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你去吧,你們都先回教室。」谷沛海打斷了大家的好奇,這樣問對他也不好。

 

「一起去啊,何必……」武曉愛就是凡事愛湊熱鬧,要打發她回去有點困難。

 

「嘿!武帥!妳又沒成功啊?」路過的樓梯上跳下幾個男生,「妳到底行不行啊!」

 

武曉愛不爽的瞪向他們,根本懶得理。

 

「妳都玩一個月了,之前召鬼時不是很容易嗎?怎麼這次這麼落漆!」男生們刻意取笑著。

 

「她就算死後也不想理妳的樣子呢!」另一個男孩故意接口,「還是下地獄了?我聽說自殺的人厚……」

 

武曉愛一句話都沒說,只是掄起拳頭,瞬間邁開步伐往樓梯上衝!

 

那兩個男生早有準備,一開始就不敢太靠近武曉愛,一溜煙就往樓上跑,邊跑還邊訕笑。

 

「我們玩碟仙搞不好還比妳快咧哈哈哈!」

 

「碟仙碟仙,請問謝宜芊還在學校嗎,哈哈哈……」

 

武曉愛沒追上去,光看站在樓梯中間的背影的知道她怒氣衝天,谷沛海朝江耿謙揮揮手,叫他先帶轉學生去好了,他負責安撫武曉愛。

 

「走!」江耿謙輕推著錯愕的衛風,衛風則不由得蹙眉看著武曉愛。

 

等到轉學生往前走了,谷沛海才大跨步上樓,輕巧的站到她身邊。

 

「好了,妳明知道他們故意激妳的。」谷沛海淡淡的說:「那幾個之前就不爽妳了,最近風頭又這麼健,他們對我也沒好態度啊。」

 

「誰風頭健了?我們是在冒險好嗎?」武曉愛真是一肚子火,「上次在地下室說不定差點就重傷了,還不是盡量救了同學跟老師出來!」

 

「他們就酸民掛的啊,見不得我們出風頭,好不容易逮到機會當然要酸妳。」谷沛海雙手抱胸,「我說武曉愛,妳的氣慨跟寬容咧?我們怎麼會跟那種咖計較?」

 

「我不是為我自己不平!是為謝宜芊!」武曉愛怒氣沖沖的轉身下樓,「我真怕她真的下了地獄,師父又不願意幫我問!」

 

「妳師父不是說了人各有命,叫妳不要多事插手?」谷沛海幾乎每天都陪武曉愛去打工,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竟把自己變成免費的義工了。

 

總是練完社團後就跟她一起回家,買個點心,一起進入那間古色古香的紙紮店,期待能跟老闆多說上兩句,那充滿神祕色彩的老闆總是叫人嚮往,好想聽他說更多不尋常的故事。

 

他會幫忙打掃跟整理,閒聊話家常,到了晚餐時刻再回家。

 

這陣子武曉愛跟老闆間的糾葛他也是見證者,不是他不挺同學,而是老闆說得沒錯,謝宜芊就是自殺,命數已定且是自己選的,武曉愛實在不該做任何多餘的動作。

 

「到現在都沒人知道她自殺的原因,沒人知道為什麼把自己從網路上抹去,這些不搞清楚我不甘心的。」武曉愛認真握拳,「隨他們去講,反正我還是要試。」

 

「妳要試到什麼時候?妳總得設停損點吧?」谷沛海嚴肅的說:「我知道妳的心情,但妳再這樣動用法器道具亂召喚下去嗎?為了妳的安全,我會跟老闆說喔!」

 

武曉愛不可思議的瞪向谷沛海,一拳就往他胸膛搥,「喂!兄弟這樣當的!」

 

「誰跟妳兄弟!我是擔心妳。」谷沛海忍痛的揮開她的手,「妳在那裡多久了,什麼法則什麼三界的比我懂,自己思考清楚。」

 

武曉愛緊咬著唇,頭越握越緊,她討厭老師父說的話、更討厭谷沛海居然不挺她,但偏偏他們說的都是正確的──逝者已矣,她本不該再多插手,連召喚出來問話都不該!

 

但是,她睡不著啊!

 

一天沒搞清楚謝宜芊為什麼自殺,她就沒辦法安然入睡……謝宜芊,如果妳知道的話,能不能託個夢過來啊!

 

那封遺言簡訊,她有看沒有懂啊!

 

他們兩個決定先回去吃中餐,路上經過十三班教室時,明顯得有一票人站在外頭蓄勢待發。

 

「妳人緣有這麼差喔?」谷沛海遠遠的看見就搖頭。

 

「幹麼不說你?」她沒好氣的扯著嘴角,反正沒在怕,「像黑牛的人不只一個吧。」

 

「我個人認為我是被妳拖累的成分居多?」

 

武曉愛跟谷沛海的確是校內的風雲人物,但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他們,尤其厭惡他們風頭過健的人超級多,而不得不老實說,比較受討厭的是武曉愛,因為性別緣故。

 

谷沛海為人耿直,待人算是平實客氣,總是一號表情,雖說面癱了點,但那壯碩的體格,高中劍道冠軍的光環閃耀,女生傾慕,男生多半也是覺得厲害,倒鮮少有那種「了不起喔」的心態出現。

 

武曉愛就比較不同了,做人比較活躍,正義感又強烈,沒穿過裙子上學,一頭短髮帥氣逼人,武術世家的她出手總是迅速,雖說武帥名號響噹噹,但不管男女都有人會以她的外表來嘲諷。

 

舉凡男人婆、變性女,什麼難聽的詞都有,剩下的就是厭惡她的多管閒事,沒女生的樣子……尤其被她揍過的人,更是介意。

 

前不久就有看武曉愛不順眼的人趁亂找麻煩,雖然現在已經休學,但這種人絕對不只一個。

 

「嘿,武帥!妳畢業後要不要直接改當靈媒啊?」幾個男生排成一排,訕笑不已,「每天又畫圖又燒香的!有模有樣耶!」

 

「妳是在找謝宜芊喔?找她幹麼?人都死了!」說話的是謝宜芊隔壁班的洪家州,「該不會想收著當小鬼用吧?」

 

「活著的時候當工具人,死後還要當小鬼,也太慘了吧?」白勇志嘖嘖搖頭。

 

武曉愛右手一握拳,就要旋身,谷沛海飛快上前,硬是站在她左側,卡在她與那排男生中間。

 

「說話留點口德,謝宜芊好歹跟你同班。」谷沛海略緩下腳步,「你們就不會好奇她為什麼自殺嗎?」

 

男孩們挑了眉,「誰管她為什麼?死的又不是我?」

 

「就是,她自殺是她的事不是嗎?」洪家州聳了聳肩,「又不是誰逼她的。」

 

「你怎麼知道沒有誰逼她?」

 

谷沛海四平八穩的問著,教室外一排男生豎起眉交換眼神。

 

瞬間氣氛有點沉悶,武曉愛略鬆了拳,她探出頭看著男生們不情願的扁著嘴,暗自深呼吸。

 

「謝宜芊的自殺太怪異了,我想找出她自殺的原因。」武曉愛乾脆揚聲公佈,「如果有人知道的話,也可以告訴我!」

 

一個身影從前門走出,眉頭深鎖,「所以……妳最近是在召謝宜芊的魂嗎?」

 

林依雲,是謝宜芊的好朋友。

 

「嗯,不過……一直召不出來。」武曉愛說得稀鬆平常,倒沒注意裡面一堆人臉色蒼白。

 

「多燒點錢給她如何?」在教室裡出現一股懶洋洋的聲音,「她這麼窮,說不定多燒點紙錢才願意現身啊!」

 

什麼東西!武曉愛不悅的瞪向教室裡頭,外頭的男生紛紛轉頭,他們也才能看見坐在第三排最後位子的男孩。

 

噢,武曉愛挑了嘴角,她還以為是誰,原來是詹大少,學校裡蠻有名的富二代之一,難怪開口閉口都是錢。

 

「說得也對耶!」李佳東用一種輕蔑的笑,「搞半天是錢不夠。」

 

「對啊,武帥,沒看妳燒紙錢耶,這太不上道了。」李佳東低笑,「妳該知道謝宜芊有多缺!」

 

可惡!武曉愛壓抑著怒火,肩頭早已被谷沛海扣著,他當然知道這票是故意要激怒武曉愛的,她一生氣就會出手,偏偏她出手的結果會比一般打架要嚴重一點,身為……風紀,對,身為風紀,他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怎麼都這麼多輪了,這傢伙還不能雲淡風清些呢?

 

「有錢能使鬼推磨沒聽過嗎?」詹少自傲的昂起頭,「錢可以買到任何東西,管他是人是鬼都一樣!」

 

幾個人笑成一團,十三班其他的同學也只是皺眉,聽了不舒服,也沒人想介入這樣的紛爭。

 

這幾個十三班跟十二班的男生,統稱「富少幫」,都是家裡有錢的天之驕子。

 

小展突的從抽屜裡抽出一張紙,洪家州跟李佳東合力將四張桌子併起,強迫窗邊的同學起身,徵收桌面。

 

「我們來幫妳吧!」李佳東將A4紙往桌面一壓,小展壓住對角,洪家州直接往上放了一個碟子。

 

咦?武曉愛瞪圓雙眼,碟子?

 

「這在幹什麼?」谷沛海靠近窗邊,「你們……要召喚什麼啊!」

 

武曉愛緊張的也趨前,看著A4紙上寫的是、否與幾個數字,忍不住倒抽一口氣,「你們瘋了嗎?要玩碟仙?」

 

「咦?」

 

一陣恐懼的叫聲驀地從他們左後方傳來,武曉愛與谷沛海錯愕回頭,看見的是抱著資料的轉學生,臉色蒼白的望著他們。

 

「唷,轉學生耶!」小展打趣的說,「剛好,還可以當轉學生的歡迎式。」

 

「住手!碟仙不能隨便玩的!你們有沒有搞錯啊!」武曉愛立即伸手要制止,男孩們齊力把桌子搬離窗邊,「喂!」

 

十三班的同學害怕的全躲到講台邊,看熱鬧的人則圍在週遭。

 

「喂,來多一點人吧!分散風險!」李佳東還在號召,「讓武帥看看她忙碌了一個月,我們問問碟仙一下就有答案了呢!」

 

「住手!這種東西碰不得的!」武曉愛焦急的要衝進十三班,結果後門堵了人,瞬間就把門關上。

 

「妳還不是在做?」幾個女生悻悻然的說著,「真以為妳做什麼都行,別人就不可以喔!」

 

「武曉愛做的跟碟仙是兩碼子事!」連谷沛海都懂,「什麼錢仙碟仙守護靈都不是好東西,你們根本不知道能召到什麼!」

 

「怕什麼?」詹少緩緩起身,靠著牆挑著嘴角,「反正有什麼事,我們武帥會處理啊……欸欸,別以為你們很威就可以隨便進別人班喔!」

 

武曉愛立刻回頭看向陪在衛風身邊的江耿謙,他立刻頷首,轉身就奔離十三班門口,要去找老師們來幫忙!

 

谷沛海緊張的看向武曉愛,「這是可以的嗎?」

 

「當然……」

 

「不可以!」轉學生突然大喊起來,「你們不要隨便碰那種很邪的東西啦!」

 

眾人望著轉學生死白的臉,忍不住哄堂大笑。

 

「哈哈哈!俗辣喔!」

 

「枉費長得這麼高,膽子這麼小喔?」

 

「開始吧!」詹少在後面說著,幾個男生雀躍的把手都擱在了碟子上。

 

轉學生一看嚇得蹲下身子,雙手抱頭抖個不停,「啊啊啊……不行不行!」

 

「碟仙碟仙……」

 

教室裡面已經開始了,現在打斷更是不允許!谷沛海與武曉愛互看一眼便決定上前,一人架起轉學生一隻胳博,先拖離十三班外頭再說。

 

吳小菲跑到前門的窗邊找了個好位子,直接錄影,武曉愛趕緊把她帶離,這種時候錄影幹什麼啦!

 

當碟子動的那瞬間,鴉雀無聲。

 

小展看著自己手上的碟子移動,默默的瞥了其他同學一眼,是哪個傢伙移的吧,這麼順。

 

幾個男孩互看著,碟子動了,然後呢?要問些什麼?

 

「呃……碟仙啊碟仙,請問你在學校很久了嗎?」洪家州戰戰兢兢的問著。

 

碟子在紙上轉了兩圈後,緩緩移動到「是」的位子。

 

武曉愛提高警覺,谷沛海也已經握住桃木劍,雖說許多人都因好奇或好玩召喚這種遊戲,也不一定會出事,但是……他們不由得看向自己攙扶著的轉學生,他抖得連站都站不住了。

 

「妳……有感覺到什麼嗎?」吳小菲躲在武曉愛身後問著。

 

「沒有。」武曉愛很無奈,「我又不是陰陽……喂,轉學生?」

 

「啊啊啊……」轉學生只是緊閉著雙眼,連睜都不敢睜開。

 

「請問,你知道謝宜芊嗎?」

 

教室裡突然傳出了精要的問題。

 

那碟子頓了幾秒,在「是」的上方打轉。

 

哇……教室裡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所以人交換眼神,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呢!

 

洪家州突然瞄向窗外,又一種勝利的眼神看向武曉愛。

 

「請問謝宜芊還在學校裡嗎?」

 

「哇……」好些人既緊張又興奮,問這種問題超可怕,但是大家卻都想知道啊!

 

那碟子突然變得有點激動,在紙張四個角繞圈,武曉愛屏氣凝神的站在原地,無法否認想知道答案的心情。

 

「是。」白勇志看著手中的碟子,「好心」的告訴武曉愛,「武帥,謝宜芊還在學校裡呢!要不要問問她為什麼不想見妳呢?」

 

「她才不會不想見我!」武曉愛咬牙低吼。

 

「問問才知道啊!」白勇志看向碟子,準備就問這個問題──

 

「請問你是謝宜芊嗎?」

 

咦?碟子的週圍,有人問了這個問題。

 

「問這什麼問題啊!」洪家州忍不住低咒。

 

「閉嘴!不可以對碟仙不敬吧!」武曉愛高聲警告。

 

果不其然,碟子竟開始快速轉動,越轉越快,它完全不停留,拚命旋轉。

 

「啊啊啊──」看熱鬧的學生們也不敢待在位子上了,嚇得不是衝出教室就是跟著到講台邊擠成一團避難。

 

「碟子轉得好快,不停啊!」白勇志大吼著,回頭看向窗外,「武帥!」

 

「奇怪耶,愛玩求救什麼,還有臉跟曉愛講!」吳小菲嚷嚷。

 

武曉愛謹慎的往前一小步,谷沛海留意著她的步伐,這種情況也不會讓她太靠近窗邊。

 

「現在怎麼了!停在哪裡?」

 

「沒停啊,自轉得好快!」洪家州嚇得哭出來,此時詹少已經跟朋友飛快地從後門逃逸了。

 

這一轉眼,十三班教室只剩下玩碟仙的幾個男生了!

 

「手不能離開碟子,絕對不可以!」武曉愛要再往前,竹劍倏地橫在她面前。

 

「住手住手!」轉學生突然雙手掩的大叫起來,「快點停止──」

 

在他驚恐的喊叫聲中,白色的碟子飛快旋轉,男孩們嚇得屁滾尿流也不敢鬆開手指。

 

教室的燈在卻霎那間滅掉了!

 

「呀──」學生們驚恐的四處逃竄,連十三班走廊外也只剩下武曉愛他們了。

 

半小時前,在樓下那股強勁的風驀地從窗戶掃了進來,天色不再明亮,比適才更加昏暗,像是午后暴風雨一樣的沉灰。

 

「武帥!」小展簡直逼近哀求!

 

「壓著碟子,請他歸位!請他──」武曉愛才在喊著,那碟子瞬間就飛了起來!

 

「啊啊!」玩碟仙的人們手根本不可能再放在碟子上,他們嚇得腳軟原地癱坐,而所有人眼睜睜看那碟子跟飛盤似的,直接橫過教室,往另一邊的窗戶飛出去──

 

鏘!碟子撞破玻璃窗,尖叫聲伴隨著破裂聲──「呀──」

 

然後,空中打下了銀燦的雷電,照亮了整間教室。

 

「哇啊啊……」玩碟仙的學生們爭先恐後的衝出教室,老師們也剛好奔至。

 

「怎麼回事!你們在做什麼?」

 

雷聲尚來不及發出轟隆聲響,再一道雷在空中閃爍,教室裡銀光燦爛,彷彿上天對著他們開啟閃光燈照相。

 

然後,一個倒吊的人影隨著銀光,巨大的倒映在了牆上。

 

長髮飄動,雙手大張,彷彿她適巧略過了窗外──一如躍下的人影。

 

「到底怎麼回事?!」老師的吼聲傳來,但是根本沒人在意老師的怒火。

 

至少剛剛看著教室裡的人都無法動彈,武曉愛瞪圓了雙眼,聽著雷聲隆隆,再一次的打雷閃光中,卻再也沒看見倒映在牆上的任何影子。

 

因為,跳樓只有一瞬間是嗎?

 

那模樣,就跟那天她在窗邊望著窗外,打電話給謝宜芊時看見的影子一模一樣啊!

 

窗外滴答滴答,大雨滂沱就這麼降下,有別於正午前的陽光普照,這場午后雷陣雨下得又急又猛,從被碟子擊破的窗外灑進了十三班教室。

 

「窗邊的位子都溼了!快點把桌子撤離!」導師喊著,學生們根本不敢進來,在外能互相抱著哭著。

 

武曉愛動不了,她看著雷電一道道打著,多期待能再出現類似的身影。

 

「武曉愛,」谷沛海上前,輕按住她的肩頭,「現在要考慮的事,更多了一點。」

 

武曉愛緩緩回首,看著在肩上的溫暖,再看向谷沛海,然後留意蹲跪在腳邊哭著的男孩們,跟剛剛玩碟仙前的姿態真是十萬八千里。

 

再回身,江耿謙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至

 

「那碟子是怎麼回事?」他氣喘吁吁的喊著,「就在同一個位置摔碎了耶!」

 

謝宜芊墜落的位子。

 

連谷沛海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氣,感受到一股惡寒,再轉頭想說些什麼,看見的卻是轉學生鐵青的臉色,與發直的眼神。

 

他眼神直直望著十三班教室或是那被撞破……更高的地方完全僵化。

 

「衛風?」吳小菲喊著他的名字,「衛風你還好嗎?」

 

餘音未落,轉學生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武曉愛直覺得順著他的眼神往上看──謝宜芊?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91612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