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孩離開浴室,頭髮包著髮巾,穿著寬鬆的睡衣步出,
白皙的臉龐因為熱氣而呈現淡粉色,姣好的臉龐若認真妝扮
絕對是正妹等級,身材更是一流,睡衣下的身體線條迷人,
但都是肌肉。


  她住在校外家庭式租屋,四個人合租一層五十坪大的房
子,四房兩廳三衛,算是相當奢侈的住宿環境,結果只收她
三千元月租。
  
  
  這種好康難找,因為屋子是學生自家所有,而且還是她
社團的社長。
  
  
  踏出浴室,客廳裡坐著黑色短髮的男孩,他正在轉著遙
控器,一台換過一台,每一台停留不到五秒鐘。
  
  
  「喂,你是在看電視還是在轉電視?」她沒好氣的說
著。
  
  
  「啊?」毛穎德轉過頭,「我覺得怪怪的!」
  
  
  「怪怪的?」她拖著步伐走向冰箱,「什麼怪怪的?電
視機還是遙控器有問題?」
  
  
  「心神不寧。」毛穎德簡短幾個字,讓馮千靜挑了眉。
  
  
  「哦~」她挑起一邊嘴角笑著,「你是感覺過剩啦,應
該是因為這場大雨的關係吧?」
  
  
  毛穎德擰著眉,說不上來怎麼回事,就是一整晚都覺得
忐忑;另一間房門打開,走出的是一頭褐髮,還有張可愛臉
龐的男孩,他打著呵欠步出,看來才經過一番奮戰。
  
  
  夏玄允,大家都叫他夏天,這間房子是他家的,萌系少
年可愛天真無邪……假的。
  
  
  「好累喔!做報告會死人的!」他有氣無力的拖著步伐
出來,瞥了牆上的鐘一眼,「洋洋還沒回來喔?」
  
  
  「嗯?是喔!」馮千靜看著正面對緊掩的房門,「我不
知道他出去。」
  
  
  她八點才回來,不清楚室友不在,只覺得一晚上都沒聽
見郭岳洋的聲音很詭異。
  
  
  這三位就是她的室友,是的,她的確跟三個男生住在一
起。
  
  
  從小就在男孩子堆裡長大,她不感到怪異也不會擔心,
這三個男生原本就是一起長大的麻吉兼同社團的;而她,不
幸的也是同社團,單純因為一次疏忽,答應眼前這個可愛男
生當幽靈社員後,就一腳踏進不歸路。


  「都市傳說社」,這種社團只讓她覺得莫名其妙,當初
完全是同情的簽一簽社員同意書,誰曉得都市傳說這種事不
但有,還真的有不少人親自嘗試……當發現傳說真有其事
後,她就用全新的角度看待他們了。


  「他跟同學去看電影了,照理說散場了啊!」夏玄允回
身想拿手機,「我想叫他買宵夜,說好散場打給我的。」


  「我要吃蔥抓餅!」毛穎德還在轉電視。
  
  
  馮千靜聳肩直接往房間走去,她不吃宵夜的。
  
  
  門鎖突然轉動,大家不約而同往門邊看去,木門一推,
走進的是渾身濕透的男孩,雨水將他凍到臉色發白,男孩全
身抖個不停,顫巍巍的看向大家。
  
  
  「洋洋!」夏玄允立即朝他走過去,「你怎麼了?不是
有帶傘出去嗎?」
  
  
  坐在沙發上的毛穎德直起身子,蹙著眉看向郭岳洋,那
個平時看起來天真活潑的人,現在慘白得彷彿看見了什
麼……
  
  
  馮千靜蠻不在乎的搓著頭髮,「雨根本用倒的,撐傘也
沒用吧!郭岳洋,大家都洗好了,你快去洗吧!省得感冒
了。」
  
  
  轉過腳跟,眼尾瞥見無聲電視,她突地止步,向後退了
幾步。
  
  
  電視轉到新聞台,黑夜中大雨不斷,警車的燈刺眼,記
者狼狽的裹著雨衣在做連線報導,背景一片漆黑看不清楚,
但是後面那個轉角的機車行招牌不是附近那間永豐嗎!
  
  
  「喂,毛穎德,大聲一點!」她忽地後退,指著電視
喊,嚇了毛穎德一跳。
  
  
  嘖!他把遙控器扔在沙發上起身,馮千靜率性的一屁股
栽進沙發裡拿起來按,夏玄允旋身跑進郭岳洋的房間拿大毛
巾給他,但是淋雨的男孩卻只是站在門口,雙手環抱著自
己,一句話都沒說。
  
  
  「這是學校另一邊往山下的機車行耶!」馮千靜指著電
視喊著,「出事了!」


  她的叫喚引起其他人注意,大家紛紛往電視看去,跑馬
燈顯示著學校外側發生車禍,兩名死者都是學生,疑似天雨
路滑,視線不良,因而直接摔車,竟直接滑進迎面轉彎上坡
的砂石車底下。
  
  
  「土木系?」毛穎德怔了住,直覺看向郭岳洋,「你們
系上的?」
  
  
  「彭宏達跟游嘉祥,郭岳洋你認識嗎?」馮千靜唸著新
聞秀出來的名字。
  
  
  「咦?彭宏達跟游嘉祥?」夏玄允緊張的湊過來,立刻
驚訝的回頭看向郭岳洋,「你們晚上不是去看電影嗎?」
  
  
  什麼?馮千靜驚訝的看著郭岳洋,晚上一起去看電影的
同學嗎?可是……事發時間是七點,所以在看電影之前就出
事了!
  
  
  「天哪,洋洋!」夏玄允立刻衝過去,「發生事情了
嗎?你在電影院等他們?還是去警局了?」
  
  
  郭岳洋總算點了點頭,一時之間淚如雨下!他難受得哭
了起來,語焉不詳的說著話,看來受了不少驚嚇。
  
  
  「我等不到他們,可電話就是打不通……後來我騎車上
山就看見、看見救護車在那邊了!」
  
  
  夏玄允忙不迭拉開餐桌的椅子讓他坐,急急忙忙的往廚
房裡衝,想倒杯熱水給他喝。看著他橫過自己面前進入廚
房,馮千靜就會覺得夏天挺體貼細心的!
  
  
  「那條路本來就很危險,加上雨太大了,才會發生意外
吧!」馮千靜嘆了口氣。
  
  
  「才不是!」郭岳洋忽然衝口而出。
  
  
  嗯?馮千靜狐疑的看著激動的室友,電視都說是天雨路
滑,砂石車駕駛正在剛接受採訪,說他一左轉上坡,機車就
迎面衝過來了!
  
  
  毛穎德用眼神示意她少說兩句,死者跟郭岳洋平常感情
不錯,都能約好一起去看電影,卻在途中遭逢變故,他一時
難以接受也是正常的!他伸手拿過她手裡的遙控器,將音量
轉小,記者還在播報這起危險車禍,外頭依然大雨不斷,現
場只看得見砂石車、破損的機車,還有……
  
  
  蹲在砂石車旁,一個紅色的身影。
  
  
  攝影鏡頭正拍攝著,那身影看起來只是小女孩,長長揪
結的黑色頭髮披散著,她彎下頸子,像是朝輪子底下探去似
的!
  
  
  「現場怎麼有小孩?」馮千靜指著電視新聞問,這太離
譜了吧!她都要鑽進車底下了。
  
  
  她也看見了?毛穎德暗自倒抽一口氣,啪的關掉電視。
  
  
  咦?搞什麼?馮千靜錯愕的向左上方看去,新聞正在報
導,他幹嘛關掉?只是一抬首,就面對到毛穎德嚴肅的臉。
  
  
  又搞什麼神祕?她嘖了一聲,起身往餐桌走去。
  
  
  夏玄允沖了杯熱呼呼的巧克力出來,郭岳洋雙手握著馬
克杯,身子依然抖得厲害。
  
  
  「這樣不是辦法,你應該要去沖熱水澡的!」馮千靜看
著他到現在還在滴水,「你後來是跟去醫院還是警局嗎?怎
麼會淋成這樣?」
  
  
  「洋洋,慢慢喝。」夏天倒是比馮千靜溫柔許多,「不
要急,慢慢來……你沒去看電影的話,去哪裡了?怎麼到現
在才回來?」
  
  
  「我去……醫院了。」郭岳洋緩緩說著,「我不敢相信
他們真的、真的出事了!他們明明說買好鹽酥雞要我先買票
的,而且、而且也說他們已經下山了!」
  
  
  夏玄允嘆口氣,天有不測風雲,這種意外難免,怎能預
料?
  
  
  「沒事,沒事了。」夏玄允拍拍他的手,發現郭岳洋一
隻手緊緊握拳,他試探性的掰開,他顫抖著張開手掌,裡面
是三張濕透的電影票。
  
  
  一看到電影票,郭岳洋悲從中來,鼻酸湧上的開始痛
哭。
  
  
  毛穎德擰著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安慰才好。
  
  
  「他們說……有東西在追他們!我聽見了!」郭岳洋忽
然喊出來,「他們才不是意外!」
  
  
  咦?毛穎德顫了一下身子,下意識往電視那邊看去。
  
  
  「什麼意思?」夏玄允覺得怪怪的,趕緊追問,「他們
跟你說!他們什麼時候跟你說?」
  
  
  郭岳洋吸著鼻子,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調出了LINE的視
窗,在跟兩位死亡同學群組裡,有著存檔的聲音訊息!
  
  
  按下播放,郭岳洋顫抖著將量調到最大聲。
  
  
  『喂,你剛剛說看見的是穿著紅色雨衣的人嗎?』
  
  
  『幹!是不是真的撞到人了!他追過來了!追著我們機
車跑!』
  
  
  『靠夭怎麼可能,現在下坡我時速四十,是誰可以─
─』
  
  
  『什麼沒有人!人都追上來了,我們如果跑的話就叫肇
事逃逸!』
  
  
  『哇啊啊啊───』
  
  
  「紅色衣服……」夏玄允雙眼忽然亮了起來,一把搶過
郭岳洋的手機再播放了一次。
  
  
  馮千靜跟著又聽了一遍,紅色雨衣?「剛剛電視裡那個
嗎?」
  
  
  「什麼電視!」夏玄允倏地轉過來,一雙眼熠熠有光,
馮千靜差點不能直視!
  
  
  「就……剛剛新聞畫面拍到的,有個紅衣小女孩蹲在車
子旁邊!」她緩緩說著,夏天這種口吻、這種異常興奮的態
度,該、不、會……
  
  
  她不安的瞄向毛穎德,他已經沉重的隻手掩面,眉頭深
鎖了。
  
  
  就見夏玄允飛奔到電視前,把剛關上的電視再打開,像
是很認真的想搜尋那個紅衣女孩的畫面;毛穎德嘆口氣搖著
頭,要郭岳洋快點把巧克力喝完,滾進去洗澡。
  
  
  「夏天。」郭岳洋抽抽噎噎,「我一直在想,是不是、
是不是那個!」
  
  
  那個?馮千靜腦子裡的警鐘開始敲響,不會吧!她看向
身邊的毛穎德,「穿紅衣服的女生也可以算都市傳說嗎?」
  
  
  都市傳說,在城市裡道聽途說、繪聲繪影的傳說故事,
有驚悚有懸疑,有科學無法解釋的詭異現象,日本尤多,台
灣也不少,連外國都有黑眼珠或無眼珠的少年。
  
  
  而夏玄允對都市傳說異常著迷,郭岳洋與他臭氣相投,
這兩個人特地成立「都市傳說社」,研究得可透徹了!她
呢,就是不小心當了靈異社員,又不小心遇到之前室友(還
是寫前室友?跟現在三個男生住會混淆嗎?)試驗「一人捉
迷藏」的都市傳說,才跟他們結下孽緣。
  
  
  不過一次就受夠了,什麼都市傳說的她可一點都不想再
碰!莫名其妙誰要去試驗或是探究什麼都市傳說啦!
  
  
  「穿紅衣的小女孩啊,這是赫赫有名的傳說啊!」夏玄
允聞言直接跳了起來,馮千靜覺得他眼睛亮到無法直視了,
好刺眼!「從山裡到平地,小女孩依然在後面追著……」
  
  
  呼,馮千靜翻了個白眼,擺擺手,先溜為妙,「我是幽
靈空殼社員,不關我的事(別扯上我),我要去睡覺了。」
  
  
  毛穎德見狀,趕緊隨著她的步伐也要繞回房間,「不要
再扯都市傳說了,沒有的東西搞到煞有其事。」
  
  
  雖然是一起長大的,但毛穎德永遠是站在反對方,怪力
亂神四個字他最常掛在嘴邊。
  
  
  「我看到了!」
  
  
  冷不防的,郭岳洋突然吼了出來!
  
  
  馮千靜瞪圓雙眼倏地回首,毛穎德面對著她,他一點都
不想回頭……可惡!
  
  
  「洋洋!你看到什麼了?」唯一最興奮的只有夏玄允,
他握著郭岳洋濕濡的雙臂,興奮莫名。
  
  
  「我到現場去時,看見紅衣小女孩了!」郭岳洋哭喊
著,再度搶回自己的手機,滑了兩下,秀出了相片集!
  
  
  我的天啊!馮千靜簡直不敢相信,這傢伙還敢拍照!
  
  
  她忍不住趨前,順道拉了毛穎德回身,他被拖到手機
前,看著那5吋大螢幕拍攝的昏黑天色,大雨幾乎遮去了所
有視線,白濛一片……但是,紅色的影子卻是如此明顯。
  
  
  小小的女孩,身穿著紅色連帽短斗篷,就站在砂石車
邊。
  
  
  這也太清楚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