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廣告首播

 

女孩從皮夾裡拿出集點卡時,童胤恒其實有點呆愣。

 

看她跟獻寶似的,眉梢眼角盡是得意貌,挑起的嘴角帶著自豪,因為這張集點卡可是她親手設計的。

 

「這……」童胤恒反覆看著手上的集點卡,有點哭笑不得。

 

磚紅色的紙卡上印刷特殊字體,正中央是上五下五、一共十格的集點處,更別說還有專屬印章蓋印,除了蓋章的方格外,其他部分都以護貝處理,相當講究。

 

卡片上頭白色的字體顯眼,寫著:「都市傳說集點卡」。

 

「這什麼東西啊?」簡子芸抽過紙卡,「妳做的?」

 

「嗯!」汪聿芃非常認真的點頭,忙不迭的拿出自己的印章,「我還去刻了個印章,每遇到一個都市傳說,我們就可以蓋一點。」

 

康晉翊張大了嘴,望著汪聿芃不知道該說什麼,集點?集都市傳說?

 

「上次在社辦哭著說花子很可怕的不知道是誰厚?妳還想集點?」康晉翊接過簡子芸遞來的集點卡,「還自己刻印章喔,都……喂,為什麼妳有兩點?花子算兩點嗎?」

 

汪聿芃搖搖頭,「我遇過兩次了,兩點。」

 

「兩次?」童胤恒蹙眉,旋即開朗,「對,妳在如月車站裡見過夏天學長。」

 

「是啊,我理所當然兩點……等等。」她一頓,揚睫看向童胤恒,「應該三點的,我們兩個都遇過血腥瑪麗啊!」

 

語畢,她即刻坐下來,專注的蓋上她的第三個章。

 

簡子芸不可思議的瞄向童胤恒,「現在是怎樣?連遇到都市傳說都要集點嗎?」

 

「我看她做了十格。」康晉翊蹲下身子,隔著茶几望向她,「汪聿芃,我不知道妳是夏天教的耶!」

 

只見汪聿芃抬頭,用困惑的眼神直視他,「夏天教?那什麼?」

 

「就……一種對都市傳說過分狂熱,一心一意只想遇到各種都市傳說的教派。」康晉翊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沒有啊!我只是想收集。」汪聿芃面無表情,說得實在太誠懇,「我不想追求,但是遇到的話可以收集一下嘛!」

 

嗯,童胤恒點點頭,「果然夏天教!」

 

「我不是!」汪聿芃抬起頭,什麼夏天教啦!

 

「怪了,我記得高中時妳不是這個樣子啊!妳不是說什麼……什麼凡事都有解,不一定什麼都是都市傳說!」童胤恒還記得那時的她對都市傳說並不熱衷,甚至還有點懷疑!

 

汪聿芃聳聳肩,「但是我遇到血腥瑪麗了,又遇到夏天學長,之前又跟花子見過面,嗯,所以我知道都市傳說是存在的。」

 

「好好,妳知道就好,還做集點卡……」康晉翊搖搖頭,「妳知道我現在想起花子的事件,可是後怕的咧!」

 

「我倒還好,我只擔心……」簡子芸走到桌邊,看著堆成山的入社申請書,「擔心這應接不暇的新社員……」

 

花子事件後,「都市傳說社」再度崛起,又成為社團中的當紅炸子雞,只是康晉翊理智冷靜,他不想貿然的收這麼多新社員,當年的都市傳說社不也曾如此炙手可熱!何以現在他們卻在這舊社團的鐵皮屋中?

 

那便是因為真心喜歡都市傳說的人占少數,多半都只是好奇或是湊個熱鬧而已,所以他不想重蹈覆轍,可他也不拒絕這些想入社的人,只是在社團的制度下加分了組別,能參與中心事務的為各組組長為主,這樣好管理得多。

 

社辦他也不想搬,這兒安靜清幽,小而簡樸,更令人覺得自在舒服。

 

「要怎麼篩選組長也是個問題,這麼多人想入社,一定都想要知道花子的事,或是跟著我們……嘗試遇見都市傳說!」童胤恒有點為難,「其實我們並沒有非常想一直遇到都市傳說。」

 

「所以多半都是看熱鬧居多,真的遇到事件時,就怕跑得比誰都快。」康晉翊就是在煩惱這個,「我也是在思考該怎麼選擇能參與中心事務的人。」

 

「用這個啊!」

 

沙發那兒傳來清亮的聲音,汪聿芃高舉著她的精美集點卡,端滿微笑對著他們。

 

康晉翊、童胤恒與簡子芸紛紛回頭,看著她手裡的卡不明所以。

 

「用集點卡幹嘛?」

 

「這還不簡單,既然想要真正喜歡都市傳說的人,那就集點嘛!」她說得太自然了,「集滿十點,就可以正式入社,你們覺得怎麼樣!」

 

「……」

 

三個人一時說不出話來,那張卡如果集滿十點,不知道還沒有命入社啊!

 

「妳知道強者如夏天學長他們,也不過集了十二點嗎?」簡子芸面有難色,「而且每次都負傷?」

 

「小靜學姐還好幾次影響到出賽?」康晉翊不忘提醒,「他們那種等級都傷痕累累,要是我們喔……」

 

「要是能集十點還活著入社,他自己就可以當傳奇了好嗎?」童胤恒走向汪聿芃,「上次花子的事妳都忘光了嗎?」

 

汪聿芃依然拎著那付理所當然的眼神,將自個兒的卡轉過來瞅著。

 

如果能集到十個都市傳說,不就能證實真的很喜歡都市傳說嗎?這邏輯哪兒有問題?

 

至於有沒有那個命……嗯,她抿了抿唇,命嘛,好像也很難自己掌控不是嗎?

 

「好難想,我不想了。」她放下手,把卡好整以暇的收進自己皮夾裡,「欸,你們要不要也一張卡,我可以幫你們──」

 

「不必!」三人異口同聲,童胤恒深深覺得他們最近默契好極了!

 

汪聿芃逕自在那兒咕噥,她覺得集點卡的作用不錯啊,社團當初的招募文宣不就寫著:你是都市傳說收集者嗎?就是要看看自己能集到幾個都市傳說啊!

 

「汪聿芃,沒事的話幫忙清掃一下!」簡子芸就是看準了她沒事,社團內外環境還是要打掃。

 

雖說他們現在座落在這小小鐵皮屋裡,但物品也不少。

 

鐵皮屋是舊社辦,「都市傳說社」現在位在陳舊的角落。

 

這兒現存的社團數量非常少,幾乎都是需要大場地的社團,長方鐵皮屋只有一邊是社團,其餘全是空地;分屬給熱舞社、話劇社及演辯社,最後就是他們,「都市傳說社」。

 

八坪大小,茶几、沙發、一張辦公桌,其他都是椅凳,但也已經足夠。

 

「都市傳說社」進門後便是接待空間,具有沙發茶几電視,,都是以前輝煌時期購入的,但是為了讓社員及「事主」能有舒適的空間談話,康晉翊決定還是要保留。

 

接待處是個正方型,中間有架子意思一下相隔,裡面那塊就是「辦公處」,只有兩張像辦公桌的桌子,一張對著門口的社長桌,以及與其呈九十度、落於右方的副社長桌。

 

他們身後的牆上都是架子,擺了不少雜物,還有許多塑膠椅凳及折疊桌。

 

至於社團的「紀念物」,個個都是鎮社之寶,萬萬不可丟,像假人模特兒、都市傳說社的招牌,還有簡子芸整理好的社員檔案,每項都分門別類的擱在鐵櫃裡。

 

爆增的社員讓他們費神,社團容納不下這麼多人,也不希望最終是看熱鬧的居多。上次花子事件後,讓康晉翊深深瞭解到,如果再遇到都市傳說,需要的是腦子清楚……他忍不住偷瞄了拿著掃把的汪聿芃一眼。

 

或是腦波頻率不一般,但是能找到癥結點的人。

 

汪聿芃真是個妙咖,平常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大家在說東時她可能在思考西,但就是能發現常人不易察覺……或根本不會留意到的地方。

 

廁所裡的花子,也是靠她非地球人的觀察力才破解的。

 

花子啊……康晉翊忍不住打開社團的記事本,敏銳細心的簡子芸已經把事件始末都寫上去了,一個廁所裡的小花子,折了好幾條命,或慘死或精神錯亂,還挖出幾十年前的無主案,甚至還有……一個道貌岸然的老師,卻有著令人作噁戀童癖,甚至從小性侵自己親生女兒的醜聞。

 

不過,花子把問題都解決了,那個夜夜哭泣喊救命的女孩,終於掙脫了自己父親的魔掌。

 

「各位各位──」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到了,男孩狂奔而入,還差點撞上在門口擦招牌的汪聿芃,「嗨!芃芃!」

 

唔……芃芃?童胤恒一陣雞皮疙瘩,到底是怎麼叫得出來這暱稱啦!

 

只見科學驗證社「前社長」蔡志友火速衝進來,手裡還揚著手機,「你們知道嗎?劉秀玲死了耶!」

 

幾個學生頓了幾秒,開始交換眼神。

 

「誰?哪個名人嗎?」

 

「聽都沒聽過啊……」康晉翊一臉困惑,動手翻著桌上的月曆,「是我們學校的月曆美女嗎?」

 

童胤恒倒是倒抽一口氣,「劉秀玲!那個狼師的……師母!」

 

「厚對啦!總算有個記得的!」蔡志友打趣彈指,「就小月她媽啊!」

 

「聽起來有點像在罵人……」童胤恒搖頭,「等等,你說她死了?怎麼回事?」

 

啊啊,劉秀玲,簡子芸想起來了,一般他們都是叫師母,倒是沒有仔細去記她的名字。

 

廁所裡的花子挖出了幾十年前,在A大還是A專時,那偏遠處小廁所發出一件孩童姦殺命案,屍體殘缺不全,摔爛在裂開的瓷製便盆裡。幾十年後,因為花子找到當初的凶手「們」竟個個為人師表,主謀的戀童癖老師甚至娶了以前姦淫的少女為妻,爾後再對生下的女兒出手性侵。

 

從小受到侵害的女兒試圖逃離父親,所以選填離家甚遠的A大唸書,卻碰上都市傳說:廁所裡的花子。

 

因為花子的傳說中,有一個版本跟這小月的遭遇極為類似,或許引起花子共鳴,或許花子只是單純討厭那些狼師,也可能……是當年死在這裡的學生,跟花子成了好朋友。

 

反正都市傳說是沒有理由更沒有原因的,總之,花子解決了當年涉案的狼師們。

 

而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小月的母親,正是那位侵犯自己女兒的戀童癖老師的老婆,有著極大包容力的師母,劉秀鈴,不僅沒有阻止丈夫傷害自己的女兒,甚至還恨自己的女兒搶走了丈夫,根本是另一種變態典範。

 

「新聞沒有多著墨,只說她在家暴斃!」蔡志友滑著手機,「應該是自殺,追隨最愛的丈夫而去。」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0372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