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先生嗎?」一個女人慌亂的步進,「莫太太,兩位都還好嗎?真的不送醫院?」

 

「啊總經理小姐來了耶!」阿公阿嬤們依然親切的打招呼。

 

「嘿……怎麼大家都擠在這兒?」鄧桂萱不解的看向門邊的員工,阿森趕緊趨前簡單交代著。

 

「我們沒事,一點擦傷而已,是我們……不小心。」莫禪話中有話的說著,「請問妳是?」

 

「我叫總經理鄧桂萱,現在這兒由我負責。」她趕緊上前,禮貌的握手,「抱歉過來得匆忙,我忘了帶名片。」

 

莫禪禮貌的與之交握,「請不用放在心上。」

 

「真的很抱歉,我不曉得會出這麼大的意外,明明有人在場……」鄧桂萱顯得很難過,「這究竟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摔成……」

 

她邊說,一邊打量著藍臻臻,顯得不可思議。

 

莫禪趁機用眼尾瞥了門口的阿森、王醫生與周百音,他們正默默交換眼神,成翔則是低著頭,但每個人多少都露出點嫌惡之意。

 

「只是意外,我們的賠償部分,之後會請律師跟你聯繫。」莫禪說得自然,總是要派點工作給那個搶走他妹妹的黑心混帳。

 

「不不,如果是我們的設施不良……」鄧桂萱趕緊搖首,「或許我們應該要先釐清事故發生的原因。」

 

「是啊!應該釐清事故發生的原因。」藍臻臻瞬間接口,神采奕奕,「我也很想知道呢!」

 

她亮著眸子,鎖住鄧桂萱的雙眸,但得到的卻是有些狐疑的神態。

 

她不知情嗎?不知道那活動中心有厲鬼存在?

 

「呃……好,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先去辦公室好嗎?車子已經準備好了!我讓美華送你們!美華!」鄧桂萱僵硬的笑著,轉頭看向那堆看熱鬧的長輩們,「好囉,該散啦,你們這樣圍著人家,他們多尷尬!」

 

「帥勾美女捏!」老人家們笑得很開心了。

 

美華在前方引領,成翔立即過來推著輪椅要讓藍臻臻坐下,坐下後就可以仔細看見阿公阿嬤手上的串珠手環是個什麼模樣;莫禪也刻意不走快,這群長輩們身上還有許多資訊。引領,莫禪刻意放慢速度,

 

「阿榕嬤,你們要趕快去簽同意書喔!人死不能復生,一直放著也不是辦法。」鄧桂萱語重心長的對著一票長輩們說,「你們子女說你們不答應火化,這樣是不行的!」

 

「厚,不能燒不能燒!再等等嘛!」阿榕嬤緊張的說著,「總經理,妳不可以動我老伴喔!」

 

「是啊,妳讓他先睡一下!他會醒的!」

 

「嘿呀,就快了,哪有人這麼急的!我孩子的話你們都不要管,得我點頭才算。」

 

「在說什麼啊?百音,妳負責跟他們協調!」鄧桂萱往旁交代。

 

「呃……我盡量。」周百音顯得很為難。

 

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聽得藍臻臻滿頭霧水。

 

成翔推著她往外走,才離開建築物,她就聽見了迴盪在鎮上的音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是……」莫禪不安的回頭,尋找擴音器。

 

「啊,這都是老歌,今天播放文伯喜歡的曲目。」美華回應。

 

「這什麼時候開始播放的?」莫禪皺眉,耳邊響起何日君在來的悠遠歌聲。

 

「一天三個時段,這首是一小時前開始播的。」美華繼續仔細解釋,「以後你的家屬進來,也能有一天安排他喜歡的歌曲喔!」

 

一個小時前……莫禪看了看錶,這不是他們正在活動中心裡被攻擊的時刻嗎?

 

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氣,略帶吃力的坐上遊園車,歌曲聲音不大,在活動中心時他們根本聽不見。

 

藍臻臻在成翔的攙扶下才站起,就看見不遠處走來蹣跚的熟悉身影。

 

「單爺爺!」她綻開笑容,真高興看到他。

 

「啊……」單爺爺遠遠的望見她就皺起眉頭,越走越慢,打量了她全身上下,再抬頭看著坐上車子的莫禪,「我聽順伯說時還不信,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不小心的!」她吐了吐舌,四兩撥千金。

 

「摔成這樣,骨頭沒事吧?」單爺爺手上也抱著盒曲奇,「妳先生的頭也受傷?究竟怎麼摔的!」

 

「沒事!我沒事的!單爺爺!」藍臻臻溫聲的說著,「瞧我現在好好的,就是扭到而已!」

 

「唉唉!還是去檢查,腳很重要的!不能走的話那可是很麻煩的!」單爺爺把手上的曲奇塞給她,「我帶曲奇來給妳吃,這好吃的很,吃了就不痛了。」

 

藍臻臻笑了起來,這敢情是哄孩子了,阿公阿嬤都這樣,有好吃的都會分享,真的彷彿吃了就不會疼。

 

「謝謝!還你特地送過來。」藍臻臻接過曲奇時,再三握住他的手,這個單爺爺是真心令她心疼的。

 

雙眼依然帶著紅腫淚痕,他才是真的像是喪妻之人吧。

 

「單爺爺,請教你一件事。」莫禪不想再等,直接開口問了,「我們剛剛不小心聽見阿榕嬤和文伯他們說話,他們好像還不打算處理後事……」

 

單爺爺一怔,皺起眉往屋子裡看。

 

「那個,我們先上去吧!」成翔突然緊張的介入,扶著藍臻臻要往前。

 

藍臻臻瞥他一眼,把曲奇盒塞進他手裡,「你幫我拿一下。」插什麼嘴。

 

「他們……」單爺爺眉心突然緊蹙,「他們還不處理嗎?」

 

「是啊,那個總經理剛來找我們,人在裡面呢,不小心聽見的……」藍臻臻面露為難,「這件事真的很令人難過,但事情就是發生了,可是阿榕嬤她們,真是看得開,還能安慰你,反倒一點都不傷心。」

 

「但卻不願處理後事,連孩子們要處理都不答應。」莫禪跟著假意嘆口氣,「這還是難以面對現實吧!」

 

「唉唷!真的是……他們真信了!」單爺爺口吻裡有些義憤填膺,「那種事怎麼能信呢?」

 

哪種事?藍臻臻壓抑住衝口而出的衝動,只是用好奇的眼神看著他。

 

「單爺爺,那就是道聽途說!」連周百音也緊張起來,「這沒人信的!」

 

「沒信他們會這麼逍遙?」單爺爺顯得慍怒,「沒準兒我家春蘭就是聽他們亂說話,才以為自殺可以解脫!」

 

阿森立時緊張上前,「單爺爺,不可能的!單奶奶怎麼可能會去相信那種事!」

 

「哪種事?久病厭世我相信有可能,我們不是生病的人,不懂得那種痛苦……」藍臻臻有些不滿阿森的武斷。

 

「才沒有久病!她就是不好走而已!」單爺爺氣得反駁,顫抖的手指向裡面,「他們、他們說這戴上那什麼手鍊,什麼玩意兒的就會復活!復活後身上的病就能全好了,能走能跑,連癌症都沒,這種渾話能信嗎?」

 

莫禪挑了眉,自殺後會復活?復活後還不藥而癒!這麼好的事相關單位應該去請教一下吧!

 

「單爺爺!」阿森可急了,「你小點聲,這事不能說的,就明知道不對勁了……」

 

「那人是你們請來的!開什麼健康講座,結果呢?在這裡想那些有的沒的!」單爺爺氣得直發抖,「對!我要去問問阿水,是不是她跟春蘭亂說,讓她以為自殺後就可以復活!」

 

美華跟阿森嚇得趕緊跑來攔阻單爺爺,「單爺爺!你別鬧了!我們不要吵架……」

 

「什麼不要吵架!他們不信的話,一晚上死這麼多人……不說我還沒想起來,這鐵定是原因!」單爺爺氣得朝裡頭咆哮,「阿水!阿榕!上星期妳們跟我家聊天是都聊了什麼!」

 

有人來辦過健康講座,教導他們養生之術,順便還教了關於……復活的祕技?藍臻臻回首看向莫禪,舉起右手轉動手腕,指指上面示意手鍊,緊皺眉心。

 

莫禪朝她使了眼色,要她看向她後方。

 

後面?藍臻臻正首,前方的單爺爺正在那兒劈哩啪啦的罵,阿森跟周百音好生好氣的勸阻,她看著剛剛步出的中心,非常可愛的蘑菇型屋子,彩繪斑斕走童趣風,上面都是一朵朵的花,還有曼陀羅……

 

數個彩繪於牆上,卻有一個是重複出現的圖案──剛剛在各屋子的外牆角落都有瞧見類似的樣式,那模樣老實說,像極了法陣。

 

天!藍臻臻趕緊一拐一拐的走向莫禪,反正現在沒人會注意到她。

 

「手鍊上那墜子也是一樣的圖案!」她攀著車子仰首望著。

 

「果然不對勁。」莫禪眉頭深鎖,法陣、音樂,相信親人會活過來的老人家們……還有詭異的集體自殺。

 

外頭的喧鬧讓鄧桂萱急忙步出,她一頭霧水的出來,好生安撫單爺爺,阿公阿嬤們也跟著走出,單爺爺一瞧見同伴又開始暴怒。

 

「阿水!妳系跟我家春蘭說什麼!她才會自殺對不對!」單爺爺看見阿水嬤劈頭就罵,「那個什麼復活!」

 

「哎呀,老單,你是在兇什麼?」阿水嬤立刻不爽了,「春蘭是知道這件事,你也知道啊,你們不是不同意嗎!」

 

「是啊,老單有話好好說,你這麼兇做什麼啦!」文伯也出聲了

 

「你們到現在還在信那套!又把我家春蘭洗腦,讓她以為自殺可以再復活的對吧!」單爺爺說得痛徹心扉,「所以她才把我扔下了,她……」

 

「老單,春蘭會自殺我們也沒想到啊!」阿榕嬤居然挑了挑眉,「問題是你又沒加入,春蘭是沒辦法再醒來的啦!」

 

哇靠!藍臻臻怔了住,他們是認真的相信耶!

 

鄧桂萱不安的瞥向莫禪他們,這是客人,好不容易來參觀,這些人居然把事情搞得一團糟,還在客人面前討論之前喧鬧一時的什麼復活術!

 

「好了!大家不要講那些有的沒的!」她覺得頭真痛,「美華,快點把客人載去辦公室!」

 

美華立即領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飛快地衝到遊園車上,就要開車拉他們走;周百音也立即旋身,協助成翔扶藍臻臻上車。

 

「那個講座是誰開的!」莫禪即刻發問,不能錯過這個良機。

 

「還能有誰!」單爺爺氣急敗壞回首,「就那個什麼姚淑貞!」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5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