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忍不住輕嘆,說不上的悶,有種在世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共同者,卻又要失去的感覺。

 

房間裡聲響乒乓,羅詠捷好不容易裝扮妥當,拎著小包包出來。

 

「好囉!我跟蔣逸文約兩點,時間綽綽有餘,還能在鄰居家吃點東西!」羅詠捷套著綁帶跟鞋,今天果然格外可愛。

 

「那妳好的時候跟我說吧。」連薰予嘆口氣,打算來看部影片。

 

「說什麼啊,妳要跟我走啊!」羅詠捷理所當然的吆喝,「快點啦,穿鞋走了!」

 

連薰予錯愕,「我幹嘛去?」

 

「去就對了,散散心也好啊!」羅詠捷趕緊到沙發邊拉起她,「妳心情不是正不好?要做一堆事去分心!」

 

「我、我哪有心情不好!」連薰予心虛的抿著唇,「我只是……」

 

「好啦!他離職就算了嘛,反正你們又還沒開始,趁傷口淺快速治療一下啊!」羅詠捷把她往鞋櫃邊推,「說不定樓上剛好會出現有緣人呢!」

 

「說什麼啦,還傷口淺咧!我跟他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她推開羅詠捷,「我拿包,突然說要一起去……」

 

「好好,不是不是!」羅詠捷呵呵的笑著,「可是你們感覺很好啊……真羨慕人吶!」

 

「誰感覺好了?」連薰予抓著包包回到鞋櫃邊的小椅子上,「他啊,完全不想再看見我了……唉,說的也是,誰叫我一直找他麻煩?」

 

「怎麼不說甜蜜的負擔呢!」羅詠捷在門口的立鏡前轉身,「我覺得你們兩個有很特殊的磁場耶,怎麼說呢,你們之間……」

 

他們之間,有的就是強大第六感的共同點,彼此都能感應到事情,發生詭異事端時只有他們最清楚,才會相互扶持,相互依賴著……

 

那種完全不想要,卻會纏著她一生的能力。

 

「不說他了,才說要讓我轉換心情。」連薰予背起皮包,「去找有緣人吧!」

 

羅詠捷可開心了,不上班比什麼都開心,她沒忘從門邊拎過早掛好的袋子,愉快的出門去。

 

「妳還準備伴手禮啊?」她以為只是去坐坐、打個招呼。

 

「陸姐不是說了,入厝日不能兩手空空進人家門,否則會讓主人家財空空?」羅詠捷按下電梯。

 

連薰予拉著她轉身往最右邊的安全梯走,才一樓是坐什麼電梯?等電梯上到十一樓要等到何時?

 

「我們都有帶包包,不算吧?我知道妳只是想好看些啦!」連薰予偷瞄紙袋,小巧的袋子看起來不重,「送什麼?」

 

「陸姐很久之前送我什麼過年某間廟的吉祥物。」羅詠捷晃晃袋子,「她還去排隊耶!」

 

「厚!拜託,那種東西我家多到數不清了!」連薰予忍不住翻白眼,她姊那個迷信鬼,休閒娛樂就是宮廟拜拜跟算命啦!「不必給我看,我完全沒興趣!」

 

走到十二樓,羅詠捷率先拉開略沉重的安全梯大門,吵鬧聲立即傳來,看來今天的入厝果然熱鬧非凡哩!

 

謝家的大門敞開,鞋子都已經堆到門外了,走音的歌聲伴隨說話聲,羅詠捷還真有點佩服同層鄰居……不過想想,也就忍耐這麼一天,喜事嘛!

 

「好驚人……」連薰予聽著那份嘈雜,她真不適合這種環境!

 

「好像很好玩!走!」羅詠捷倒是開心的往前,「恭喜啊,謝先生──」

 

羅詠捷嗓門大,聲音壓過了裡面的嘈雜,謝茂一聽見呼喚即刻回身,看見在門口揮手的好鄰居!

 

「……羅、羅小姐!」虧得他還記得!「家喬!來,這是我們正樓下的羅小姐!」

 

「哈囉!!」羅詠捷跨過了小門檻,一點兒都沒注意身後的連薰予沒跟上。

 

這是……什麼?

 

連薰予還站在安全梯的門前,謝家敞開的大門後,有一隻灰色的小手扳著門緣,偷偷躲在門後,探出一隻眼偷瞄著,看上去有點驚惶。

 

而站在門口……對,現在就站在羅詠捷正右方的女人,面無表情的佇立著,長及膝的長髮凌亂糾結,赤著的雙腳可以看出簡直瘦骨嶙峋,她頭顱輕靠著門軸處,幽幽的看向她。

 

轉頭!

 

連薰予立即別開眼神,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她看得見!

 

「咦?小薰?」謝天謝地,羅詠捷終餘發現她不見了,「妳怎麼還站在這裡?來啊!」

 

羅詠捷趕緊奔出,拽著連薰予又往裡去,她逼自己開無視,卻無法忽略那緊盯著她進門的女人。

 

她瘦到眼珠暴凸,像是瞪著她一般。

 

「我同事,小周末會到我家玩,順道帶她來熱鬧熱鬧。」羅詠捷熱情的介紹,「她姓連,這個是謝先生、謝太太。」

 

「您好……」連薰予突然一頓,眼神倏地往十一點鐘方向望去。

 

咦?這讓謝茂一夫妻有點錯愕,他的手還懸在半空中,這位連小姐的眼神怎麼突然移開了?

 

「小薰?」羅詠捷搖了搖她,怎麼了嗎?

 

「廚房有在煮東西嗎?」連薰予瞇起眼,依然凝視著十一點鐘方向不動。

 

「廚……啊!」吳家喬突然失聲驚叫,火速衝進廚房。

 

她的甜湯!

 

這聲驚叫讓客廳靜了下來,謝茂一也緊張的尾隨進入廚房,熟悉的彭佳茵與朱禹琳趕緊起身,發生什麼事了嗎?

 

擠得滿滿的沙發上,有另一個小男孩抱著雙膝也縮在沙發上,他的頸子有條血痕,轉頭望著廚房,露出一種惋惜的眼神。

 

下一秒,倏地看向了連薰予。

 

沒看見。她緊張的嚥了口口水,很快地別開眼神,但老實說她不知道該往哪邊看?因為她下意識看向餐桌,餐桌邊的另一個髮及腰的女人正在喝水,但水都從她的喉嚨,一路流出了肋骨……

 

她沒有內臟也沒有皮膚。

 

這個家是怎麼樣?才踏進來就有四個亡靈在這兒了!

 

「怎麼了嗎?」羅詠捷主動趨前,連薰予緊跟在旁。

 

吳家喬冷汗夾背的關上瓦斯爐,聽見聲音立刻抬頭,含著淚就直接往連薰予衝了過來,「謝謝妳!」

 

咦咦?連薰予嚇得退後,不要亂碰她,拜託不要──

 

『呀──啊啊啊──』淒厲的尖叫聲伴隨著一室鮮血,這間廚房裡鮮血處處,那把還完好陶瓷刀舉起再刺下,一刀一刀的戳刺,隨之湧出大量的鮮血。

 

外頭開放式客廳餐桌邊,站著微笑的女人……逼頭長髮的──

 

「啊!」連薰予痛苦閉上雙眼,強硬的推開了吳家喬!

 

「咦?」吳家喬反而被嚇愣了,她踉蹌往後跌,不懂為什麼會突然被粗暴推離。

 

羅詠捷趕緊擋在她們中間,「她身體不舒服,而且不慣被人碰啊!對不起喔!」

 

媽呀,小薰一定感覺到什麼了!

 

「啊?是我唐突了!我沒尊重她這點!對不起!」吳家喬被老公扶住,連忙道歉,「我只是太激動了,我忘記爐上在煮水,只差一點點就要燒乾了!」

 

謝茂一回身拿隔熱手套將鍋子拿到水龍頭下,水一澆,過熱的白蒸汽立刻四起!

 

「哇……」所有人都在餐桌邊往從半開放的窗口往裡頭探,「幸好!幸好!」

 

「對不起對不起!」謝茂一搶先道歉,「我們太開心了!原本是想先煮水,然後煮湯圓,誰知道看見大家一來就樂翻了,完全忘記這件事了!」

 

現場是一陣無聲的啞然,洪承宏趕緊打破尷尬的沉默,「沒事沒事!終究是發現了啊,沒事就好了!」

 

「喔耶!對啊,即時發現了!」彭佳茵也讚聲,「而且這麼多人,爐上又只有水,總是來的及的!」

 

「羅小姐,您真的是及時雨啊!」謝茂一感動萬分,「又不是您朋友發現的話……您是怎麼發現的?」

 

直覺啊!連薰予只是一踏進門,就覺得那邊有股滾燙的熱度襲來。

 

「聞得到啊……」她輕聲說著,「水燒乾的味道還蠻明顯得耶!」

 

嗯?是嗎?每個人開始嗅嗅鼻子,連羅詠捷也那邊嗅啊嗅的,一整間屋子的人跟小狗一樣,鼻尖努呀努的,其實很是可愛!

 

連薰予忍不住低笑起來,眼尾悄悄往客廳瞄去時,那些「人」已經不在了。

 

「對啊,應該聞得到的,火燒乾鍋該有氣味……而且……」謝茂一看著洗手槽裡見黑的鍋底,「煙霧偵測器怎麼沒反應?」

 

瞧廚房裡還一屋子的煙,剛剛竟也沒飄到客廳?完全無聲無息?吳家喬不安的環顧四周,總覺得這該是能發現的狀況,怎麼完全都沒人注意到呢?

 

「沒事沒事!立刻再煮就好了!」彭佳茵嚷嚷,「該唱歌的唱歌,聊天的聊天──吳家喬,我廚藝不行,就不幫妳囉!」

 

「拜託別來!千萬不要!」吳家喬笑了起來,「我可不想等等廚房著火咧!」

 

一屋子笑了起來,彭佳茵的廚藝是有目共賭的糟啊!

 

「我來幫忙吧!」羅詠捷義氣萬千的挽起袖子。

 

連薰予嚇了一跳,「別別,妳別鬧吧?」

 

「哈哈,我們來就可以了!」謝茂一將兩位小姐送出廚房門口,朝客廳輕推,「一個甜湯而已,沒道理讓客人動手!」

 

「小捷!」

 

門口傳來熟悉的聲音,黃太太帶著欣欣也蒞臨了!

 

「咦?黃太太!」羅詠捷立刻上前迎去,謝茂一不安的倒退回廚房看顧,吳家喬擺擺手,表示這裡她行。

 

這一次,她不離開爐子邊就好了。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37567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