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是鄭雅妃先停下來的。

 

他們真的在走廊上閒晃,想看看所謂VIP病房整得怎麼樣時,鄭雅妃走到一半突然停下。

 

她望著門外的牌子,想起了剛剛那個老爺爺喊著的名字。

 

「會是這個樹嗎?」她喃喃唸著。

 

「怎麼了,該不會是認識的吧?」陳淑倫覺得不可思議,在醫院巧遇一點都不是好事。

 

「不是啦,我剛剛在走廊上遇到一個行動不便的老爺爺,自己走路都很吃力了,還一直要去看朋友。」鄭雅妃注意到門沒關死,「他一直喊阿樹仔……」

 

「樹這個字當名字的應該也不少吧?」周士興不覺得單靠一個字就能斷定是誰,「說不定這一整層樓叫樹的有十個。」

 

大家才在談論,熟悉的身影又出現了,清掃阿姨厭惡的打量著他們,說了聲借過,半推半撞的把在門邊的鄭雅妃撞開了。

 

「喂!妳──」小貝眼看著就要發作,陳淑倫趕緊把她往後拖。

 

阿姨拿著垃圾袋進入病房,鄭雅妃抓到機會趕緊往裡頭瞧──單人病房,看上去很寬敞,但是……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家,是插管狀態,病床邊一堆儀器,他就只是躺在那裡。

 

「啊……」她忍不住皺眉,「這樣能進食嗎?」

 

簡單倒完垃圾場的阿姨走出來,「這個喔,連呼吸都要靠機器了怎麼吃?當然是插鼻胃管啊!」

 

隨口回應後,阿姨將門隨手掩上而已,就繼續她的工作。

 

這讓其他人忍不住好奇,連劉慧喬都過來推開門,一票學生看著病床上如風中殘燭的老人,靠著維生儀器呼吸,胸部的起伏與機器同步,這樣的人算活著的嗎?

 

「我想……可能不是吧!」劉慧喬喉頭緊窒,「老爺爺如果要找朋友,就表示有在聊天,這個樣子應該不是能聊天的類型。」

 

「對對,我也覺得不是!」陳淑倫接口,希望安撫鄭雅妃。

 

站在門外的阿瑋渾身發冷,他搓著雙臂,人已經開始不大舒服;周士興瞥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大家同學四年,不會不知道夜遊時,總有個傢伙最早暈車最早吐。

 

「沒事的話大家該走了?醫院又不是什麼觀光的地方。」他沉著聲,「隨便進人家病房也不禮貌。」

 

「啊……」鄭雅妃趕緊一鞠躬,「對不起,打攪了阿公!」

 

「打攪了。」劉慧喬跟陳淑倫也禮貌的說著,大家小心翼翼的退出病房。

 

阿瑋因著同學退出而後退,結果卻又不小心撞到了人!

 

「啊啊,」他回身,「對不起對不起!」

 

他踩到一個女孩,她單腳跳呀跳的,差點往後跌跤,還是周士興出手拉住她的。

 

「還好吧?」周士興趕緊拉穩。

 

女孩紮著雙辮,一臉驚魂未定,「……沒、沒事!」

 

她有點害羞的低下頭,試著想抽回自己的手,周士興這才喔了一聲鬆開手,劉慧喬看著,不爽的用手肘撞了他的後背一下。

 

咦?周士興被打得莫名其妙,回頭看著翻著白眼掠過他身邊的劉慧喬。

 

「我不是故意的,我沒看路抱歉!」阿瑋連忙道歉著,「我就……」

 

「沒關係啦!」女孩搖搖手,「你們……我沒見過你們耶,你們是阿樹爺爺的家屬?孫……孫子?」

 

她顯得非常困惑,一一打量著眼前的學生們,之前真的從未見過這些人。

 

「啊,不是!我們是路過?」周士興潛意識看向鄭雅妃,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

 

鄭雅妃卻咦了好大聲,指向女孩吃驚的說著,「是妳!」

 

剛剛在老爺爺房間裡的女孩。

 

「啊!是妳!」女孩也想起來了,「我剛沒看到妳咧!我以為……我們到旁邊一點吧,別擋在走廊中間。」

 

細心的女孩趕緊站到靠牆,而且不擋住任何病房門口的區塊,斜斜的剛好可以看見樹爺的病房。

 

「所以你爺爺真的在找這個阿樹嗎?」陳淑倫好奇的問,「很~遠耶!」

 

女孩嘆口氣,「之前阿樹爺爺不是住這裡,他跟我爺爺一間,是室友呢,兩個人一見如故,彷彿認識了幾十年一樣。」

 

「然後?」劉慧喬問著,這後面永遠有個然後。

 

「阿樹爺爺的身體虛弱,急救只有越來越嚴重,後來必須隔離,再最後就……」她幽幽的看向那斜前方的病房,「我現在也都不知道,阿樹爺爺是否還聽得見?」

 

周士興皺起眉,回頭看了一眼半掩的病房。

 

「是急救過後嗎?我看他插管氣切,根本不能說話,再也無法自主呼吸了嗎?」

 

女孩點點頭。

 

「我見過那種混亂,電擊、插管、切開,在身體上割開一刀又一刀,電擊把胸膛燒得焦黑,CPR會壓斷他的肋骨。」她帶著哽咽,「就更別要說鼻胃管或插管的尾端,深入在身體裡,帶著多少膿血……」

 

鄭雅妃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感覺好痛喔!

 

「很多老人家不知道有放棄急救同意書吧?」劉慧喬感同深受,「子女們又放不下,但是不知道這都是在折磨老人家。」

 

「不,阿樹爺爺有簽。」女孩語出驚人,「他還看日子呢!」

 

什麼?一票大學生不敢置信的看著女孩,如果有簽,那現在躺在病床上忍著劇痛、茍延殘喘的老爺爺是?

 

「家屬不讓他走……」女孩一抹冷笑,「說還不能走。」

 

「什麼叫還不能走?」劉慧喬聽出了端倪,「不想讓家人離開,跟他還不能離開是兩碼子事吧。」

 

女孩沒說話,低著頭抿著唇微,抹了抹淚。

 

「別人的家務事,爺爺叫我不要多嘴,我就是……偶爾過來,幫爺爺看看阿樹爺爺,跟他說說話。」

 

學生們交換眼神,即使女孩不說,好像也知道她言之下意是什麼。

 

「妳不推妳爺爺過來嗎?」鄭雅妃瞧著他爺爺很想啊。

 

「怕感染到阿樹爺爺,阿樹爺爺現在非常脆弱……而且,唉。」女孩嘆口氣,「我家爺爺也不是能下床的身體。」

 

「嗄?可是鄭雅妃不是說她看見……」小貝不懂。

 

劉慧喬推她一下,這意思就是阿北不顧危險的硬要下床咩,瞧這孫女都緊張死了。

 

「可以的話我當然會帶我爺爺來,但不行的話就我自己來看一下,幫爺爺轉告,不過我爺爺也失智了,我說幾百遍他一樣會忘記。」女孩微微一笑,「我剛還以為你們是阿樹爺爺的家人,哈,其實也不太可能。」

 

「不太可能?」周士興不悅的深吸一口氣,「看來那群覺得他還不能走的子女們,也沒幾個來看他囉?」

 

女孩有點慌張的左顧右盼,比了個噓。「別在這兒道人長短,還是會有人來,但是……反正別人家的事,我們也不能從現在的情況來判斷一切。」

 

劉慧喬點點頭,這個她完全同意。

 

有時人們會看到被扔下的老人多麼可憐,子女們多們不孝,或是妻子為何不在病榻前伺候?但外人評斷總是容易,又有誰知道這位老人在幾十年前,是否是個家暴者?是否根本拋妻棄子,直到生病了再跑回來要求照顧?

 

也或許沒有專業的家屬照顧起來反而是折磨親人,不如交給專業的人士?

 

「好了啦,我們問那麼多幹嘛?」小貝撫撫肚子,「餓了,我們去吃燒肉!」

 

陳淑倫無奈的笑,說的也是,這一切不過是萍水相逢,管這麼多做什麼?所以大家跟女孩頷首道別,女孩逕往阿樹爺爺病房去,其他人便往電梯去。

 

「好可怕喔,我可不希望以後我也躺在那邊飽受折磨!」小貝咕噥著,「怪了,有簽放棄急救了為什麼還硬要救?」

 

「妳小點聲!」劉慧喬拼命叫小貝收歛,電梯後是護理站咧,護理師可都聽著,「很多事是身不由己的!」

 

「什麼身不由己?我跟阿樹爺爺才叫身不由己!」小貝根本沒在管,嚷嚷著。

 

嗯?護理站裡一名護理師果然抬起頭,厭惡的瞪著他們。

 

周士興跟阿瑋趕緊回身道歉,他們馬上就走、馬上立刻!

 

「我拜託妳,尊重一下別人好嗎?」周士興忍不住了,「就叫妳不要這麼大聲了,妳幹嘛我行我素?」

 

小貝挑了眉,周士興的口吻一點都不好,小貝完全激不得。

 

「小貝。」劉慧喬也拉了拉她,「這跟在學校不一樣,妳不能認為地球繞著妳轉吧?」

 

「我什麼時候覺得地球繞著我轉?我就天生嗓門大啊,我已經很努力壓低,問題是我不知道──」小貝現在是故意的,越扯越大聲,她就是討厭別人指正她!

 

幸好電梯來了,陳淑倫二話不說拖著小貝進去,剛好電梯幾乎滿員,勉強塞進幾個人,阿瑋說他走樓梯下去,周士興跟進,最劉慧喬也說了在樓下見。

 

電梯門關上時,劉慧喬覺得聽見整個護理站鬆一口氣的聲音,不知道下次來醫院門口會不會貼著他們幾個人的照片,寫著禁止進入啊,唉。

 

「小貝好像越來越誇張了。」轉進樓梯間時,劉慧喬忍不住抱怨。


「學生時代可以說是直爽,但現在都幾歲的人了?而且還這麼幼稚說不得?這是醫院耶!」周士興也很明顯得不高興,「打擾到別人就是不對,我也知道她嗓門大,但我沒感覺到她盡力壓低。」

 

「小貝一向不會管那個啦!」阿瑋擺擺手,「等等好好跟她說就好了,好不容易見面不要吵架。」

 

「喂,我說都幾歲了,還要好好說!」周士興扯扯嘴角,「我不去吃了,說我有事先走!」

 

劉慧喬急忙拉住周士興,「喂,你是要嗆真的喔!」

 

周士興回頭看向她,無所謂的聳肩,「不能慣著她,她要這樣斷交我也無所謂,剛好看清。」

 

「周士興!」連阿瑋都求情,「大家這麼久的朋友了……」

 

「不同的生活圈跟環境,感情自然就不同了,如果有人成長的慢,頻率不對也不需要勉強。」周士興相當堅決,「我另外會再來看林雲芸,別揪我了。」

 

劉慧喬瞪圓雙眼,甩掉他的手,「現在是連我們一起要放棄了喔!」

 

阿興一怔,他不是那個意思!

 

「別鬧,只是你們什麼都要約一起,但我不想,當然就只有隔開啊!」周士興趕緊也看向阿瑋,「別誤會啊,我們可以私下另外約……我看你也不要去吃好了!」

 

劉慧喬不悅得推了周士興的肩頭,「有完沒完啊,你不爽還要拖阿瑋下水!」

 

「欸欸……」周士興差點踉蹌,抓住了劉慧喬的手,「誰拖啊,妳自己看阿瑋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劉慧喬探向阿瑋一眼,不就受點傷嗎?但阿瑋看上去是挺疲累的,而且……臉色好像有點白吧。

 

「唉……」阿瑋一聲長嘆,搥著肩頭,「我是不大舒服啦!這裡是醫院嘛……」

 

呃,劉慧喬皺起眉,這是在說什麼啦!

 

「呸呸呸!少嚇人啦!胡說八道!」她掩起雙耳,「好啦好啦都滾!我再跟她們說!」

 

「嚇妳幹嘛?不舒服的是我耶!」阿瑋委屈極了,「最近運勢不好,實在不該來的!」

 

「不是有說什麼榕樹葉還什麼招的?離院時淨一下?」周士興也很認真的回應阿瑋,「很多事還是寧可信其有!」

 

劉慧喬眉都皺出海溝紋了,「厚!不要嚇人!」

 

「探病本來就有一些禁忌啊,還是小心為上,尤其阿瑋又不是第一天衰對吧?」周士興還很認真的看著同學,這點沒變也是有點衰。

 

阿瑋開始感到發冷反胃,燒肉店還是別去好了,這種事不是人多就好的,有時人多,但表示好兄弟也多,喜歡烤肉的又不是只有人?

 

他點點頭也說好,就不去了,麻煩劉慧喬轉告。

 

「你們真的好討厭!」劉慧喬嘟起嘴,「好啦!再聯絡!」

 

三個人一同到了一樓,為免麻煩,周士興阿瑋決定從急診室那裡離開,劉慧喬就按約定到大門跟女生們會合。

 

只是才轉身,阿瑋就看見熟悉的紅色身影又從急診室大門走過。

 

唉呀,不好。

 

「幹嘛?」周士興注意到他停下了。

 

「附近有沒有警局或是廟啊,我應該先去一趟。」阿瑋太認真,連周士興都倒抽一口氣。

 

「跟我的車。」他拍拍同學,「我陪你去一趟。」

 

他自己也在間醫院裡,也應該順便去一下。

 

探病的禁忌中有一條挺惱人的,就是過度大聲的喧嘩,不只會打擾到其他病患,最重要的是會引起注意。

 

另一個世界的人的注意啊,小貝!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5765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