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陰玨霆現在認真的思考這句話的真諦,他走在中間,看著弟弟小心翼翼的左顧
右盼,確定沒人後,回身吆喝他們上來。
  
  
  爬過圍欄時,他們都對那塊「私人禁地,擅闖違法」八個字假裝看不見。
  
  
  「妳一定要拍這裡嗎?」陰玨寧壓低聲音問著,儘管附近可能根本都沒人。
  
  
  「這是我們學校最具代表的傳說啊!」洪筱荳認真的回應著,「把這裡的景色
納入相片書,才會是最棒的回憶。」
  
  
  「被抓到妳就知道什麼是最棒的回憶了。」陰玨寧咕噥著,卻是一馬當先,很
好奇的進入這塊禁地。
  
  
  陰玨霆在心中再三嘆息,他們不該來的、不該來的,這句話在腦海裡響了幾百
遍,但他還是同意了小豆苗,甚至一起跑到這裡來……因為他也很想一探究竟啊!
  
  
  木屋的傳說到底是不是只是傳說呢?小豆苗不怕,是因為太多學長都來過這邊
了,事實上大家都說這兒沒什麼,不過就是個廢棄的屋子。
  
  
  「看到了!」一馬當先的陰玨寧語帶興奮的說著,「看!木屋!」
  
  
  洪筱荳跟陰玨霆雙雙加快腳步上坡,視線突的開闊,在懸崖峭壁邊看見了其實
一點都不小的小木屋。
  
  
  「看起來蠻大的啊!」陰玨霆近距離看著,心跳超快,「究竟是怎麼建在山壁
上的……」
  
  
  一旁的小豆苗早就已經拿起相機喀噠喀噠拍個不停,這麼近拍這棟傳說紛紜的
木屋,夕陽正灑在木屋上,沒有一絲詭譎氣氛,反而增添了復古的美麗。
  
  
  陰玨寧靠近木屋外圍繞了繞,已經看出了路徑,一到五樓,一層樓有一條小路
直抵,小路中段砌有石階連同每條小徑。
  
  
  「學長他們真的都跑來這裡玩牌抽煙喔?」洪筱荳回應著,但這也就是她大膽
跑到這兒來拍照的原因。
  
  
  陰玨霆選擇往一樓去,他好奇的是如何讓這棟木屋能貼著峭壁建築而不倒,洪
筱荳往上走幾步往二樓小徑去,她想要從小木屋這端拍攝學校全景;陰玨寧繼續往
上爬,他想去五樓。
  
  
  老實說,這裡景色真好,難怪有人要把屋子建在這兒,視野遼闊,居高臨下
呢!
  
  
  每一層樓外頭的小路都有足跡紛沓的痕跡,多是日前警方來搜查的殘跡,洪筱
荳走在二樓門口的小徑上,底端就是二樓門口,距門口十步之遙處有石階沿著山壁
下修,連通下一層樓。
  
  
  眼前的門並沒有緊閉,只是隨手扣上。
  
  
  在五樓的陰玨寧謹慎的站在門外觀望,他雖說很好奇,但還不到貿然進入的地
步……雖然學長姊們都說,多少人自由進出過了,但是他卻隱約的對這裡感到不太
舒服。
  
  
  不如就站在這裡就好,看著懸崖風光,壯闊景色──「咿……」
  
  
  眼前的門,還是開了。
  
  
  陰玨寧的眼神沒有順著敞開的門而移動,雞皮疙瘩頓時竄遍他全身,過往糟糕
不祥的記憶全部湧上腦海,讓他不自覺得心裡發毛。
  
  
  這門是為什麼不關好啦!
  
  
  「哥!」陰玨寧選擇避開,扯開嗓子往下方喊,同時朝一下層移動,「小豆
苗!」
  
  
  「上頭怎麼樣?」洪筱荳正愉快的問著,「我也要上去看!」
  
  
  「不要了。」他們在通往三樓的樓梯上相會,陰玨寧一把擋住他,「妳拍完了
嗎?拍完就走了吧?」
  
  
  正趴在地上看著地基建構的陰玨霆聽見了上頭的對話,忍不住抬頭,玨寧的聲
音聽起來甚為不安。
  
  
  在他別過頭向上的瞬間,眼尾卻瞥見了什麼從屋底滴下來。
  
  
  咦?只是一瞬間,陰玨霆再度正首,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地板落下啊……他
認真的趴在地上瞪著那地板看,卻什麼也沒見到。
  
  
  「玨寧,怎麼了?」他扯開嗓子,站了起身。
  
  
  旋身欲往樓梯上走去,看見洪筱荳跟陰玨寧正在樓梯上僵持,一個要上去拍
照,一個不許的嚷嚷。
  
  
  只是還沒踏上階梯,咿歪的聲響卻自後方傳來……咿喀喀喀……那是年久那修
的木門軸傳來的聲響,一樓的木門也開了。
  
  
  不只是一樓,洪筱荳也錯愕的回頭,因為二樓、三樓、四樓,五層樓的木門同
時都開啟了……他們三個人僵硬的站在各自的樓梯上,回身望著敞開的木門,這是
一種直覺反應,儘管剛剛陰玨寧刻意閃避,但現下他面對著木屋,門一開就瞧清了
裡頭。
  
  
  夕陽自窗戶照入,裡頭多是空間,有著一些廢棄的櫃子椅子,比較扯的是有一
堆飲料罐跟煙灰缸……想也知道是誰帶進來的。
  
  
  不過這似乎是崖邊風勢的傑作,因為下一陣風再刮過,門又砰的關上了。
  
  
  「呼……嚇死我了。」洪筱荳喃喃唸著,「幸好是風。」
  
  
  回過身子僵硬不動的陰玨霆盯著一樓的門,他的指尖正微微泛冷,真的是風
嗎?
  
  
  「看一下裡面長怎樣吧?」洪筱荳提議著,「大家都進去過了。」
  
  
  「小豆苗!」陰玨寧出手拉住她,「我不太喜歡這裡,讓人煩躁。」
  
  
  「不進去?」洪筱荳當然知道他們的顧慮。
  
  
  陰玨寧點點頭,陪著她走回二樓,或許是因為裡頭那一堆飲料罐跟煙灰缸垃圾
的關係,讓他們不再感到那麼戒慎恐懼,因為那印證了學長姊所說的,他們還真的
都窩在裡面打牌抽煙吃零食。
  
  
  洪筱荳小心翼翼的拉開木門,室內灑下一片金黃夕陽,一點都不昏暗,恐懼感
頓時消散更多,陰玨霆由後趕至,他心跳得很快,依然惴惴不安。
  
  
  「垃圾有夠多……」陰玨寧低首看著門邊的東西,「大家來這邊不會順便把垃
圾帶下山嗎?」
  
  
  「最好會。」陰玨霆接口朝裡頭探去,「小豆苗,說好別進去。」
  
  
  洪筱荳點點頭,有些遲疑的拿起相機來拍攝。
  
  
  老實說,這屋子超級有味道的,拍攝起來更顯神祕感,頹廢的屋子、散落的傢
俱,當然要避開那堆垃圾拍起來才有氣氛,這讓她突然很想到三樓去拍,不知道有
沒有哪一層樓的零食垃圾場可以少一些?
  
  
  「他們每層樓都丟成這樣嗎?」洪筱荳抱怨著,「木屋沒燒起來真是難得!」
  
  
  「所以他們帶了煙灰缸好嗎?」陰玨寧嘆口氣,雖然他也不贊成這種行為。
  
  
  站在門口往屋裡望,嚴格說起來真正通亮的只有靠近門外這區塊,屋子並不
小,再往裡頭的房間看起來就陰暗多了,依照光學來說……陰玨霆瞇起眼,不該會
這麼暗!
  
  
  尤其這間木屋向西的部份,現在應該是整間亮得讓人可以一眼看穿才是!
  
  
  「該走了。」此地不宜久留,陰玨霆催促著。
  
  
  「好。」洪筱荳才放下相機,還來不及旋身,樓上竟然傳來了三個人都聽見的
聲音!
  
  
  「砰砰砰砰──」他們不約而同的回首向上望去,有人在樓上?
  
  
  「糟了!」陰玨寧低吼著,該不會是教官老師還是警察什麼的吧?
  
  
  那足音是在三樓,從門口往裡頭走去,腳步聲超大的,而且是奔跑般的朝裡頭
走去,洪筱荳倏的回身看著天花板,還可以看見塵土飛落。
  
  
  「怎麼辦?」她緊張的回身用唇語問著,他們現在要躲起來還是怎樣啊?
  
  
  還沒來得及思考,那足音竟然順著往下,喀喀的規律往下逼近,這足音讓他們
大吃一驚,下樓?屋子裡還有樓梯?
  
  
  啊,廢話!難道過去屋主要從五樓到二樓還走得出屋子嗎?
  
  
  三個人在門口驚慌失措,要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聽著那腳步聲都已經從樓
上下──洪筱荳倒抽一口氣,看見了在樓梯那邊出現的身影!
  
  
  「咦?」她怔了住,「……陳嘉哲?」
  
  
  什麼?陰玨寧立刻向前衝去,也跟著往裡頭看,樓梯上真的站在穿著制服的身
影,而且隱約可以看見容貌。
  
  
  「嘉哲學長?」連陰玨寧都失聲喊出,這十天來,他都藏在這裡嗎?
  
  
  不對啊,警方不是搜查過了嗎?
  
  
  只是陰玨寧才喊完,那身影竟倉皇失措的繼續朝樓下奔去,彷彿一點都不希望
被發現一樣。
  
  
  「學長!等等!」洪筱荳邊喊著,一腳就踩了進去。
  
  
  「小豆苗!」陰玨霆緊張叫喚,但速度不及陰玨寧快,他已經先一步揪住她的
衣服,不讓她往裡追去。
  
  
  咦……洪筱荳腳一踩到脆弱的地板立刻就嚇到了,她趕緊按著門緣煞住步伐,
根本不敢貿然前進。
  
  
  「……地板好可怕!」她反手緊緊握住陰玨寧,「木板好像一踩就會破掉一
樣!」
  
  
  陰玨霆繞到門的另一邊,冷汗直冒的鬆口氣,「妳真的會把我嚇死,不要衝動
的跑進去!」
  
  
  「但剛剛那是嘉哲學長沒有錯啊,玨寧一喊他就逃了。」洪筱荳很小心的巴
庫,輕輕退了出來,「這地板怎麼能跑啊,大家真的都窩在裡面嗎?」
  
  
  「年代已久,本來就不安全。」陰玨霆蹲在地上看著木板地,伸手壓壓,地上
有許多足印,看來警方應該都進來過。「奇怪,學長躲在這裡做什麼?一躲就十
天。」
  
  
  「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跟教官說?」洪筱荳遲疑的問。但是該怎麼說?說他們
擅闖禁地?
  
  
  餘音未落,第二組腳步聲竟然跟著響起,那是上樓的聲音,有人從一樓走上
來,露出顆頭,像是在偷窺著他們。
  
  
  這一次,是女生!
  
  
  「咦?」洪筱荳瞧得可清楚了,「喂,到底是誰啊!」
  
  
  是誰是誰啊是誰啊……小木屋竟然傳來同等的回音,迴盪著小豆苗的喊叫聲;
偷窺的人一聽見她的問候,也跟逃跑般的縮回身子,再往一樓砰砰砰的溜了。
  
  
  「樓上有人在開趴嗎?」陰玨寧抬起頭向上望,「喂,誰在裡面啊?不要躲躲
藏藏的好不好?」
  
  
  好不好不好好……陰玨寧的迴音一樣傳著,就是沒有人要回答他們的疑問。
  
  
  陰玨霆往裡瞧著,卻發現不遠處那堆雜亂不是東西亂疊,因為剛剛的腳步聲讓
他證實了這一點,聲音是從前方那個地板傳上來的。
  
  
  「這裡不能走了,你看地板已經坍塌。」陰玨霆起了身,指向不遠處的地面,
「仔細看,雖然有東西東倒西歪的遮掩,但可以看到樓下。」
  
  
  陰玨寧聞言也彎下身子,果然在一堆雜物縫隙中看見樓下光景……再順著向上
看去,天花板根本開了一個洞!
  
  
  「有什麼東西從樓上掉下來的樣子。」他喃喃說著,跟前的洪筱荳竟然旋身鑽
出,「小豆苗,去哪裡!」
  
  
  「一樓啊!」她三步併做兩步的往階梯下奔去,「屋裡不能走,我們繞外面不
就好了。」
  
  
  沒辦法認真思考,陰家兄弟跟著往一樓步去,雖然滿腹疑問,不過陰玨霆的戒
心始終沒有放下。
  
  
  「陳嘉哲學長!」洪筱荳打開木門,朝著裡面喊著。
  
  
  一樓最亂,好像什麼傢具櫃子都落到一樓似的,東西堆疊得亂七八糟,尤其是
破洞正下方,居然還有個吊燈在那兒。
  
  
  「學長,是你在裡頭嗎?」陰玨寧往裡頭梭巡,身邊傳來拍照的聲響,喀嚓喀
嚓。「不要躲了,你家人都很擔心你。」
  
  
  沒有人回話,但是隱隱約約的,卻傳出低泣聲。
  
  
  這不是幻聽,陰玨寧瞥向哥哥,得到肯定的頷首,他也聽見了。
  
  
  是因為恐懼什麼,所以寧可躲在這裡嗎?這想法太難揣測,但是選擇躲在這裡
十天,學長一定有他的理由。
  
  
  「學長,大家都很擔心你,我們必須跟學校報告這件事。」
  
  
  低泣聲停了,像是驟然停止一樣,應和了陰玨霆的話語……他自認為這不是威
脅,但是學長聽起來像是很怕被發現似的!
  
  
  此時,洪筱荳悄悄拉了拉身邊的陰玨寧,小手暗暗指了指吊燈的後方。
  
  
  看見了嗎?制服褲子,還有手,嘉哲學長就躲在那裡。
  
  
  陰玨寧看見了,陰玨霆也是,沒有人理解這失蹤躲藏的學長究竟是為了什麼這
樣閃躲,也不知道該不該淌這個渾水管這閒事?
  
  
  而且,還有另一個女生也在這裡,感覺太奇怪了。
  
  
  「可以……不要說嗎?」
  
  
  驀地,哽咽聲傳了出來,意外的不是男生的聲音,竟然是女生!
  
  
  三個人呆站在門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裡很安靜,你們都好吵!」女孩帶的委屈的聲音說著,「我一點都不想出
去!他也不想走啊!可以不要來吵我們嗎?」
  
  
  女孩一邊說著,瞬而從屋內現身,她從內間奔了出來──那根本是殘缺不全的
身軀,帶著血肉模糊的臉蛋,以閃動的方式從裡到外瞬間移動的衝向大門!
  
  
  「都走開啊!」她張大了嘴喊著!
  
  
  「哇啊啊──」洪筱荳立刻嚇得大叫,雙生子同時將她向後扯去,卻因同時施
力,反而讓兩個人撞在一起!
  
  
  剎那間,那渾身是血的女學生同時撞過了他們的身體!
  
  
  「啪!」
  
  
  陰玨霆覺得彷彿聽見了電線走火的聲響。
  
  
  一陣天旋地轉,反胃噁心湧上,他踉踉蹌蹌的往前倒去,整個人跌進了屋子
裡!
  
  
  而陰玨寧腦袋一片空白,手還扳著門緣滑下,單膝跪地,覺得有千萬思緒在腦
子裡奔騰,卻理不出任何一點頭緒──因為是別人的思緒!
  
  
  「啊……」跌落在地的洪筱荳驚嚇的立刻跳起,慌亂的將門邊的陰玨寧一把扯
開往外拖,再鼓起勇氣的踏進屋裡,吃力的將陰玨霆給拖出屋外。
  
  
  他離門邊不遠,這段距離她還拖得動。
  
  
  只是……洪筱荳緊握飽拳,剛剛那個「學姊」是看不見了,但是陳嘉哲學長不
該再躲在後面默不出聲了吧!
  
  
  「學長!」她氣急敗壞的往屋內走去,盡可能站在靠窗處,讓夕陽照在她身
上,「你究竟在鬧什──」
  
  
  陳嘉哲正望著她。
  
  
  依照頸子扭斷的方向,的的確確是望著她的,水晶燈的主支架刺穿了他的胸
膛,無數的木柴刺穿他的身子、他的嘴,還有一根鋼筋鐵條,從他的左眼窩穿出,
眼球掛在眼窩上方十公分處,蛆蟲滿佈,將眼球一層又一叢的包覆。
  
  
  但是,陳嘉哲身上沒有任何腐爛的痕跡,只有慘白的臉,跟永遠維持尖叫的
嘴,因為得容納一根穿出的方形木柴。
  
  
  為什麼……警察沒有找到他?
  
  
  「哇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