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幽靈船現身

 

『現在記者所在的位子是在歡暢KTV前面,大家依然可以看到大樓外觀已被濃煙燻黑,由於火災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封閉的地下室,救援十分困難,消防隊的水線亦難以進入,唯一個出入口是逃生梯,但因為溫度過高根本無法深入火場;截至目前為止還不知道確切的死亡人數,警消正在積極搶救中。』

 

『歡暢KTV位於鬧區,是許多學生的娛樂場所,主打限時唱到飽,而且還有自助歡樂吧,便宜優惠深受學生喜愛;今天雖是平日,但由於平日折扣更深,因此據說人數依然眾多,只怕有許多學生都受困於火場。』

 

『據初步消息指出,地下室的包廂是全滿的,從預約登記簿上來推斷,將近六十人……』

 

看著SNG連線的報導車群聚在外,康晉翊依然只感到不止的恐懼,他的手在不自覺的情況下發抖,仰頭看向天空,已經不見什麼船隻,他也不知道那船是什麼時候不見的,但是他該知道那艘船是什麼!

 

身為「都市傳說社」的社長,他以前是多麼喜歡都市傳說啊!腦海中立即便閃過「幽靈船」的都市傳說。

 

渾身是汗,他總覺得全身都癢,到處亂抓,看著旁邊灰頭土臉、被濃煙嗆到的人而言,他算是幸運的了,畢竟在火勢延燒前他就及時出來了;正因為如此,他覺得有必要留下來找警察說清楚起火原因,說不定只有他看到。

 

「對不起……」他回到火場附近,找到一個看似在調度的小隊長。

 

「傷者往前面去,那邊有救護車跟醫療站!」男子匆匆說著,為他指引一個方向。

 

「我沒受傷,我是事件發生的目擊者。」康晉翊簡單扼要的說出重點,「我想可以跟誰談談?」

 

男子果然立刻看向他,驚異的打量,「你目擊……你沒受傷嗎?嗆傷?」

 

男子緊張的開始檢查,很擔心他是因腎上腺素而忽略了自己受傷的身體。

 

「我沒事,我想跟負責人說一下失火的起因,在燒起來前我就被推到樓上了。」康晉翊凝重的喃喃,「那火真的燒得太快了……才幾秒鐘的時間……」

 

這正常嗎?那濃煙幾乎沒給人猶豫的機會,若不是那個服務生推他上樓,說不定他現在也陷在地下室裡了!

 

康晉翊望著燻黑的KTV入口出神,無法搶救的地下室,那下面埋了多少具屍骨……甚至還有他的同……

 

「同學!」又來一個警察,「來來,我們到旁邊來!」

 

幾個警察把他帶到遠離現場的警車邊,請他敘述一下事發經過,康晉翊便從他在等蛋糕開始,到火花、薯條區、辣油乃至於工作台上的漫延,緊接著就是眨眼間變大的濃煙。

 

「那時下頭有服務生看見失火就要拿滅火器,然後我的蛋糕送來了,我本來想下去幫忙,但是那個服務生就把我往上推,叫我立刻離開……」康晉翊回憶著一切,只覺得腦子混亂,「我樓梯也還沒走幾步,上頭衝下來的人又抓著我往上走,所有人都很驚恐,到了大廳根本尖叫聲四起,好多人是從樓上衝下來就往門外擠,我回神時已經被擠到馬路對面了。」

 

康晉翊望著自己的手,他發現連蛋糕是什麼時候不見的都沒有印象。

 

「所以起火點是自助吧嗎?」警察遞上紙筆,「你能畫一下大概位子嗎?」

 

康晉翊點頭接過,準確的畫出樓梯、逃生門、面對逃生門的自助L型吧台,薯條剛好在角落,火花從下方冒出。

 

「薯條那些都是油,燒起來很快的!你剛又說還灑了麻辣油,這根本是助燃。」警消低聲討論著,「樓下沒滅火器嗎?」

 

康晉翊發現自己握著的筆在顫抖,實在畫不漂亮,警察見狀趕緊握住他的手,讓他冷靜。

 

「別怕,你深呼吸……欸!有沒有水,拿一瓶給他!」警局很和善的拍拍他,「我知道很可怕,但你是唯一看到事發經過的人,你慢慢說。」

 

咦?康晉翊一怔,「唯一?沒有、沒有其他人也知道嗎?那個麻辣鴨血的女生、還有服務生……遞給我蛋糕的叫李彥海,他……」

 

警消們彼此互看,略交換眼神,「我們現在還沒聽到消息,因為真的很混亂,誰跑出來了、誰沒跑出來我們也還不知道。」

 

「目前唯一的服務生都是一樓以上的,地下室的服務人員……還沒看到。」

 

還沒……康晉翊驀地腳軟,警察趕緊攙住他,「同學!」

 

「我……我同學……」康晉翊這才想起,他今天來做什麼的,「我們今天來慶生的!我們班十幾個人都在包廂裡,他們在等我拿蛋糕回去,給壽星驚喜……」

 

如果連服務人員都沒有出來的話,同學的包廂在中後段,起火點在唯一的出入口,那個有著綠色小綠人的逃生標誌……天哪!康晉翊突然倒抽一口氣,開始呼吸急促。

 

大家都還在下面嗎!?他聽得出情況有多糟,只有一個出口,悶燒的環境,連窗戶都沒有,能灌水進去的地方少之又少,拉水線往地下室又因為火勢而不可能──連那個拿蛋糕給他的服務人員都沒有出來,他離出口最近啊!

 

「同學!冷靜!你看著我!看著我!」警察緊張喊著,目的要讓康晉翊對焦。

 

不不不!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他們是開開心心來慶生的啊!他們合買了林賢州最愛的星戰樂高,阿強應該已經在裡面架好隱藏攝影機要偷拍他的反應了,他買的火花蠟燭搭配林賢州最愛吃的巧克力冰淇淋蛋糕──

 

「啊啊啊───」康晉翊痛哭失聲,「我同學!我同學──」

 

他嚎啕大哭,難以呼吸,警消立即攙起他,直接就往救護站衝。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大家只是去唱歌而已啊!空中那艘船真的是幽靈船嗎?為什麼會在此時此刻出現,要收多少條命啊!?為什麼選中他們!?

 

他掩面痛哭,若不是他負責蛋糕、說不定他也──不!

 

他躺在擔架上,看著陰暗的天際……若不是童胤恒打給他,叫他無論如何要上來一趟……事發時他人也是站在自助吧旁,要是他先拿到滅火器、或是試圖滅火──火災就不會發生了?

 

氧氣罩罩上他的臉,他抽著氣,好讓氧氣能順利的送進肺部。

 

為什麼?童胤恒那時打給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好像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才急著叫他離開地下室?

 

對!童胤恒!他們剛剛在講電話對吧?他試著拿出手機,他剛剛跟童子軍話說到一半就陷入逃難的混亂中,一直到現在腦子都無法運作,只能痴痴的望著衝破雲層的那艘船。

 

「社、長。」

 

才在搜尋號碼,救護車門口就出現了很不爽的聲音。

 

康晉翊撐起頸子,在救護車門邊瞧見了童胤恒以及汪聿芃。

 

「喂,終於找到了!」汪聿芃二話不說立刻跳上救護車,「完全沒聯絡耶,你是怎樣?被嗆傷嗎?」

 

「可以這樣上去嗎?」童胤恒有點錯愕,左顧右盼,醫護人員正在外面處理另一個擔架上的病患,他也跟著上來。

 

看到朋友來,康晉翊心寬了些,他安心的躺回,呼吸頓時順暢許多。

 

「我同學……」他心酸的說著,「他們都還在包廂裡……」

 

「我們立刻趕過來的,但是這邊超亂的,要找人很難!」汪聿芃略歪了嘴,「通話中斷就算了,你又一直沒接手機!」

 

啊……康晉翊看了眼手機,他原本就調震動,剛剛身處兵荒馬亂,他根本無心注意。

 

「喂!你們是誰?在這裡幹嘛?」醫護人員一轉身看見救護車廂裡的閒雜人等。

 

「對不起!這我們同學!」童胤恒趕緊先道歉,「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太興奮了所以……」

 

康晉翊也趕緊坐起來,摘下氧氣罩,「我沒事了,我剛剛只是一時喘不過氣而已。」

 

醫護人員即刻要上來,童胤恒識相下車,就汪聿芃還在那兒托著腮好奇張望,他連忙叫她離開;醫護人員還是要確定康晉翊的狀況,才能真的放他走。

 

兩個下車的人看著遠方的混亂,警消們努力的希望能從一樓找到突破口,將水線拉進地下室。

 

「我覺得都死了耶。」汪聿芃口無遮欄的直接說,「沒有出口的悶燒鍋,誰會活著!」

 

「我覺得妳可以小聲一點。」童胤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裡這麼多人,妳講這種話會被人視為冷血的。」

 

「那是實話。」汪聿芃不明白,她真的不認為那種環境能活下來,「除非有另一個出口,但就算真的有,也該有人出來了啊!」

 

「妳小點聲就是了,我跟簡子芸說找到社長了喔!」發送LINE出去,童胤恒不安的看著仍在冒煙的大樓,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真的非常非常不舒服,說不上來的發冷。

 

「好了,我沒事了!」康晉翊下了救護車,「我去留個電話給警察,我們就走吧!」

 

「帶你去吃豬腳麵線!」汪聿芃口吻飛揚,像是要去郊遊似的。

 

康晉翊回首一抹苦笑,反正她本來就跟地球不對頻。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0352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