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站在活動中心的對開大門前,門口開在偌大的禮堂側邊,淺色的木質地板,約有六十坪大,舞台在左前方,乾淨寬敞,這樣設計既可以讓大家跳舞、遇到活動時還可以辦團康活動,再不然也可以舉辦表演、小型演唱會甚至是演講講座。

 

空氣相當的冰冷,光從異樣的溫度就能感受到這裡面絕對有些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存在,只是剛剛燈光一亮,便什麼都瞧不見。

 

藍臻臻跟在身後,提高警覺的左顧右盼,反而是阿森裹足不前,不似剛剛的熱情積極,什麼都搶在前頭介紹著。

 

「那個……這裡就……」他連聲音都帶著顫抖,「我們先走吧?」

 

「你待在門口,確保門不要關起來就好了。」莫禪沒理他,逕自回頭交代著,微往右彎去。

 

右邊是另外一塊更大的區塊,等於是禮堂的底端,為了行動不便的長者,沒有設計階梯,而是採用斜坡,這裡再隔開兩個區塊;上方這大區塊角落有六台電腦,電腦桌相當寬敞,不過看來也沒什麼人在使用。

 

電腦區的對面則是圓桌,看起來是可供聊天、下棋之處。

 

這區的再往裡走,便是舒適怡人的沙發區,兩旁架子有著書報架,書櫃幾乎包裹住整個閱讀區,可以讓老人們載這兒喝茶看報。

 

活動中心佔地相當寬廣,為長輩們提供各式各樣的休閒活動,天氣炎熱時開冷氣在這裡渡過悠閒下午,倒也不錯。

 

或許是因為前兩天的自殺案件,導致現在空蕩蕩的,不……莫禪留意到總是一閃而過的影子,看起來還是有客人在。

 

「這上面是什麼?」藍臻臻指著電腦區旁的樓梯問,而在樓梯邊靠牆之處,旁邊也有電梯。

 

「呃,桌球間、撞球間、羽球場還有乒乓球間。」阿森解釋著,「樓梯我們做得寬且緩,能行走的長者可以鍛練肌肉,那不宜行走的可搭乘電梯。」

 

「我上去看看。」藍臻臻回首,看著站在圓桌區的莫禪。

 

「小心點。」他謹慎的交代著。

 

剛剛一開門時,他真的看見有人就坐在這圓桌上,燈一亮就離開了。

 

當然可以說是眼花,雖然他現在靈力莫名其妙消失了,但不代表體質改變,看得見還是看得見,打小拿黑白無常玩騎馬打仗的他,不會連區區亡者都看錯。

 

最重要的是……莫禪到角落的椅子邊,這張椅子是拉開著。

 

每一張都整齊的擺放在扇形桌底下,唯有這一張略微拉開,往外斜,向著門口的方向。

 

就是他剛剛看見的模樣。

 

這裡一定有些什麼,光看阿森的反應就知道,他人就卡在門口一動也不敢動,望著裡面一臉戒慎恐懼,還一邊皺著眉擔心的看著他與藍臻臻。

 

藍臻臻踩著的高跟鞋叩噠叩噠的往上走,樓上的空間主要在閱覽區的上方,她站在門口往裡探頭,室內漆黑一片,便伸手打開電燈。

 

電燈逐一亮起,裡面是透明玻璃的隔間,中間一條寬敞走道,兩旁是各類球間,對著門口的玻璃,倒映著藍臻臻鮮橘色的身影,以及──

 

另一個人!

 

「喝!」她立時回身,看著自己跟後頭淨空的一片。

 

她身後根本什麼都沒有,直直望下去就是舞台上的簾幕,可是剛剛玻璃映照出另一個人……不是,是另一張臉。

 

就在……她下意識往右肩看去,身高比她矮,看起來就在她右肩後方。

 

「藍臻臻?」莫禪察覺有異,仰頭向上,他的角度直接就能看見她。

 

「啊?」她轉身走到女兒牆邊,搖搖頭,「還好,沒什麼……」

 

剛剛那動作可不像沒什麼的樣子啊……他筆直走向樓梯,想上去一探究竟,卻突然一股惡寒,左手邊……他朝左邊望去,那被層層書櫃包圍住的閱覽區中,傳來了細微的聲音。

 

閱報聲。

 

他不得不旋過腳跟,選擇往書櫃後走去,這數個大書櫃以方形圍住了柔軟的沙發,他可以瞧見書櫃與書櫃中的縫隙,有人掠過的身影。

 

樓上的藍臻臻看著他動作有異,可能是要去探查什麼,也回過身,這二樓她還沒瞧清楚呢。

 

做了個深呼吸,先不說身上的傷口還沒好全,她現在應該是身心俱疲的狀況,望著右手腕上的護腕,希望新玩意兒能有些效果。

 

她走在中間的通道上,平時只要站在這兒就可以看得到所有的人,她往前走,看著精巧卻又五臟俱全的——

 

「叩……叩……噠噠……」乒乓球聲響起,清楚的在桌球桌上來回響著,「叩、啪。」她甚至還聽見了球拍擊球的聲音。

 

藍臻臻僵直背脊,耳邊傳來一來一往的擊球音,聽起來就像是有人正在打球似的,但她很清楚這裡除了她之外,沒有別人──更別說她才剛走過桌球間而已!那兒是空無一人的!

 

回頭?不回頭?她緊捏的背包背帶,深吸了一口氣。

 

就現在!

 

她倏地回身,桌球間在右前方,漂浮在空中的球拍跟球瞬間自由落地的掉落,咚鏘的落於桌上,而那顆球則擊中邊角,往地面落去。

 

球極有彈性的在地上跳著,藍臻臻緊握著雙拳,凝視著那逐漸靜止的球,那間房間依然沒有「人」。

 

她不貿然過去,只是站在原地,以靜制動,天曉得有什麼東西在等待,大方經過時說不定對方會不會開門來SAY HELLO

 

這是安養中心啊,是以前過世的老爺爺老奶奶嗎?還是……啊,該不會是前兩天自殺事件中的人?不對,她記得都是久病或不良於行的阿公阿嬤啊!

 

擰著眉有點憂心,眼尾瞧見了右邊麻將間的玻璃牆正映著她的身影,藍臻臻忍不住蹙眉,她可以看見自己這一邊的身影,但同時也能看見另一面……向左看向左手邊的撞球間,因為站在兩面玻璃之間,所以自然會……

 

等等!腦海裡突然閃過許久之前,閨蜜安芯跟她說過的──在兩鏡之間前務必小心,那是一種便捷通道,陰陽交界之處──陰陽?她瞬間瞪大眼睛,重新往右看見那一重重的遙遠倒影中,竟出現一個不是她的隱約身影!

 

廢話,她穿橘的,那傢伙穿淺藍色耶!

 

「開什麼……」她再立即往左看,竟看見那個淺藍色的人如此之近,直接從左面玻璃裡撞了出來!「哇呀──」

 

砰!她直接被推撞上右手邊的麻將間,幸好那是加厚玻璃,但痛到她覺得都快解體了,撞擊在體腔的迴音甚大,嗡──

 

「藍臻臻!」那巨響所有人都聽見了,阿森僵在門口不知道該怎麼辦,莫禪則立刻要往樓梯衝──

 

如果不是書掉落的聲音,逼得他止步的話。

 

「咚……咚咚咚……」

 

一連四本,一本一本的掉落,深怕他聽不見似的。

 

樓上的碰撞聲依舊,但是莫禪不得不放下藍臻臻,他相信愛錢鬼沒有這麼快被收拾;這是照護中心,能有多厲的東西?他擰起眉小心翼翼的自書架縫隙往裡看,一個身影背對著他。

 

只是背影,莫禪卻覺得壓力無限龐大,自己的手居然不自覺得緩緩顫抖以來。

 

那不是普通的靈……他接觸過太多陰界事物了,磁場截然不同,這個不是亡靈,甚至不是厲鬼,是比鬼還要更駭人的東西──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

 

在這分心時刻,一旁瞬間衝出了他根本來不及看清的東西,一堆書飛撞而至,在大量砸過來的書後面,是一個蒼白削瘦的老者,筆直朝他怒吼推來。

 

「啊!」他整個人向後踉蹌倒下,看著對方怒容滿面的撲上!「等等!」

 

他隨手抓起砸在身上的書本往老者臉上砸,但是那人很生氣,根本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往他身上打。

 

「真的──」他瞬間抓住了那尖長的利甲,「年紀這麼大,做人要講道理啊!

 

刻意將手腕往老人家的手貼去,他跟藍臻臻今天都戴上了裝飾護惋,據說是最新的防身新道具!

 

『啊啊……啊──』老者果然驚恐莫名,立即掙扎,莫禪哪會輕易放過,將護腕貼得更多,慘叫聲越發激烈。『啊!』

 

說時遲那時快,躺著的莫禪感到上方有另一股壓力,他才抬頭往上看,只看見另一張青面獠牙,二話不說抓起他的雙肩,直接將他整個人舉起,狠狠的就往對面的書櫃摔去!

 

這真的太誇張了,這裡的老人家是怎麼了!有這麼大的惡意嗎?

 

這些不只是亡靈,全是厲鬼啊!

 

砰乓……撞擊響傳來,莫禪撞上書櫃,上頭的書全落下不說,連書櫃也都搖搖欲墜,莫禪狼狽摔落,全身骨頭痛到彷彿斷掉,他趕緊捏住身上的護符,開始唸咒,順利的築起暫時的結界擋下!

 

可是,莫禪沒有錯過站在一旁的身影,背對他的頎長男人,他沒有出手,他就站在一旁,像是觀戰似的……也或許全是他主控!

 

『吼啊啊啊!』厲鬼們看上去都七老八了,凶狠異常,拚命的撞擊,試圖把咒界撞破。

 

「我不認識你們!」莫禪吃力的撐起身子,痛,真的痛死了。

 

皺著眉再看向旁邊,那個如魔般男人不見了!

 

門口的阿森嚇到腿軟,他根本沒有幫忙的用處,只跪在地上全身抖個不停。

 

「藍臻臻──」莫禪開始脫下右手的佛珠串,得來硬的了,「活著嗎?」

 

樓上沒有回應,只傳來混亂的物品砸碰聲。

 

藍臻臻原本要閃躲得往門口衝,結果桌球間果然陡然敞開玻璃門,二話不說就把她拽進去,重重摔在那脆弱的桌球桌上了!

 

「我不能受傷!」她驀地尖叫,隨手抓起剛剛落在桌上的球拍,「我下禮拜有通告!」

 

拿起球拍,阻力異常得大,她使勁要把球拍往前拿,但另一股拉力卻往後扯,她半躺桌在上,看著球拍的另一角出現了一隻手、漸漸的是一張臉,一個人,一個身高可能不到一把四十公分花衣的女人,凶惡的緊握住球拍。

 

『這是我的……』她咬牙切齒的說。

 

剛剛從玻璃裡衝出來水藍衣女也衝了進來,她一頭長髮,看不到臉,但是戾氣甚重,一見到她就是要殺要打的。

 

「借用一下啦!」她拿護腕就往女人臉上貼,逼得她鬆手,搶過球拍後,再重擊她的臉,「走開走開!」

 

『啊啊!』阿嬤被球拍嚇阻的向後,藍臻臻趁隙溜下球桌,但水藍女人就擋在門口,做足了攻擊之態。

 

「哪裡來的啦,我來參觀的好嗎?」藍臻臻揚聲吼著,這時球桌另一個男人也現身了,三打一,這不公平。

 

『你們……根本不該來……』黑髮下的那雙腥紅眼,森冷的衝著她笑。『不許插手!』

 

藍臻臻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便利貼,往球拍兩面貼上去,身為沒有靈力的人,道具永遠是最重要的!

 

她跟樓下那個死妹控不一樣,明明失去力量了還在那邊死要面子的硬撐,背個咒語好像多丟臉似的。

 

她很認命,永遠知道道具才是救命符。

 

「啊啊──」她吼得比厲鬼還凶猛,直接往前衝向水藍女人,拿著球拍就要殺出一條血路!

 

管他是什麼……她握著球拍,拚命打向女人,還怕不夠用力的抓住衣服,拿球拍在她臉上死命連續的敲擊。

 

加上便利貼符紙的球拍不可同日而語,女人淒厲的慘叫著,藍臻臻下手毫不留情,鼻梁打斷臉頰打凹,符紙燒灼著女人,她手都沒停過。

 

終於,花衣女忿怒的尖叫著衝來,藍臻臻就等這一刻──她離開門口了!

 

一把將花衣女人往隨便的地方丟去,她改成左手握拍,筆直衝往門口,自左手邊衝撲來的水藍女擦過身邊時,藍臻臻側面直擊太陽穴!

 

『啊啊!』水藍女一被擊到,左邊臉頰立刻熔燒出一個窟窿,慘叫著踉蹌,恰好阻止了男人衝來的攻勢!

 

藍臻臻奪門而出,根本不想去管眼尾餘餘光瞧見的身影,玻璃上倒映了另一個亡者正跟她同步跑著,她只知道直往門口衝──衝出門口,向右轉,她一定要先下──咦?

 

往右轉的瞬間,她看見了一張慘白的臉,平靜無波,眼底盈滿了深深的恨意,直接助她「一臂之力」。

 

「啊啊啊──」藍臻臻從二樓直接往一樓去,那樓梯因為平緩甚長。她真的就一路滾到底!

 

臉色死白的女人直接站在樓梯頂端睨著她,那是種深刻的睥睨,藍臻臻根本動不了,她扭曲般頭下腳上的躺在樓梯上,心裡無盡的髒話想要吶喊啊……

 

「不要亂動。」頭頂傳來腳步聲,以及莫禪的聲音。

 

……莫禪,他終於來了,剛剛在幹什麼啊!

 

莫禪直接把某個物品往上扔,接著蹲下身察看藍臻臻的傷。

 

「唉……」她有氣無力。

 

「不要動,我檢查一下有沒有地方斷掉。」

 

「噢,我不要……我才出院!」她哭喪著臉,「我上回縫了多少針啊,還要遭多少罪……我受夠了,我不想再接這個案子了,我──」

 

「一億元。」莫禪八風吹不動,平靜的檢查著。

 

「這點小傷算什麼,有斷嗎?」藍臻臻精明幹練的回著,看著樓梯上頭突然發出璀璨的火樹銀花,「那什麼?蝴蝶炮嗎?」

 

一時之間鬼哭神號,隨著燦爛煙火的施放,不管是男人或是水藍女還是那死白臉的傢伙,全部都驚慌竄逃。

 

「曉愛給我的……妳試著動一下……好。」莫禪一邊留意她的四肢,再將她緩緩從樓梯上扶起來。「依著我……別自己起來……對!」

 

藍臻臻斜靠他的肩頭,讓莫禪攙起,直到雙腳離開樓梯為止。

 

「好痛……」她這話是咬牙切齒說著,「我的手……一定都瘀青了。」

 

「沒斷手斷腳就不錯了,妳還在挑剔瘀青?」他念叨著,回頭看向門口還癱坐在地上的阿森,「阿森,活著的話我需要輪椅!」

 

阿森呆愣了一秒鐘、兩秒,眼神勉強回神的看向二十公尺外,坐在地上的一對男女。

 

「啊!莫先生!」迸出這句時,居然在哭,「剛剛那是──」

 

「你明知道的!我要輪椅!」莫禪厲聲催促的,「都趕走了,快站起來!」

 

「……是是,輪……輪椅……」阿森點點頭,扶著門才能站起,輪椅到處都有,只是他腳步蹣跚,好不容易才走到門後的儲藏間去。

 

藍臻臻不安看著二樓,點燃鞭砲後的煙味瀰漫,禮堂裡明顯的溫度升高,剛剛的低溫不再。

 

「我遇到厲鬼耶!」她抬起頭抱怨,「我在樓上被摔成那樣,你都……咦!你怎麼了!」

 

這一抬首,他才見到那俊美臉頰上的鮮血淋漓,嚇得瞬間直起身子,就往他頰畔去。

 

「沒關係,輕微撕裂傷而已。」他搖搖頭,知道從髮裡淌下的鮮血看起來有點駭人,但他是醫生,知道自己的狀況。

 

「這怎麼叫沒事!」藍臻臻雙手捧住了他的臉,緊張的左右察看。

 

莫禪兩頰都是有血流下,自太陽穴以下的髮裡流淌至臉龐,她抹去他臉頰上的血,莫禪抬起手握住她的雙手,試圖將她拉下時,卻又讓她看見手背上的破皮與血痕。

 

「天哪,這是怎麼回事?」藍臻臻改握住他的雙手,「你……也遇到了?」

 

他點點頭,「妳暫時別管我,妳比我嚴重多了。」

 

總算聽見輪椅聲,他回頭看見阿森推著輪椅奔來,他連忙要起身,卻瞬間吃疼的跪地。

 

「莫先生!」阿森固定好輪椅,衝了過來,「你還好嗎……」

 

莫禪扭曲的臉龐已經道盡了答案,藍臻臻雙手緊緊握拳,「再去拿一張,然後我們需要幫手!」

 

「啊?」阿森錯愕。

 

「快點!」藍臻臻吼著,趨前按住了莫禪的肩頭,「你傷到哪裡了,到底是……」

 

她怒不可遏的回首,可惜這個角度看不見閱覽室的狀況。

 

「好了,只是猛然撞擊的麻痺感。」他不想再撐,無力的坐上地板,「我遇到的不只是厲鬼。」

 

「為什麼?這裡為什麼會有厲鬼,厲鬼都是死不甘願……」藍臻臻喘著氣,「什麼叫不只是厲鬼?」

 

莫禪凝視著她的雙眼,這嚴肅讓藍臻臻緊張起來。

 

「我看到魔了。」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5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