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夏季時,學校四點就放學了,接下來都是體能課的時間,
所有的人都會去上課,基本體能訓練不能鬆懈,還可以額外
選擇自己的專科;本日最炙手可熱的,就是剛轉來的貴公子
了。
  
  
  「法海,你以前專精什麼?」弓箭社的社長很認真的打
量著他,「會射劍嗎?你怎麼看起來沒什麼肌肉?」
  
  
  「西洋劍吧!」西洋劍的同學期待的看著他。「歐洲人
士都玩西洋劍的!」
  
  
  「說不定是大刀!」
  
  
  「還是鍊球?雙節棍?長鞭?」
  
  
  「拜託,他是歐洲區來的,一定是槍!槍!」有個人將
擠在前頭的男生都給掰開,「槍枝社,你要什麼槍都沒問題
喔!」
  
  
  芙拉蜜絲隻腳蜷在椅子上,看著被團團包圍的法海,真
是羨慕死了,為什麼就沒有人這樣來問她呢?
  
  
  「那個……」Forêt非常有禮貌的指著第一個開口的弓
箭社社長問著,「請問您剛剛叫我什麼?」
  
  
  「呃,你不是叫法海嗎?」弓箭社社長理所當然的說著。
  
  
  「法……法海不是古中國神話傳說的一個和尚嗎?」Forêt
皺起眉,這什麼爛名字!「我叫Forêt!」
  
  
  F……只見一票男生下齒咬著上唇,弗弗弗半天,Forêt
還不停的重複著自己的名,試圖用最簡單的我說你跟來,教
會每個亂唸的同學。
  
  
  「厚!時間要不來及了,我們要快點去練習了。」槍枝
社長直接擺擺手,「法海,你以前在南亞學校擅長哪種武
器?」
  
  
  「……Forêt。」他不悅的皺眉,「我沒有參加任何體
能訓練。」
  
  
  芙拉蜜絲托著下巴的手頓時鬆了,一票男生莫不睜大嘴,
下巴跟著掉下來,發出一陣不可思議的──「啊?!」
  
  
  「沒有體能?那萬一遇到鬼獸怎麼辦?」
  
  
  「妖獸呢?你沒遇過嗎?」
  
  
  「魔物呢?至少得跑得快啊!」所有同學都驚愕的望著
這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男生,是很高,但是感覺不結實,大熱
天還穿著長袖看起來體弱多病?也因此看不出什麼肌肉。
  
  
  瞧瞧眼前所有人,每個人都是緊身的體育服,各處肌肉
都練得碩大結實,事實上所有人都一樣,因為不練身體,遇
險時怎麼自保?
  
  
  「我沒遇過也不在乎。」他聳了聳肩,「況且我有保
鑣。」
  
  
  「哇塞!」這又開了大家眼界了,「闇行使嗎?法海你
好強喔!但是保鑣如果掛了,你也是要會一點自我保全的方
式吧?」
  
  
  「嗯?」Forêt一臉不在乎的聳了聳肩,「噢,我叫Forêt。」
  
  
  「法海啊!你有沒有在聽啊!」
  
  
  「我說,我叫──」
  
  
  啪啪啪!門口突然傳來擊掌聲,有老師在催促了,「在
幹什麼,要練習了還在這邊混!」
  
  
  「啊?是!」男生們趕緊鳥獸散,還不可思議的望著白
淨的男孩,一付他為什麼能活到現在的眼神。
  
  
  最後一個離開得是扛著弓箭的鐘朝暐,他幾乎確定老師
走了又跑回來,但目標並不是Forêt,「芙拉,我幫妳在我
們練習場旁邊安了一個靶。」
  
  
  「朝暐你真哥兒們的!」芙拉蜜絲倏的站起,「我立刻
去!今天什麼課?」
  
  
  「今天要先練射擊,我幫妳藏了一把步槍,三十發子
彈。」鐘朝暐看看牆上的鐘,「妳晚點從側門溜進去,我們
前面要先操演,妳要等我們都在練習射擊時再混進去。」
  
  
  「我知道,我也要先暖身。」芙拉蜜絲對他比了一個讚,
「嘿!好兄弟!」
  
  
  「好……好兄弟。」鐘朝暐尷尬的也回比一個大姆指。
「嘿,法海我走了!」
  
  
  「我說我叫Forêt──」Forêt露出不耐煩的神色,這
些人是發音有問題嗎?
  
  
  教室裡很快的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了,芙拉蜜絲愉快的收
著書包,Forêt根本身無長物,他就只是坐在位子上,轉過
來看著身邊的芙拉蜜絲。
  
  
  「妳為什麼還在這裡?」他問著,「我記得女生不是都
去家政教室了?今天要學什麼……織布?還是妳要去樓上游
泳?」
  
  
  「織布?」芙拉蜜絲挑了眉,「我寧可拿刀。」
  
  
  「噢……」他似笑非笑。
  
  
  「倒是你啊──」芙拉蜜絲突然逼近了他,直接不客氣
的朝他手臂捏來捏去,「都沒有鍛鍊怎麼行?你想當肉
雞……嗎……」
  
  
  嗯?芙拉蜜絲愣了一下,她正掐著法海的臂膀,在指間
的是相當紮實的肌肉啊!
  
  
  「誰說鍛鍊一定要在大太陽底下?」法海向後扭了肩頭,
讓自己的手離開芙拉蜜絲的抓捏,「我討厭汗流浹背,也不
喜歡跟一群男人共享汗臭味!」
  
  
  「喂,你是都城的人嗎?」芙拉蜜絲雙手交叉胸前,
「貴族?有錢人?還是商人?」
  
  
  只見法海輕輕笑著,緩慢起身,「我就是個學生囉,我
要回家了。」
  
  
  「你是怪人。」芙拉蜜絲拎起袋子,「我要去訓練了。」
  
  
  Forêt才準備旋過腳跟,忽然間雙眼略微瞠大,如此細
微的神情卻還是被芙拉蜜絲捕捉到了,她豎起耳朵想仔細聽
發生了什麼事,此時一個影子從門口略過。
  
  
  「咦?」她皺眉,即刻往外走去,「誰?」
  
  
  小跑步從後門走出,教室在走廊中間,環顧左右,卻只
有她一個人的身影;但是剛剛真的有個人走得很快,快到幾
乎像是飛過去的,最奇怪的是……她沒有聽到腳步聲。
  
  
  進教室了嗎?現在違規還待在教室裡的人,她以為就剩
法海一個了,畢竟女生是沒有限制的。
  
  
  「哪班的啊!」芙拉蜜絲邊說,一邊想往前去找,「喂,
誰跑回來了?」
  
  
  身後的人突然輕拉住她的手,她回首望向法海,就見他
搖搖頭,「別管了,說不定人家只是回來拿東西。」
  
  
  「回來拿東西……也是有可能啦!」雖然這情況不多見,
「但是我覺得哪裡怪怪的。」
  
  
  「妳不是要去打靶嗎?」法海輕拉著她往後走,「走
吧!」
  
  
  芙拉蜜絲不懂為什麼法海沒有聽見腳步聲,那種速度
應該是奔跑,走廊上的奔跑怎麼會沒有聲音呢?
  
  
  「我還是去看一下好了!」芙拉蜜絲倏的扭開被握著的
手,「你先走吧!」
  
  
  她回身疾步向前走,每間教室的窗子跟門都只到腰際,
可以清楚的看到教室內部,有什麼人在將一目瞭然;只是一
間經過一間,她卻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影,這讓她緩下了步
伐。
  
  
  她在快到盡頭時停了下來,從身上的袋子裡拿出護身天
珠往頸子上繞,然後再從褲子裡抽出隨身的刀子。
  
  
  噠噠噠噠……足音倏的從她斜後方響起,芙拉蜜絲立刻
回頭,她的後方是校舍中間的樓梯,有人正朝上面跑!
  
  
  追?不追?她已經隱約的感受到詭異的氣氛,現在只有
她一個人,誰曉得往上跑的是什麼東西?妖?魔?獸?不管
哪一種,都不該是她一人之力足以對付的。
  
  
  「芙拉蜜絲。」法海突然在她身邊,嚇得她差點尖叫,
「喂喂──是我是我……」
  
  
  芙拉蜜絲手持短刀,刀尖都抵到他喉間了,她瞪大眼睛
冷汗直冒,「你不知道不能冷不防的這樣接近人嗎?我很可
能不小心殺了你!」
  
  
  「妳沒有啊!」法海還笑得出來,將她的手握住往下,
「可以走了嗎?」
  
  
  芙拉蜜絲遲疑著往上瞥了眼,再看著法海,「你覺得怪
怪的嗎?」
  
  
  「我覺得我們該走了。」他這麼說著,這次加重力量,
拉著芙拉蜜絲回身往樓下走去。
  
  
  上樓的腳步聲早已消失,芙拉蜜絲跟著法海往下走,只
是每走一階,她都覺好像有視線在盯著她。
  
  
  「別回頭。」法海輕聲說著,「就這樣往前走。」
  
  
  教室裡有東西入侵了!芙拉蜜絲滿腦子只有這個想法,
有什麼東西進來學校,這不該默不作聲,她要……對,她要
立刻去跟老師報告,淨空校園,再找自治隊過來!
  
  
  『媽……媽媽……』
  
  
  幽幽的,從上方的樓梯間傳來一種嗚咽聲。
  
  
  芙拉蜜絲軋然止步,手指死拉住了前方的法海,他聽見
了嗎?有人在說話啊!
  
  
  『媽……媽媽……』她聽得分明了!芙拉蜜絲
立刻想甩掉法海的手,但這一次,她竟怎麼甩都甩不掉!
  
  
  往上一瞅,卻見三樓的樓梯石扶把上,有個影子攔腰掛
在上頭,根本不成人形,像是一大癱濃稠的泥漿,披掛在樓
梯間一般,但是卻有個像頭顱的東西,正喃喃唸著:
『媽……媽媽……』
  
  
  法海二話不說即刻拉著她往樓下奔去,完全不管芙拉蜜
絲如何叫喊,他死拽著她抵達一樓,直直往大門口外衝了出
去。
  
  
  「老師──老師──」芙拉蜜絲邊跑出校舍,立刻扯開
嗓子大吼著,「裡面有──」
  
  
  眼前一堆同學跟老師莫不瞪大了眼睛看著她,芙拉蜜絲
甚至不知道他們眼神裡的驚恐所為何來……看著她上面?上
方有什麼?
  
  
  芙拉蜜絲仰首,藍色的眼裡映著一個影子,由三樓掉下
來的影子。
  
  
  「芙拉蜜絲!小心──」
  
  
  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ve紗雪
  • 不~~~~大大你太過分了 每次都挑在精彩的地方...QAQ
  • 李慧婷
  • 什麼魔妖
    1.魔法禁書:李錫淵.李正騰.李秀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