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子芸嚴肅擰眉觀察著,懶得理會蔡志友,因為被汪聿芃一說,她也覺得那個嬰孩怪怪的。

 

「太扯了啦!真的有人死掉,廣告會放嗎?」小蛙用力搖頭,他看不出所以然,「而且嬰孩拍廣告時死亡,這事情才大條吧?沒新聞啊!」

 

康晉翊也沒反應,手指在空間棒上按了一鬆鬆了又按,最後廣告整個播畢,他抬起頭,越過半個社辦看向挨在童胤恒身邊的汪聿芃。

 

「汪聿芃妳真的很怪。」康晉翊忍不住低喃著,「但是怪到我想認真看待妳的說法。」

 

「我也是。」簡子芸沉重的應和,「同學,妳不是說有學長在電視台嗎?可以問問看嗎!」

 

蔡志友嘴巴撐大,下巴都快掉下來的驚為天人,「喂──你們有沒有搞錯,這麼離譜的事你們也信?一閃而過的鏡頭耶!」

 

「汪聿芃的頻率說不定就剛好對到了啊!」康晉翊從容走來,「上次你敲門問花子在不在時,不是也覺得不可能有人回你嗎?」

 

此言一出,蔡志友整個人頭皮發麻,當初挑戰「都市傳說社」時,他在夜晚敲響廁所門,親切有禮的問著「花子在嗎?」,現場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回去播放錄影、剪輯時也毫無異狀。

 

偏偏在學校公開播放影片時,影片硬生生發出:『我在……』的回應。

 

這嚇得他魂飛魄散,一秒從科學驗證社變成「都市傳說社」忠誠份子!

 

「我贊成,汪聿芃不隨便開玩笑的。」童胤恒立刻看向于欣,「麻煩妳,就問問看!」

 

于欣全身汗毛直豎,「你們知道……你們在說一件離譜誇張到根本不可能的事嗎?」

 

她邊皺著眉,眼尾瞟著汪聿芃,那女孩完全跟沒事的人一樣,指著童胤恒的手機,指尖不停點著,「就這裡,他眼神很空有沒有?」

 

童胤恒眉頭都皺出好幾條紋了,就是看不出來,明明只是一個可愛的Baby啊!

 

「喂,學長……是我,你還好嗎?」于欣拿著手機到門後的角落去,「沒啦,我想問一個問題……厚!」

 

于欣說不出口,一邊回頭看著數雙眼睛,這到底要怎麼問啦!

 

「就是啊,你不要覺得奇怪,我們有同學看了廣告發現一件令人好奇的事……」于欣聲音越壓越低,「廣告裡有個靠著蘋果樹的小BABY啊……嘿,對……」

 

聲音小到大家幾乎都聽不見,但是為了不讓她壓力太大,再好奇也不敢靠近。

 

但在某個瞬間,連童胤恒都看出于欣的背影顫了一下,他默默的倒抽一口氣,緩緩向左邊看向那及肩黑髮、戴著眼鏡的女孩。

 

汪聿芃輕輕的勾起了笑容,彷彿知道他在看她似的,朝右上衝著他綻開笑容。

 

「看吧。」她用唇型說著,瞇起的雙眼裡帶著自信。

 

她才不胡說八道呢!童子軍說得也沒錯,她從不開玩笑,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怎麼開玩笑啊!

 

她看了好幾次,那個Baby就是怪怪的!

 

于欣不再說話,只是嗯嗯的點著頭,即使掛上電話後,卻也沒有立即轉過身來,而是垂下右肩,略放下手機,硬是凝停幾秒鐘後,才緩緩回首。

 

其實她什麼都不必說,大家都知道了。

 

蒼白的臉色,不可思議的眼神,微抖的看向汪聿芃,她無法理解,幾秒鐘的廣告,為什麼那個怪怪的女生可以看出嬰孩的死亡。

 

「所以是播廣告前就知道……了嗎?」簡子芸小心翼翼的問,如果是的話真的話未免太誇張。

 

于欣搖搖頭,「學長沒說什麼,他比我還驚嚇,拼命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一具屍體,竟在廣告當中……蔡志友忍不住緊緊握拳,「不管什麼時候知道的,都不該把這個廣告放出來吧?」

 

「對啊,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小蛙語氣中還帶了點氣憤,「再慢發現,拍完廣告時也應該發現了吧?這樣子為什麼沒重拍?卻繼續播放那個小Baby的版本!」

 

于欣搖著頭,學長沒說太多,她聽得出學長非常恐懼,而手機那邊更是兵荒馬亂。

 

「知道死亡還把拍攝畫面播出就真的有問題了。」康晉翊冷靜的分析著,「但是這件事卻沒有成為任何新聞,剛剛于欣說裡面發生過不只一次的自殘事件也沒有報出,要不是這次受傷的是Mio,會不會其實一堆事都被壓下?」

 

「那個學長是裡面的人,不是自己都戲稱是被詛咒的廣告了?」

 

「對啊!被詛咒的廣告!」汪聿芃突然清朗接口,「你們覺得是不是那個廣告?」

 

現在她只要出聲,大家都會有種驚弓之鳥的感覺,總覺得這呆呆的女孩每每語出驚人哪!

 

「那個廣告?」簡子芸有聽沒有懂,偏偏汪聿芃還一副「就那個啊」的臉!

 

童胤恒頓了兩秒,突然一驚,「不會吧?有過這件事嗎?」

 

汪聿芃用力點頭,「有啊,就在社團檔案的備份裡,郭學長有列出來!但是沒有寫清楚是什麼,我只知道是個被詛咒的廣告!」

 

學長?社團?備份?餘音未落,康晉翊、簡子芸全數衝回筆電旁,尤其是簡子芸,社團檔案是她在管理的,為什麼她從來沒有記住這個東西!

 

小蛙習慣手機作業,滑個兩頁卻發現不好找資訊,他也是自願入社的,對都市傳說頗有興趣,但是有哪個都市傳說跟廣告有關?

 

「我的天哪!」簡子芸不愧是負責整理資料的,很快的發出驚叫。

 

在未歸檔的檔案裡,是一堆沒有分類的文字,像是一種隨筆紀錄,寫著各種世界都市傳說。

 

「真的嗎?」連社長到現在都還沒找到。

 

簡子芸用力且頻率快的點著頭,「在未分類的雜記裡,只有六個字,『被詛咒的廣告』。」

 

童胤恒完全沒有打算搜尋的意思,這麼多人不差他一個,他只急著走向臉色發白的于欣。

 

「所以真有其事對吧!妳學長現在還在電視台嗎?」

 

于欣緩緩的點頭,腦子有點跟不上現實,「我說,你們搞得這好像是個……什麼都市傳說?」

 

「它就是啊!」汪聿芃聲音輕快飛揚,已經回身走到沙發上拎起背包了,「洋洋學長紀錄的,一定不會錯!」

 

厚!康晉翊用力扶額,「妳中毒很深耶!」

 

「對啊,妳中途加入的怎麼一副資深教友的樣子!」簡子芸抓過了外套,忍不住嘆息,「居然連我都沒有留意到這個都市傳說。」

 

蔡志友傻在原地,腦子裡上演過一小段的人生跑馬燈,關於才落幕的花子事件。

 

「為什麼……這麼快又會有都市傳說?」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你們不覺得……有點、有點可怕嗎?」

 

「有!」超可怕的!」掠過他的簡子芸認真的回應他,眼神還對著他頷首,但是她卻在穿外套。

 

「對!我也覺得很毛!」康晉翊緊跟在她右側,背包背妥,「我們坐輕軌吧!還是要騎車?」

 

小蛙拋著鑰匙,「騎車到輕軌站吧!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于欣,妳要跟我們去嗎?不去的話可以跟妳要那個學長的電話嗎?」童胤恒的聲音就在蔡志友身後,他正在沙發邊把剛拿出來的東西又塞進包包裡。

 

蔡志友回首看著他,收東西收得如此俐落迅速,再往旁邊瞧,應該站在桌邊的汪聿芃曾幾何時已經消失了!

 

「我……」于欣依然呆站在門後,「你們現在要去哪裡?」

 

「看這陣丈就知道,要去電視台啊!」童胤恒語調裡帶著一絲的無可奈何,「啊,蔡志友,你負責鎖門好了!離開時把門鎖好,鑰匙在門後。」

 

他拍拍蔡志友的肩頭,逕自就往外走。

 

「喂!我也要跟!」陳偉倫急忙跟上,「至少要讓我知道我剛發生什麼事吧」

 

等等……等一下!「喂──你們要去哪裡?難道你們都不覺得這太詭異了嗎?」

 

   社辦外一眾六人回首,不約而同的用力點頭!


   「超詭異的啊!已經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了!」康晉翊說得認真,「我載妳好了,簡子芸!」

 

「我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呢。」汪聿芃特地跑到他面前,捲起外套下的袖子以茲證實,「看!好緊張!」

 

「汪聿芃!妳坐我的車!」遠遠,童胤恒已往鐵皮屋正面的大出口走去了。

 

一群人疾步的離開,蔡志友傻在原地,這情況到底哪裡像是「很可怕」、「好詭異」或是「很緊張的氛圍啊」!

 

「喂!等我!」于欣奔過他身邊,急忙的喊著。

 

開什麼玩笑,來源是她的線人,怎麼可以錯失!就算她不否認自己手在抖,但是她還是想要去一探究竟。

 

現在是──蔡志友緊握雙拳,該死的他卻鼓不起勇氣跟上去啊!

 

花子的事情,就沒有人怕的嗎?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0372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