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聿芃扭著頸子,呆望著依然有點陰霾的天空。

 

童胤恒正在辦租車手續,走出來看見外面的同學都在抬頭,只能搖搖頭。

 

「看夠了沒,你們脖子不會扭到喔?」實在好笑,這幾個人看了一整路的天空。

 

「很想看看長怎樣啊!」汪聿芃拉著背包帶子,「聽社長形容得很驚悚啊,船身本身就是──」

 

「背包放上來!」童胤恒打斷她的話語,沒見到旁邊有人在嗎!

 

幽靈船的事件已經鬧得人心惶惶,這傢伙倒不必再引人注意。

 

「那就這樣囉,二十四小時。」店家手指劃著圈,「要不要試騎一下?」

 

「好!」童胤恒指向人行道,「妳站上來,不要站在馬路邊,我騎一圈就回來。」

 

汪聿芃聽話照做,一踩上人行道,頸子一抬又往空中看……幽靈船啊,聽康晉翊說那羊首骨穿破雲層天際的英姿,真想一睹其風采──究竟都市傳說的幽靈船長得怎樣呢?船身彷彿以骨頭組成,隨風飄揚的船帆更是帶著破損感,完全頹廢風啊!

 

結果只有他們兩個坐火車過來,其他人則坐蔡志友的車子,童胤恒本來就是善解人意的童子軍,加上他身材頎長,總覺得擠汽車坐得不舒服,還不如坐火車再轉租機車來得順暢。

 

汪聿芃完全一副跟著他的模樣,而且他也的確比較能理解她的邏輯!連薰予其實細膩,思考方式是跳躍了點,但個性隨和,很好相處。

 

而且,他們都與都市傳說有共同連結,自高中時就如此了。

 

跨坐上機車,汪聿芃依然往天空望著。

 

「別看了,報路!」童胤恒趕緊拉回她的注意力,「我們現在要去當年都市傳說的舊址起源,妳別一直看天空了。」

 

「你不想看見嗎?」她沒好氣的拿出手機。

 

「說真的,很矛盾,我心底當然想看見幽靈船的模樣,但是──」他沉吟數秒,「可看見它,是不是代表著又要出事了!」

 

汪聿芃略挑了挑眉,「說得也是,一百條人命很多耶!」

 

「光是KTV那五十七個人我就覺得很可怕了。」童胤恒總會不自覺想到那密閉的地下室,逃脫無門的痛苦。

 

新聞報導,屍體大部分集中在走廊,而且多堆疊一起,表示大家都已發現火災,倉皇逃出時在濃煙中碰撞、推擠,疊在一起而被嗆昏,再被火燒死嗎?

 

那該是怎樣的絕望恐懼啊?

 

「你說,你還會再聽見那個聲音嗎?」汪聿芃好奇的問。

 

「不是很想。」這是認真的。

 

「聽得見都市傳說的聲音也是很屌啊!你就因此救了康晉翊呢!」汪聿芃默默看著手機的導航,「雖然我覺得……」

 

「什麼?」風聲太大,她聲音太小,童胤恒是真的聽不清楚。

 

汪聿芃努了努嘴,搖搖頭,「沒事!」

 

還不能確定前她還是不要說好了,她總有個詭異的想法,雖然她每次想的都跟別人不一樣,但是……準確率倒也不低。

 

再觀察吧!她暗忖著,等時機成熟了或許可以先跟童胤恒說,她覺得聽到都市傳說的聲音真的沒什麼的。

 

因為她……

 

『一百公尺後請左轉。』導航出現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考。

 

「前面那條左轉左轉!」她趕緊報路,「然候再往前騎就可以看到了!現在是間汽車百貨!」

 

果然,還沒轉彎就看見了汽車百貨的招牌,只是童胤恒一見不禁皺眉,雖說天色不佳,看起來隨時會下雨,但汽車百貨的上方氛圍就是不一樣啊!

 

「喂,妳覺得那邊天空是不是特別黑啊?」童胤恒待轉時忍不住問。

 

「有嗎?」汪聿芃認真的看著,「我有帶雨衣。」

 

唉,唉,他知道她有帶雨衣,他也有啊!重點是這個嗎?

 

重點是汽車百貨上方為什麼有著更深黑的雲層咧……還是煙霧,反正讓他渾身不舒服!

 

機車才轉彎,就看見停在停車場裡的熟悉車子,康晉翊他們自然比較快到,人都在車外等待他們。

 

「怎麼不待在車裡吹冷氣?」童胤恒停下機車,覺得有趣,「快下雨了,外面很悶耶!」

 

「覺得待在車裡更熱!」簡子芸小聲嘀咕,「蔡志友的車冷氣超弱!」

 

哦……童胤恒瞭然於胸,有種選對邊的感覺,「汪聿芃妳下車,我去停車。」

 

汪聿芃依言跳下車子,取回背包後遞回安全帽,機車停車格在後邊底部,雖說外頭沒停多少車,但童胤恒向來照規矩。

 

「我們就這樣進去逛大街嗎?」小蛙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又沒關係,真的不好意思買個東西就好了。」康晉翊倒是自然,「蔡志友你冷氣修一下啦!」

 

「我會修就好了!」蔡志友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車才買不久啊,為什麼不涼我也不知道!」

 

「好了!走囉!」簡子芸迫不及待往前奔去,等著自動門打開。

 

二十五年前,這裡曾是一間餐廳,也因為一場意外與安全門逃生問題,導致數十人被活活燒死,幽靈船的都市傳說便是從那時開始,有人看見上空有艘幽靈船,接著說要收集一百條人命的傳聞也跟著散播。

 

該時人心惶惶,而偏偏接二連三都發生相關火災等重大公安意外,動輒都是兩位數的死亡人數,幾乎坐實了幽靈船的說法。

 

而且全國都有人目賭過幽靈船,而各地都有災難發生,只是最後是否達到一百條人命,卻沒有一個正確的統計數字。

 

正如童胤恒所說,又不是每件事情都有登記,也沒規定只有火災而已啊。

 

「歡迎光臨!需要什麼可以問喔!」

 

一進汽車百貨,櫃檯人員制式的說著,多看了一眼走進的學生們,雖然狐疑但也不在意,進來則是客。

 

「有夠大的!」蔡志友看著佔地甚寬的汽車百貨有點傻眼,「分開看看嗎?」

 

「嗯,分開逛吧……看看有什麼特殊的。」康晉翊說這句話時,是回頭瞄向童胤恒的。

 

「別看我了,真的有什麼大家都感覺得到。」童胤恒無奈極了,「不過都裝修了,我覺得要找到什麼線索有點難。」

 

「我們要看的是共鳴吧!」汪聿芃直接往前走去,「幽靈船又出現了,說不定這裡會出現什麼共鳴呢!」

 

看著她直接挑了條走道走去,剩下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不得不說汪聿芃說得還真好──幽靈船再現,當初曾被它收命的地方說不定真有什麼共同現象呢!

 

康晉翊直覺想到那歡暢KTV裡的震動,這裡也會有一樣的狀況嗎?

 

「汪聿芃,等我!」童胤恒喊住汪聿芃,決定兩兩一組。

 

簡子芸有默契的和康晉翊一起,小蛙跟蔡志友沒有很對盤,因為對小蛙來說,蔡志友曾是科學驗證社來找麻煩的傢伙,雖然現在同社,但個性實在不合,直接就分開走。

 

汽車百貨早已重新裝修粉刷,也不是用原來的屋子重建,所以要找過去的痕跡是不可能的了,唯一存在的只有腳踩的這塊地而已。

 

汪聿芃手指在架上的物品上輕撫著,「康晉翊說會有震動嗎?」

 

「如果那是停船時的反應,那可能得出現在上方才會有!」童胤恒也能做個大概猜測。

 

「我總覺得幽靈船又出現,這裡應該能有些什……」汪聿芃突然頓住,倏地往左邊看去。

 

嗯?注意到她的奇怪動作,童胤恒跟著往後探身,看向左邊那又直又寬的走道上,空無一人啊!

 

「怎麼?」

 

「我好像看到有人跑過去。」她有點疑惑,「跑得很快,會是蔡志友他們嗎?」

 

「無緣無故為什麼要跑?」童胤恒倒是挑了挑眉,「我去看看。」

 

他不喜歡疑神疑鬼的猜,直接越過汪聿芃往走道前去,到了大路口時,前後左右就只有他一個人。

 

『救……救命啊!』

 

一抹淒厲的尖叫驀地從右方傳來,童胤恒嚇得往兩點鐘方向看去,那尖叫聲太清晰,清晰到他無法認為是錯覺!

 

「有人在喊救命妳有聽見嗎?」童胤恒朝右後回頭,看著緩步走來的汪聿芃。

 

她蹙眉搖頭,「哪邊?」

 

童胤恒指向了兩點鐘方向,有段距離的遙遠貨架。

 

汪聿芃沒有猶豫,上前直接向右轉,「那去看看啊,站著幹嘛!」

 

萬一真的有人需要救助怎麼辦?汪聿芃不假思索的直接往前疾步而去,童胤恒緊張的上前拉住她,叫她不要急,因為他怕聽見的又不是人的聲音!

 

在他們剛離開的隔壁排,簡子芸脫下了外套。

 

「好熱喔!」她擦著汗,「為什麼空調不開強一點?」

 

「整間店沒幾個客人,空調開太強耗電吧。」康晉翊也嫌熱得抹汗,抓著胸口,「童子軍他們好像在附近。」

 

「來這裡我是很興奮,但真的過來了我卻不太知道要找什麼!」簡子芸有些挫敗,「我沒想到是整間重蓋。」

 

「當初都燒光了,當然是……」

 

鏗鏘!

 

餘音未落,在康晉翊背後的有東西掉下來了。

 

他瞪圓眼看著簡子芸,她倒是往旁一瞥,「你剛碰到了喔?」

 

「我……」康晉翊緩緩起身,在他背後一公尺處落了個五金扳手。

 

簡子芸掠過他身邊上前,貨架上扳手堆成一疊如山,難免滑落,這不意外;只是他彎身才要拾起,卻一秒鬆手!

 

「啊!」她嚇得鬆開,扳手又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好燙!」

 

燙?康晉翊連忙衝上前,簡子芸顫抖的看著自己發紅的右手掌,真的超燙的!

 

金屬落地聲在汽車百貨裡相當明顯,隔三條走道的小蛙跟蔡志友也都聽見了,他們互看一眼覺得奇怪,想循著聲音過去找人。

 

鏘──鏘──

 

敲擊音旋即傳來,在他們背後的貨架區。

 

「咦?」小蛙回身,「隔壁條。」

 

「好像更遠,兩條有吧!」蔡志友走到路口,「再過去就是邊牆了,靠牆那邊。」

 

「現在買東西可以這樣試敲的喔?好囂張!」小蛙聽著那聲音之猛力,都快把東西敲壞了吧?

 

鏘鏘鏘──敲擊的聲音又快又急,響遍了整間汽車百貨。

 

連汪聿芃都不由得緩下腳步,回頭看著童胤恒,聽見了嗎?那種敲法好像……急切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砰砰砰!就在童胤恒想回答之際,他們旁邊的走道居然同時傳出不同的拍打聲響,而貨架上的東西都因震動而掉下來了!

 

『救命!救命啊──』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0352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汪聿芃扭著頸子,呆望著依然有點陰霾的天空。

 

童胤恒正在辦租車手續,走出來看見外面的同學都在抬頭,只能搖搖頭。

 

「看夠了沒,你們脖子不會扭到喔?」實在好笑,這幾個人看了一整路的天空。

 

「很想看看長怎樣啊!」汪聿芃拉著背包帶子,「聽社長形容得很驚悚啊,船身本身就是──」

 

「背包放上來!」童胤恒打斷她的話語,沒見到旁邊有人在嗎!

 

幽靈船的事件已經鬧得人心惶惶,這傢伙倒不必再引人注意。

 

「那就這樣囉,二十四小時。」店家手指劃著圈,「要不要試騎一下?」

 

「好!」童胤恒指向人行道,「妳站上來,不要站在馬路邊,我騎一圈就回來。」

 

汪聿芃聽話照做,一踩上人行道,頸子一抬又往空中看……幽靈船啊,聽康晉翊說那羊首骨穿破雲層天際的英姿,真想一睹其風采──究竟都市傳說的幽靈船長得怎樣呢?船身彷彿以骨頭組成,隨風飄揚的船帆更是帶著破損感,完全頹廢風啊!

 

結果只有他們兩個坐火車過來,其他人則坐蔡志友的車子,童胤恒本來就是善解人意的童子軍,加上他身材頎長,總覺得擠汽車坐得不舒服,還不如坐火車再轉租機車來得順暢。

 

汪聿芃完全一副跟著他的模樣,而且他也的確比較能理解她的邏輯!連薰予其實細膩,思考方式是跳躍了點,但個性隨和,很好相處。

 

而且,他們都與都市傳說有共同連結,自高中時就如此了。

 

跨坐上機車,汪聿芃依然往天空望著。

 

「別看了,報路!」童胤恒趕緊拉回她的注意力,「我們現在要去當年都市傳說的舊址起源,妳別一直看天空了。」

 

「你不想看見嗎?」她沒好氣的拿出手機。

 

「說真的,很矛盾,我心底當然想看見幽靈船的模樣,但是──」他沉吟數秒,「可看見它,是不是代表著又要出事了!」

 

汪聿芃略挑了挑眉,「說得也是,一百條人命很多耶!」

 

「光是KTV那五十七個人我就覺得很可怕了。」童胤恒總會不自覺想到那密閉的地下室,逃脫無門的痛苦。

 

新聞報導,屍體大部分集中在走廊,而且多堆疊一起,表示大家都已發現火災,倉皇逃出時在濃煙中碰撞、推擠,疊在一起而被嗆昏,再被火燒死嗎?

 

那該是怎樣的絕望恐懼啊?

 

「你說,你還會再聽見那個聲音嗎?」汪聿芃好奇的問。

 

「不是很想。」這是認真的。

 

「聽得見都市傳說的聲音也是很屌啊!你就因此救了康晉翊呢!」汪聿芃默默看著手機的導航,「雖然我覺得……」

 

「什麼?」風聲太大,她聲音太小,童胤恒是真的聽不清楚。

 

汪聿芃努了努嘴,搖搖頭,「沒事!」

 

還不能確定前她還是不要說好了,她總有個詭異的想法,雖然她每次想的都跟別人不一樣,但是……準確率倒也不低。

 

再觀察吧!她暗忖著,等時機成熟了或許可以先跟童胤恒說,她覺得聽到都市傳說的聲音真的沒什麼的。

 

因為她……

 

『一百公尺後請左轉。』導航出現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考。

 

「前面那條左轉左轉!」她趕緊報路,「然候再往前騎就可以看到了!現在是間汽車百貨!」

 

果然,還沒轉彎就看見了汽車百貨的招牌,只是童胤恒一見不禁皺眉,雖說天色不佳,看起來隨時會下雨,但汽車百貨的上方氛圍就是不一樣啊!

 

「喂,妳覺得那邊天空是不是特別黑啊?」童胤恒待轉時忍不住問。

 

「有嗎?」汪聿芃認真的看著,「我有帶雨衣。」

 

唉,唉,他知道她有帶雨衣,他也有啊!重點是這個嗎?

 

重點是汽車百貨上方為什麼有著更深黑的雲層咧……還是煙霧,反正讓他渾身不舒服!

 

機車才轉彎,就看見停在停車場裡的熟悉車子,康晉翊他們自然比較快到,人都在車外等待他們。

 

「怎麼不待在車裡吹冷氣?」童胤恒停下機車,覺得有趣,「快下雨了,外面很悶耶!」

 

「覺得待在車裡更熱!」簡子芸小聲嘀咕,「蔡志友的車冷氣超弱!」

 

哦……童胤恒瞭然於胸,有種選對邊的感覺,「汪聿芃妳下車,我去停車。」

 

汪聿芃依言跳下車子,取回背包後遞回安全帽,機車停車格在後邊底部,雖說外頭沒停多少車,但童胤恒向來照規矩。

 

「我們就這樣進去逛大街嗎?」小蛙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又沒關係,真的不好意思買個東西就好了。」康晉翊倒是自然,「蔡志友你冷氣修一下啦!」

 

「我會修就好了!」蔡志友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車才買不久啊,為什麼不涼我也不知道!」

 

「好了!走囉!」簡子芸迫不及待往前奔去,等著自動門打開。

 

二十五年前,這裡曾是一間餐廳,也因為一場意外與安全門逃生問題,導致數十人被活活燒死,幽靈船的都市傳說便是從那時開始,有人看見上空有艘幽靈船,接著說要收集一百條人命的傳聞也跟著散播。

 

該時人心惶惶,而偏偏接二連三都發生相關火災等重大公安意外,動輒都是兩位數的死亡人數,幾乎坐實了幽靈船的說法。

 

而且全國都有人目賭過幽靈船,而各地都有災難發生,只是最後是否達到一百條人命,卻沒有一個正確的統計數字。

 

正如童胤恒所說,又不是每件事情都有登記,也沒規定只有火災而已啊。

 

「歡迎光臨!需要什麼可以問喔!」

 

一進汽車百貨,櫃檯人員制式的說著,多看了一眼走進的學生們,雖然狐疑但也不在意,進來則是客。

 

「有夠大的!」蔡志友看著佔地甚寬的汽車百貨有點傻眼,「分開看看嗎?」

 

「嗯,分開逛吧……看看有什麼特殊的。」康晉翊說這句話時,是回頭瞄向童胤恒的。

 

「別看我了,真的有什麼大家都感覺得到。」童胤恒無奈極了,「不過都裝修了,我覺得要找到什麼線索有點難。」

 

「我們要看的是共鳴吧!」汪聿芃直接往前走去,「幽靈船又出現了,說不定這裡會出現什麼共鳴呢!」

 

看著她直接挑了條走道走去,剩下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不得不說汪聿芃說得還真好──幽靈船再現,當初曾被它收命的地方說不定真有什麼共同現象呢!

 

康晉翊直覺想到那歡暢KTV裡的震動,這裡也會有一樣的狀況嗎?

 

「汪聿芃,等我!」童胤恒喊住汪聿芃,決定兩兩一組。

 

簡子芸有默契的和康晉翊一起,小蛙跟蔡志友沒有很對盤,因為對小蛙來說,蔡志友曾是科學驗證社來找麻煩的傢伙,雖然現在同社,但個性實在不合,直接就分開走。

 

汽車百貨早已重新裝修粉刷,也不是用原來的屋子重建,所以要找過去的痕跡是不可能的了,唯一存在的只有腳踩的這塊地而已。

 

汪聿芃手指在架上的物品上輕撫著,「康晉翊說會有震動嗎?」

 

「如果那是停船時的反應,那可能得出現在上方才會有!」童胤恒也能做個大概猜測。

 

「我總覺得幽靈船又出現,這裡應該能有些什……」汪聿芃突然頓住,倏地往左邊看去。

 

嗯?注意到她的奇怪動作,童胤恒跟著往後探身,看向左邊那又直又寬的走道上,空無一人啊!

 

「怎麼?」

 

「我好像看到有人跑過去。」她有點疑惑,「跑得很快,會是蔡志友他們嗎?」

 

「無緣無故為什麼要跑?」童胤恒倒是挑了挑眉,「我去看看。」

 

他不喜歡疑神疑鬼的猜,直接越過汪聿芃往走道前去,到了大路口時,前後左右就只有他一個人。

 

『救……救命啊!』

 

一抹淒厲的尖叫驀地從右方傳來,童胤恒嚇得往兩點鐘方向看去,那尖叫聲太清晰,清晰到他無法認為是錯覺!

 

「有人在喊救命妳有聽見嗎?」童胤恒朝右後回頭,看著緩步走來的汪聿芃。

 

她蹙眉搖頭,「哪邊?」

 

童胤恒指向了兩點鐘方向,有段距離的遙遠貨架。

 

汪聿芃沒有猶豫,上前直接向右轉,「那去看看啊,站著幹嘛!」

 

萬一真的有人需要救助怎麼辦?汪聿芃不假思索的直接往前疾步而去,童胤恒緊張的上前拉住她,叫她不要急,因為他怕聽見的又不是人的聲音!

 

在他們剛離開的隔壁排,簡子芸脫下了外套。

 

「好熱喔!」她擦著汗,「為什麼空調不開強一點?」

 

「整間店沒幾個客人,空調開太強耗電吧。」康晉翊也嫌熱得抹汗,抓著胸口,「童子軍他們好像在附近。」

 

「來這裡我是很興奮,但真的過來了我卻不太知道要找什麼!」簡子芸有些挫敗,「我沒想到是整間重蓋。」

 

「當初都燒光了,當然是……」

 

鏗鏘!

 

餘音未落,在康晉翊背後的有東西掉下來了。

 

他瞪圓眼看著簡子芸,她倒是往旁一瞥,「你剛碰到了喔?」

 

「我……」康晉翊緩緩起身,在他背後一公尺處落了個五金扳手。

 

簡子芸掠過他身邊上前,貨架上扳手堆成一疊如山,難免滑落,這不意外;只是他彎身才要拾起,卻一秒鬆手!

 

「啊!」她嚇得鬆開,扳手又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好燙!」

 

燙?康晉翊連忙衝上前,簡子芸顫抖的看著自己發紅的右手掌,真的超燙的!

 

金屬落地聲在汽車百貨裡相當明顯,隔三條走道的小蛙跟蔡志友也都聽見了,他們互看一眼覺得奇怪,想循著聲音過去找人。

 

鏘──鏘──

 

敲擊音旋即傳來,在他們背後的貨架區。

 

「咦?」小蛙回身,「隔壁條。」

 

「好像更遠,兩條有吧!」蔡志友走到路口,「再過去就是邊牆了,靠牆那邊。」

 

「現在買東西可以這樣試敲的喔?好囂張!」小蛙聽著那聲音之猛力,都快把東西敲壞了吧?

 

鏘鏘鏘──敲擊的聲音又快又急,響遍了整間汽車百貨。

 

連汪聿芃都不由得緩下腳步,回頭看著童胤恒,聽見了嗎?那種敲法好像……急切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砰砰砰!就在童胤恒想回答之際,他們旁邊的走道居然同時傳出不同的拍打聲響,而貨架上的東西都因震動而掉下來了!

 

『救命!救命啊──』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連薰允其實細膩……?是不是打錯了QA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