頭以一張架子隔開裡面的「辦公處」,那兒兩張辦公桌呈垂直相連,一張是正對著門口的社長桌,以及與其呈九十度、落於右方的副社長桌。

 

辦公桌身後都是靠牆木架,上頭擺了不少社團的雜物,還有許多塑膠椅凳及折疊桌。

 

現在光接待區就塞得水洩不通,每個人有地方站就卡位,幾乎都要沒位置了。

 

「借過一下。」汪聿芃不解的出聲,許多人紛紛回頭。

 

「啊,是外星女!」大家當然知道他們是主要成員,紛紛讓路。

 

原來社長康晉翊利用椅子在沙發區與辦公區間隔出一條楚河漢界,不讓社員擠進辦公區裡,除了維持一個空間外,兩張辦公桌範圍有電腦也有大家的包包,總是要安全點。

 

更重要的是……童胤恒留意到社長的辦公桌,也就是面對門口那張桌子上,坐了一個陌生人。

 

「童子軍!」蔡志友一見到他即刻上前,把椅子拉開讓他們進來。

 

「那誰?」他還沒問,汪聿芃倒直接指著男人問了。

 

「指導老師。」蔡志友附耳低聲,眉頭緊鎖。

 

「指導老師?」童胤恒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驚愕的重複一次。

 

蔡志友無奈的點點頭,小蛙拖了張折疊椅靠在角落打電動,一臉不高興,而與社長辦公桌垂直位置的副社位子上,坐著懶洋洋的康晉翊。

 

「笑一個!」旁邊突然閃過人影,汪聿芃跟童胤恒一臉呆樣之際就被拍下。

 

「嘿!」女孩開心的看著相機,看來挺滿意剛剛的照片,「你們兩個好呆萌喔!」

 

高中同校的于欣,校刊社,高挑帥氣且標緻,特立獨行,火紅的頭髮搭上密密麻麻的耳環,向來顯眼。

 

童胤恒看著她到處拍,忍不住上前,「于欣,妳來這裡幹嘛?妳不是我們社團的啊!」

 

「我校刊社啊,採訪消息。」于欣,是童胤恒同班同學,「我以為我是都市傳說社的御用記者了耶!」

 

「御你的頭,我們社團被攻擊,妳脫不了關係!」童胤恒不客氣的把她往椅子界線邊推去,「出去啦,再怎樣也不能在我們幹部區!」

 

每次發生事件都因為同學的關係,讓于欣做第一手報導,結果她每篇報導都寫得模稜兩可,最後還會加個是否真實?是否只是一種手段?畢竟都市傳說根本是無法考證的叭啦叭啦……

 

「我報新聞要中肯啊!我不能明確的支持任一論點啦! 」于欣嚷嚷,焦急轉頸子回頭,「社長~社長~」

 

「好啦,童子軍,是我讓她進來的!」康晉翊終於起身,他看起來倒是風平浪靜,「反正這件事是學校交代的,還要慶幸學校找了個認識的人來報導!」

 

「學校交代?」汪聿芃根本一頭霧水,「我們社團開會為什麼學校要找校刊社報導?」

 

康晉翊挑了挑眉,眼尾朝老師一瞟,「因為我們有一位指導老師了。」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310436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