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幕降臨,警車閃爍的紅燈卻將學校照得通亮,相關人員正小心翼翼的製造出
一條安全的路,好把屋子裡的東西搬離,將屍體移出,而這過程還得不讓整棟木屋
摔落山崖。
  
  
  洪筱荳坐在救護車上,身上披著毛毯依舊抖個不停,失去意識的陰玨霆已經先
送去醫院了,陰玨寧大吐一場後,情緒也已經穩定下來。
  
  
  陰家父母分別前往醫院與現場,母親到醫院陪陰玨霆,父親則到學校陪伴兒子
與洪筱荳,洪筱荳之於陰家,感情如同另一個女兒一般親近。
  
  
  洪筱荳的父親這陣子在外地工作,她已經拜託不要通知父親,校方知道洪筱荳
與雙胞胎打小一起長大又是鄰居,原本就多是陰家父母在照顧,所以很是放心。
  
  
  「小豆苗,還好嗎?」陰爸爸上前,用力摟了摟她,「不怕不怕,陰爸爸在這
兒。」
  
  
  洪筱荳顫抖著點頭,靜靜的被摟在懷裡,滿腦子都只有那具屍體可怕的慘狀,
鑲在鋼筋上被蛆虫包裹的眼球,毫無腐爛痕跡的屍體,被數根木條穿刺而撐起身
子,呈現半仰倒站姿的學長……
  
  
  謝曉瞳就站在外頭,她已經不知道該不該說:「為什麼又是你們……」這句話
了。
  
  
  「真的在木屋裡?」教務主任焦躁不安,「不是去搜過了嗎?」
  
  
  「警方說真的有看過,那屋子危險大家不敢貿然走到深處,但那時看沒人
啊!」教官都不安極了,「怎麼會今天突然發現?」
  
  
  「這種天氣也該腐爛了吧?前幾天不是還在附近搜索嗎?」謝曉瞳在意的是這
點,「也有派警犬,為什麼沒找到他?」
  
  
  「沒有……」坐在救護車上的洪筱荳幽幽開口,「沒有味道……」
  
  
  身為第一發現者,她可以百分之百保證,就算那顆眼球被蛆蟲包圍,也沒有一
絲的臭味。
  
  
  謝曉瞳回首看向洪筱荳,心疼憐惜的趨前,「小豆苗,妳別想,先休息。」
  
  
  「是啊,小豆苗,別去想那個,不怕不怕。」陰爸爸呵護著,不時回頭看向躺
在擔架上,也瞪大一雙眼睛的兒子,「你也是,眼睛瞪這麼大幹麼?休息啊!」
  
  
  「哥怎麼了?媽有打電話來嗎?」陰玨寧眼珠向上看著父親,這時候誰有心情
休息啊?
  
  
  「沒事,就是昏迷,可能是驚嚇過度。」陰爸爸語重心長的說,懷裡的洪筱荳
一顫身子,微微推開他。
  
  
  驚嚇過度?洪筱荳嚥了口口水,不由得回首看向躺在擔架上的陰玨寧,「你們
看見什麼了嗎?」
  
  
  陰玨寧瞥了她一眼,緊擰著眉心闔上雙眸,看見什麼了?小豆苗這樣問,就表
示她也看見那個「學姊」了。
  
  
  穿著他們學校的制服,全身沒一處完整,啪啪啪像移形換影一般的從裡面,一
下子到窗邊、一下子到門口,然後哭著喊著衝出來──穿過他們兄弟倆的身體。
  
  
  就在那瞬間,他真的覺得有什麼東西變了,好像有人按開電燈開關的感覺。
  
  
  他不會形容那究竟是怎麼回事,但絕對不是好事,也絕對不是錯覺……因為他
當下雙腳一軟,什麼都無法思考的就跪在地上,哥哥整個人都跌進屋裡,昏迷不
醒。
  
  
  他醒著卻被反胃侵襲,硬是把一整天吃的食物都吐得乾乾淨淨才舒服些。
  
  
  「看見什麼?」陰爸爸大擰眉,這兩個孩子在說什麼祕語?「你們跑到那邊去
做什麼?學校才交代過不得進出不是嗎?」
  
  
  「去拍照。」洪筱荳囁嚅的說,「想學長姊們常去那邊沒事……啊啊,我知道
錯了,但是我們不去的話,就沒辦法發現陳嘉哲學長了對吧?」
  
  
  一旁的謝曉瞳實在無奈,這話是沒錯,但是這三個學生又招惹事端,連她都覺
得事情不對勁。
  
  
  「等一下警方要做筆錄,我想就到警局去好了,天色已經晚了,也不好待在學
校。」謝曉瞳嘆了口氣,「我去幫你們拿書包,在這裡等著。」
  
  
  咦?陰玨寧倏的翻身而起,「老師等等,我陪妳去!」
  
  
  「幹什麼幹什麼你,你能走嗎?」在救護車門邊的陰爸爸一手就擋住他了。
  
  
  「可以啦!謝老師又不知道我座位在哪裡!」陰玨寧從洪筱荳右手邊繞下去,
「我自己去拿。」
  
  
  「沒關係啦,我再請你們班導師幫忙就好,他人在辦公室。」謝曉瞳對他的激
動有點錯愕,「陰玨寧,你還是好好休息。」
  
  
  「我早沒事了,要是虛弱也是因為吐完太餓沒吃東西。」陰玨寧這麼說著,已
經跳下救護車。
  
  
  「……」洪筱荳下意識的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狐疑的望著他,「我也要去。」
  
  
  太奇怪了!玨寧積極的有問題!
  
  
  謝曉瞳扯了扯嘴角,這兩個學生絕對有事!她雙手抱胸的打量了他們一圈,教
務主任跟其他老師也都不懂他們在搞什麼花樣。
  
  
  「走吧,主任!我陪他們去拿書包。」謝曉瞳頭一撇,陰玨寧簡直喜出望外,
左手向後張開掌心。
  
  
  洪筱荳立刻驅前牽握,緊緊的扣著,跟在謝曉瞳身後往校舍走去。
  
  
  由於發生了這種大事,所以校內自然是燈火通明,謝曉瞳帶著他們往二樓走
去,一邊不懷好意的回頭看向他們。
  
  
  「嘿……老師,妳這樣看我們好奇怪。」陰玨寧尷尬的笑著。
  
  
  「你們兩個的反應才奇怪。」謝曉瞳語重心長,「說吧,是不是又遇上了什
麼?」
  
  
  曾經在美國遭遇過駭人厲鬼的謝曉瞳,也算是有經驗了。
  
  
  「還不知道。」陰玨寧四兩撥千斤,「但不是很單純就對了。」
  
  
  「特地上來拿書包要做什麼?」謝曉瞳會不知道這幾個孩子的心思?
  
  
  洪筱荳用力回握著陰玨寧,深呼吸一口氣,「想去看看最近傳說的地方……是
真的還假的……」
  
  
  陰玨寧回眸瞥了她一眼,不愧是小豆苗,真的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謝曉瞳只覺得頭暈,一提起這種事她又開始覺得毛骨悚然,在美國的生死關頭
她至今難以忘懷,雖說恐懼罩身,但因為有著保護學生的使命感,的確讓她冷靜許
多。
  
  
  一如現在,在學校裡帶著學生,她依然必須理智。
  
  
  「很多事情知道就好,不一定要探索。」謝曉瞳幽幽的說著,先回到自己班級
教室,「最近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事太多了。」
  
  
  「只是想知道,陳嘉哲學長到底是什麼時候出事的。」陰玨寧口吻倒是很堅
定。
  
  
  開什麼玩笑,哥都已經躺在醫院裡了,還有什麼該閃的嗎?
  
  
  晚上的教室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特別不一樣,空盪盪的教室裡只剩下洪筱荳一個
人的座位上有書包,她匆匆忙忙的收拾著,背起書包走出來,謝曉瞳巡視一圈後把
燈關掉。
  
  
  然後走向走廊末端,右轉後的另一間教室。
  
  
  不一樣的是,陰玨寧的班上有兩個書包,是他跟陰玨霆的,看見哥哥的書包他
下意識的緊握飽拳,無名火在心底燒著,但還是很快地收拾乾淨。
  
  
  走出教室時,對面樓上陰暗的走廊上,卻有著一間教室亮著青灰色的光。
  
  
  背對著對面棟的謝曉瞳照例進入教室巡視,陰玨寧眼神卻往上目不轉睛,洪筱
荳跟著他的視線,也看到了那詭異的光。
  
  
  「玨寧……」她喉頭緊窒,「那間好像是……」
  
  
  陳嘉哲的教室。
  
  
  他們幾乎沒有遲疑,連回頭都沒有,直接拔腿往對面奔去。
  
  
  這是ㄇ字型的建築,對於他們來說現在是處於左右顛倒的ㄈ字型,他們得先左
轉經過隔壁棟,才能抵達對面……而且還得往上走,高三樓層。
  
  
  「……咦?小豆苗!陰玨寧!」他們一跑,走出的謝曉瞳不由得高喊著,這兩
個學生究竟想幹麼!
  
  
  奔上了樓梯,首先迎接他們的就是黑暗中的兩排鐵櫃,陰玨寧下意識止了步,
緊護住洪筱荳,怎麼一盞燈都沒有?他趕緊伸手往旁邊摸去,啪的打開平台的燈。
  
  
  砰!同一時間,那扇櫃子又開了。
  
  
  陳嘉哲的櫃子現在依他們上樓的方向是在右手邊,陰玨寧帶著洪筱荳刻意繞開
那櫃子……或許也是想看看那櫃子裡到底有些什麼。
  
  
  他們略過敞開的櫃子時,裡面什麼也沒有,漆黑一片。
  
  
  繞過了櫃子,再往右前方看,就可以看見那間亮著的教室了……一整層高三樓
層,唯有一間教室是亮著燈的。
  
  
  「為什麼我們要上來這裡……」洪筱荳一邊碎碎唸著,可還是一邊往前走。
  
  
  「因為我想知道衝撞哥的是哪個傢伙……」陰玨寧咬著牙說,兩個人十指緊
扣,微顫著身子往前。「我也想知道學長到底怎麼了?」
  
  
  因為這些異像如果是真的……也就是最近頻傳的靈異事件萬一屬實,那就表示
陳嘉哲可能很早之前就已經身故了!如果身故這麼久,為什麼屍體會一絲腐爛也
無?
  
  
  還有,那個學姊又是誰?學校只有一個失蹤人口啊!
  
  
  戰戰兢兢的逼近了那間教室,燈光不正常的灰青色讓人不必思考就知道磁場有
異。
  
  
  他們兩個人自是不敢貿然進入教室,只消站在走廊上,就能透過窗戶看見裡面
的情況;整間教室的日光燈是全亮的,只不過光線是一種沉悶詭異的青灰色,教室
內空無一人,反而靜謐的可怕。
  
  
  由於不是落地窗,貼在走廊的女兒牆邊,看不見教室的全貌,陰玨寧要洪筱荳
站在牆邊別動,他想往前移動一點點……洪筱荳立刻拉住他的手,同步向前走,都
到這裡了,她躲在旁邊做什麼?
  
  
  她也想知道……教室裡有什麼……
  
  
  兩個人上前兩步,幾乎站到了窗戶邊,終於可以看清楚整間教室的模樣,桌椅
整整齊齊的擺放著,椅子都靠進桌子裡,唯有一張……第五排倒數第二張椅子,並
沒有全部靠上木桌。
  
  
  因為,椅子上有個書包。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