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賣蘋果汁還是賣牛奶啊?」胸部都快彈出來了!

 

「嘖!」蔡志友跟小蛙超有默契的異口同聲,一副妳懂什麼的模樣。

 

真漂亮。連童胤恒都泛起笑容,頭髮手指美貌……當然還有胸部跟那雙長腿,Mio真的超正的。

 

旁邊有人上前一步,逼近電視螢幕幾步,又歪頭又皺眉的,一副沉思的模樣。

 

「喂!汪聿芃!」康晉翊嚷著,「妳擋到電視了啦!」

 

「廣告都沒了擋什麼擋!」簡子芸說話時廣告剛巧結束,四個男生哎唷的異口同聲。

 

「怎樣?妳也覺得Mio很正吧!」蔡志友笑嘻嘻的問著汪聿芃,「那臉蛋那身材都不是妳們可以媲美的……」

 

童胤恒默默的用手肘撞他一下,現在是誰有想跟Mio比啦!他說這話也太不恰當了……不見簡子芸已經瞪過來了。

 

「我有說要跟她比什麼嗎?」她果然不高興的走向他們,拿起遙控器直接關上電視,「拜託,這裡是都市傳說社,不是讓你空堂拿來看電視打發時間的!」

 

康晉翊趕緊站起遠離蔡志友,一副撇清關係的意味,童胤恒沒這麼明顯但也緩緩站起,表示他們絕對不是一國的,小蛙早就到一旁去假裝忙碌,拿汪聿芃擦到一半的抹布幫忙清理櫃架。

 

「妳幹嘛?」童胤恒走向依然站在電視螢幕前的汪聿芃,她又開始怪怪的了。

 

「剛剛……你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她很認真的指向已經全黑的螢幕。

 

「哪裡?」童胤恒滿腦子依然只有Mio那巧笑倩兮的容貌啊,哪有什麼怪怪的?

 

嗯……汪聿芃再度低首不語,又陷入自己的世界中,童胤恒通常不會管她,現在她的天線對到宇宙去了,跟地球無法接通,所以只消讓她獨處便是。

 

蔡志友摸摸鼻子,滑開手機,果然Mio後援會的粉專都在討論剛剛那支廣告把Mio拍得多好,特色跟美麗全都捕捉,誰還看得見她手裡拿著蘋果汁還是牛奶咧!

 

「咦?」蔡志友突然整個人跳起來,「怎麼會!?」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往坐在沙發上的他看去,唯獨童胤恒第一時間看向的居然是汪聿芃。

 

她的天線已偵測到什麼了嗎?

 

「出什麼事了?」康晉翊困惑的問著。

 

Mio出事了!被刺傷!」蔡志友胡亂的抓過茶几上的遙控器,重新打開電視。

 

果然一轉到電視台,就是緊急插播的最新新聞。

 

『國民女神Mio在稍早之前突然被人刺傷,據傳傷人的凶手是電視台工作人員,目擊者指出他突然瘋狂大叫後,先取刀子自殘,爾後又拿刀子朝Mio刺去,Mio目前已經先送往醫院進行緊急縫合。』

 

新聞裡一陣兵荒馬亂,打馬賽克還是看得出來現場血跡斑斑,躺在擔架上神情痛苦的Mio,還有警方與記者及圍觀群眾的推擠。

 

『就在幾分鐘前,Mio的最新廣告才播放,與工作人員一起觀看首播的Mio一早就在等待,結果沒想到突然發生這種意外。』

 

「喂,你們聽說──」陳偉倫奔了進來,一進來就看見一群人圍在電視前跟著噤了聲。

 

童胤恒回頭瞥他一眼,他放下背包,也趕緊湊上前看著最新新聞。

 

新聞畫面重播著剛剛的廣告,笑得甜美的女孩在音樂聲中如此清新脫俗,下一幕就置入痛苦被推進醫院的模樣。

 

「太誇張了,為什麼會突然傷人!?」蔡志友緊張的刷著FB,「是神經病嗎!?」

 

「說是工作人員耶,感覺就在旁邊!」小蛙也覺得莫名其妙,「她看起來超痛的!」

 

「滿地都是血啊,傷勢應該比報導的誇張。」簡子芸看著不停重播的畫面,「近距離刺殺……我突然想起去年有個日本藝人被瘋狂粉絲連砍二十八刀的事了。」

 

「是啊,粉絲有時都預防不了,更別說是親近的工作人員了!」康晉翊嘆了口氣,也是憂心忡忡,「嫌犯還先自殘再傷人,到底有沒有問題啊?被制伏了嗎?為什麼都沒報?」

 

「有有!」童胤恒突然指著跑馬燈,「剛剛閃過,說嫌犯第一時間就被其他人壓制了,情緒相當不穩定!」

 

「不穩定個頭啦,怎麼就可以這樣殺傷人!」小蛙怒氣沖沖,「希望我的Mio沒事!」

 

正在討論,畫面突然一切,極度晃動的播放出疑似現場錄影的畫面!一個男人渾身是血的被一堆人壓制在地上,拼命的扭動著。

 

「該走了!我該走了──放開我!哇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一種聲嘶力竭又歇斯底里的長嘯聲,聽得令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他聽起來……不太正常吧?」簡子芸忍不住皺眉。

 

『這是本台記者獨家取得的畫面,事件發生時的錄影,我們可以看得出嫌疑精神非常不穩定,身上有多處自殘傷痕,即使被壓制在地仍舊不停的狂吼!』

 

『才接下知名蘋果汁品牌代言的Mio,正式躍上一線廣告明星的行列,今天是眾所矚目的首播,沒想到同時就發生如此不幸的事件,是否人紅遭忌?但由於凶手是工作人員,是否是平日的宿怨,尚且不得而知……』

 

「才不會,Mio人個性這麼好!」蔡志友忿忿的說,真是腦粉發言。

 

童胤恒不是Mio粉絲,單純就是因為她人正胸大腰細所以喜歡這個正妹,正妹誰不喜歡!但不像蔡志友還是後援會的咧,果然是腦粉。

 

他只看過螢幕上的Mio,不瞭解她這個人,但看那凶手發狂的模樣,激動好像巴不得把Mio殺了似的……如果是日常相處的工作人員,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恨意?

 

真的是恩怨嗎?還是……

 

「只能希望她沒事了!」康晉翊聳肩,不然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啊!

 

螢幕又播放了廣告,佔了新聞絕大部分的畫面,主播視窗變得小小一個,跑馬燈除了上方外全部都有,眼花撩亂拼閱讀速度。

 

童胤恒眼神離不開汪聿芃,因為她從頭到尾都緊盯著電視,用一種不尋常的方式。

 

「汪聿芃,妳到底在看什麼啊?」他忍不住了,「妳是Mio的黑粉嗎?」

 

汪聿芃沒吭聲,甚至連瞥他一眼都懶,她嘴裡碎碎唸著沒人聽得到的話語,一副嚴肅的模樣,眉頭輕蹙,狀似若有所思。

 

簡子芸也望了過來,的確今天的汪聿芃怪怪……不對,她一直都怪怪的,應該說現在特別怪。

 

「螢幕上有什麼嗎?」連她都跟著往前了。

 

「該走了。」

 

嗯?聲音驀地從童胤恒的左手邊傳來,陳偉倫進來後,就硬塞進他跟汪聿芃中間湊熱鬧,現在卻突然迸出這麼一句……有點熟悉的話語。

 

「要去哪?」小蛙漫不經心的問。

 

「該走了。」陳偉倫重複著這句話,「該走了該走了……」

 

童胤恒忍不住認真的看向他,「你在說什麼?」

 

『該走!我該走了──』電視裡,同步傳來重播凶手的嘶吼聲。

 

咦?康晉翊在某個瞬間領悟到什麼似的,瞪圓雙眼看向陳偉倫。

 

陳偉倫是童胤恒同系同班,平日是活潑溫和派,但現在他卻只是站著,兩眼無神的重複著這樣的字句。

 

下一秒,他抬起頭,用根本對不了焦的眼神,環顧了社辦一圈。

 

「他眼神好不對勁!」簡子芸用力彈指,「嘿,陳偉倫!陳偉倫這裡!」

 

陳偉倫完全沒有回應簡子芸,整個人向右轉,越過她跟康晉翊,看著他們身後的社長辦公桌,還有再後面的……窗戶?

 

「該走了。」他邊說,一邊往前邁開步伐,童胤恒立即伸手攫住他的手。

 

「陳偉倫,你幹嘛?」這麼近,連童胤恒都可以看出他的眼神放空,「你哪條神經有問題?」

 

只見陳偉倫一扭右肩,將童胤恒甩開,然後竟然直接像衝刺一般,百米的朝康晉翊跟簡子芸衝過去!

 

「啊啊!」兩人嚇得分向左右讓開,好讓陳偉倫筆直衝過去!

 

他衝得極快,一路衝到辦公桌邊,跳上桌子,將上頭一堆文件文具全數踢散撥亂至地上,卻馬不停蹄的一骨碌拉開窗子,縱身跳了出去──

 

「我該走了!」

 

伴隨著長嘯,是大家最後聽見陳偉倫的聲音。

 

一屋子的人全傻在原地,大家看著開啟的窗,風刮了進來,再度將一屋子紙張吹亂,每個人緩緩的交換著眼神,像在消化剛剛發生的事情。

 

「那是跳樓的意思嗎?」蔡志友問得很吃力,滿臉都是問號。

 

「看起來很像啊,專注的朝窗戶衝去,帥氣跳下。」康晉翊擰著眉,看向童胤恒,「他是怎樣?最近壓力太大?」

 

「不是,這不對勁,剛剛進來時他還好好的。」童胤恒眼尾瞥向了新聞。

 

『我該走了!該走了──』那地上掙扎的凶嫌,說著與陳偉倫一模一樣的話。

 

再往左瞥去,汪聿芃依然站在那兒,用平靜無波的神情看著那扇敞開的窗戶。

 

「陳偉倫知道這裡是一樓嗎?」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0372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