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來!髮妝!髮妝在做什麼?模特兒的瀏海亂掉了!」

 

「喂!小孩子哭成這樣沒聽見嗎?保母呢?快點帶去安撫,不然等一下怎麼辦拍!」

 

「他在吃道具!有沒有看見,左邊那個在吃道具──」

 

燈光炙熱的地下室裡嘈雜一片,所有燈具都已架起,最近當紅的國民女神正在拍攝區的地毯上接受髮妝師的照料:頭髮的弧度、妝容的清潔,還有身上那件爆乳衣的調整。

 

廠商更是從頭到尾緊盯著一切,他們的產品露出最為重要,重金禮聘這位國民女神前來,就是為了能讓產品暢銷。

 

男人搬著一箱物品,從樓上踏著鐵梯步下,慌亂的聲音可以從步伐踏在梯面上的聲音聽出,匆促且急躁。

 

「終於來了!」一個紮起髮的女人衝上前,連忙接過紙箱。

 

「欸……」男人來不及說一句話,又不是他的錯!

 

導演覺得現場道具欠缺,過於空洞,少了點可愛感,小草道具也嫌少,所以才趕緊調道具下來支援。現場人員一收到箱子,立刻跑到場地上去裝飾,這種兵荒馬亂之際,還伴隨著孩子不絕於耳的哭聲。

 

「我覺得我會瘋掉。」一個男生喃喃唸著,從他身邊經過。

 

男人回頭無奈,這支廣告需要好幾個可愛的孩子,個個不滿一歲,自是難以控制,就算父母在場,高溫高熱、人又這麼多的環境,有幾個孩子受得了?

 

即使他們裝扮成可愛的天使,現在這嚎啕大哭的分貝下,每個人都覺得他們是惡魔了。

 

「可以叫他們不要哭嗎?」不知道是誰煩躁的怒吼。

 

「小孩哪能控制!這下面太熱了!」

 

媽媽或保母們已經把孩子抱到角落去哄了,遠離高熱的燈具,輕拍著安撫;但也是有幾個小孩子如入無人之境,逕自或坐或躺的在地毯上玩,工作人員擺上一株假的小草,他們就跟著拔起。

 

最乖的,就是在蘋果樹下那個孩子,紅通通的臉頰,模樣可愛極了,穿著天使裝扮,真的完全像丘比特,他不哭不鬧,就只是靜靜的坐在那兒,靠著蘋果樹似是睡著了般。

 

「來──好了嗎?準備開始拍攝囉!」

 

「音樂!」

 

美麗的明星練習著笑容,這廣告沒有任何台詞,她完全不需要背誦,需要的是她的美貌、姣好的身材以及賣弄性感。

 

她坐在綠色的地毯上,象徵著草地,後面幾棵假蘋果樹,天使小孩們或坐或躺或吊在半空中,展開一雙羽毛翅膀,地上有許多假的小草,還有可愛的彈簧搖頭娃娃,等等會隨著音樂一起擺動。

 

女星手上拿著蘋果汁,廣告主題。

 

「現場維持安靜喔!」
剎時間,整個地下室所有人都噤聲,不敢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音,深怕影響收

 

音。

 

導演喊出「Action!」時,現場音樂切下,播放出一首音調極其輕快的樂曲,

 

孩子們依舊玩自個兒的,女星則在電風扇輔助下展現出輕鬆寫意的神情,接著她得捧著蘋果汁對鏡頭笑。

 

  噠‧噠。

 

  嗯?男人愣了一下,倏而抬頭──誰啊?現在在拍攝,這時下樓是找麻煩嗎?

 

就在樓梯旁的他趕緊探頭往上看,「噓!」

 

連噓都不敢太大聲,但是從欄杆間穿出頭的他,卻沒看到誰在鐵梯上徘徊。

 

咦?怪了!他剛剛真的聽見有人下樓啊,聲音不大,腳步很輕,但真的就是步下的聲響啊!

 

狐疑的把頭縮回,忍不住搔搔頭,他才幾歲,怎麼會聽錯?

 

導演的鏡頭移動著,女模正在倒蘋果汁,收音收得清楚,那果汁盛入杯裡的聲音。

 

噠,噠噠。

 

可惡!男人確定真的有人步下了,回頭的瞬間,聽見更加急促的奔下聲──噠噠噠噠──

 

但是,沒有人。

 

「卡──」遠方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是誰上下樓?」

 

是啊,男人怔然的站在原地,他回首瞪著那鐵梯,他剛剛就看著呢,足音急促,慌亂的由上而下。

 

但是──誰?沒有人啊!

 

「小張!」女人上前,「你在幹嘛?」

 

「嗄?」張佑裕回首,見著無數雙銳利的眼瞪著他,「不是我啊!我沒有……我也是聽見有腳步聲才回頭看著!」

 

「搞什麼啊!拍攝中禁止出入啊!」助導怒從中來的喊著。

 

「就不是我啊!我剛剛就在這裡了好嗎!」張佑裕趕緊向旁邊的同事求救,大家立刻幫腔,說他一開始就站在這兒了,真不是他。

 

但根本沒人聽,髮妝師上前重新幫模特兒整理髮妝,現場重新架設。

 

幾個同事拍拍他的肩,大家都知道不是他,這導演脾氣差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暫時忍著點吧。

 

「我……」張佑裕的確滿腹委屈,但他更掛心的是……

 

再度向右回頭,那深藍色的鐵梯上方,適巧有道燈打下,打著梯面亮而泛白,沒人走下來、沒有影子,但是真的有人「在他面前下了樓」。

 

驀地打了個寒顫,他不安的趨前,就算覺得哪裡怪怪的,他還是想知道究竟哪邊出了問題。

 

重新靠近樓梯,站在樓梯下方,一片片鐵板安穩的在那兒,抬頭向上看,禁止下樓的牌是他立的,依然好端端的在那兒,沒有絲毫移動。

 

究竟是……他眼神盯著與視線一般高的鐵板梯面,汗毛直豎。

 

鐵梯是一塊塊板子鋪設成的,所以每階樓梯板間有著偌大的縫隙,他可以感受到,樓梯下方裡頭那黑暗中,有個人。

 

身高比他矮上許多,但是視線扎人,根本就是隔著這層層梯板,在另一端與他相望。

 

張佑裕嚥了口口水,不不,他沒有想跟「對方」相望的意思,他僵直身子站在,想著該怎麼樣避開那個眼神,假裝那邊沒人存在。

 

那邊不該有人存在,樓梯下方堆滿了物品,那是他負責的,下方的空間豈能不運用,塞得滿滿的,根本容不下任何人──那麼,現在塞在那裡、看著他的東西是什麼?

 

『嘻。』

 

隱約的笑聲傳來,張佑裕倏地向左別過了頭。

 

沒看見沒看見沒看見,他什麼都沒看到,他邁出僵硬的步伐,略往十點鐘方向看去,不敢多看樓梯一眼,不在乎那邊有什麼,遠離樓梯旁就好。

 

「張佑裕!」同事迎面走來,「你遠離樓梯好了,不然等等導演又找你麻煩。」

 

「好!當然好!」他汗涔涔的回著,求之不得。

 

拍攝現場一切就緒,導演再度準備重新開始,音樂再度響起,充斥在這個空間裡,女星再次演出。

 

而張佑裕祈禱著,不要有人再踏上那鐵板樓梯,千萬不要……

 

叩。

 

這聲音很輕,輕到導演不會發現,但是離樓梯最近的張佑裕還是聽見了,他告訴自己不要回頭,絕對不能回頭。

 

即使他的眼尾餘光,已經看見了小小的膝蓋。

 

有個人,單膝跪在樓梯上,他甚至可以知道那是個孩子,因為小小的手握著鐵欄杆,完全進入他眼尾的視線範圍中。

 

『嘻嘻。』這次笑聲清晰極了,就在他右耳畔響起。『來抓我啊!』

 

來抓我啊!?張佑裕瞪圓了雙眼,下一秒,那身影跳起身,砰砰砰砰的往樓上奔去──『來抓我啊──』

 

「卡──又是誰!?」

 

前方的怒吼已經不再能影響張佑裕,他雙拳緊握,緩緩的回頭往依然空無一人的樓梯看去。

 

「到底搞什麼!?是誰在跑!?」

 

「是能不能叫人守在上面,不許任何人下來?」

 

沒有人下來,也沒有人上去啊……張佑裕很想這麼說,但是他說不出口。

 

「張佑裕,你上樓去好了,別讓人下來。」同事湊近他耳邊,「反正你上去了,也算交差了事。」

 

張佑裕點點頭,「好。」問題是他不想上去啊!

 

他並不想去「抓他」!

 

走上樓梯的步伐沉重,因為剛剛「那個孩子」已經奔上樓了……他不想讓「那個」以為他們真的要玩什麼你抓我、我抓你的遊戲啊。

 

樓下哭聲驟起,吊在半空中的孩子受不了了,又哭又鬧。

 

哭泣像是會傳染似的,歇斯底里的哭聲漫延,其他孩子也跟著哭了起來。

 

張佑裕只覺得好冷,打從這個廣告開始架設起,他就一直覺得不對勁……但這種事不能說也不好說,說不定是自我意識過剩。

 

有人說孩子最能感受到一些怪事,那幾個小孩一到現場後,好幾個都無法安生,說不定正是如此。

 

踏上樓梯,看著樓下父母們忙著抱過孩子安撫,他帶著不安與恐慌,還是走上了一樓。

 

「拍個廣告怎麼這麼難啊!等等拜託不要再有人跑樓梯了!」

 

「媽媽們!保母們,麻煩讓孩子在最短的時間靜下來啊!」

 

哭聲此起彼落,現場唯有蘋果樹下的孩子最乖了,靠著蘋果樹靜靜的坐在那兒,乖到他眼睛都沒眨過,也沒有人注意到。

 

乖到其實他手中的蘋果是卡在肚子間,小手根本沒握住,也沒有人注意到。

 

乖到……

 

咚……肚子上的蘋果滾了下來,一旁正在整理現場的工作人員伸手撿起。

 

「你最乖了,就這樣乖乖的喔!」隨手把蘋果再度塞回小孩的雙手間,抱起道具箱轉身離開。

 

乖到他紅潤的臉頰其實早已褪成慘白,也沒有人知道。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0372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