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橘紅的夕陽掛在山頭,即使陽光不甚刺眼,但依然熱得
令人汗流浹背,今夏的溫度再創新高,聽說來到了三十九度,
叫人難以忍受!
  
  
  「厚,還是吃冰最消暑!」幾個十六、七歲的男孩群聚
在樹下,舀著手中的綿綿冰不亦樂乎。
  
  
  「趙伯的冰好吃啊,想想放學時刻只要來我們學校一趟,
不一下全賣光了?」坐在樹下的男孩滿足的舀著水果冰。
  
  
  「我聽說冰很好賺耶,賣冰的老頭好像很有錢!」一個
高大的男學生扒入最後一口冰,隨手把杯子扔在地上,「附
近幾所學校他生意最好,推著車子出來賣又不必租金。」  
  
  
  「說不定耶,我聽說老頭他孫女唸一心高校耶!」矮冬
瓜的男孩豔羨不已,「那一學期註冊費不是我們的三倍嗎?」
  
  
  「哇塞,賣冰的可以唸到一心?那一定很賺!」幾個男
生都訝異不已,看看他們身上都是國立高中的制服,根本沒
錢唸私立學校啊!「誰認識賣冰老頭啊?」
  
  
  一旁有個瘦小的男生皺起眉,「我……我認定趙伯……」
  
  
  「喂,小乾,他住哪?」高大的男孩,王宏一立刻揪住
他的衣領,「去跟他借點錢花花!」
  
  
  「咦?咦咦,不要這樣吧?趙伯也是很省吃儉用的!」
被叫小乾的男孩又乾又小,他的冰被打到地上去,「你們不
要欺負老人家……」
  
  
  「欺負什麼,現在誰有這麼多錢啊?應該要捐出來跟大
家共享!」王宏一孩皺著眉,「每個月我們繳多少錢給闇行
使啊,大家根本窮得要命,為什麼他一個賣冰的可以賺這麼
多?」
  
  
  「那、那也是他本事啊,大家都、都一樣苦,我媽說能
活著就已經很好了。」
  
  
  「活個頭!我才不要活得這麼孬、這麼忍氣吞聲!你們
不知道我媽過得多辛苦,我要拿錢回去孝敬她!」王宏一大
吼著,「有朝一日,我還要跨過無界森林!帶我媽去見識更
大的世界!」
  
  
  無界森林?提起這個詞,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
  
  
  「阿一,好了啦!別亂說!」有人出聲了,「大人不是
交代了,沒事不要提那個森林,萬一被『那個』聽到怎麼
辦?」
  
  
  「對啊,而且平常人穿不過去的,禁區的事就不要想
了。」其他同學也拉住他的手,「放開小乾啦!」
  
  
  「可惡!難道我們就要一輩子困在這個鬼地方嗎?」王
宏一使勁的鬆開小乾杰,讓他狼狽的跌落在地,「只要有錢,
有錢就可以做很多事,還可以叫闇行使護送我們穿過無界森
──」
  
  
  咻──一陣無名風忽然刮起,一票高中生們無不驚嚇得
僵直身子,那風強勁的刮起一地落葉,嚇得這群高中生俯首
閉眼,不敢動彈。
  
  
  幾秒後,風停了,個個蒼白著臉色,緩緩的環顧四周。
  
  
  「幹!都你啦,禁語不能提就是不能提,你為什麼不
聽!」男孩們拿起書包,「我要回家了!」
  
  
  「快點走啦!」幾個男孩么喝,伸手要把跌到地上的小
乾給拉起來。「喂……你發什麼呆?」
  
  
  小乾歪掉的眼睛有點遲疑的穿過同學們,看向十一點鐘
方向,於此同時,男孩們也聽見了喀啦喀噠的聲音……輪子
在黃土沙石地上滾動著,捲起沙土與碎石,沙沙沙,喀噠喀
噠……
  
  
  回身看去,一個老人騎著腳踏車,咿歪咿歪的由遠而近。
  
  
  是趙伯。
  
  
  王宏一看著那裝載著冰淇淋的攤車從他面前經過,看著
攤車底下的櫃子,彷彿能透視一般,已經看見趙伯那用奶粉
罐裝滿的錢……如果那筒錢能到手,媽媽一定很開心!
  
  
  「好機會怎麼能錯過!」他忽然低語一聲,彎身挑揀起
一根粗大的樹枝,立刻筆直衝向趙伯。
  
  
  「阿一!你做什麼!──喂──」
  
  
  一票男生立刻追了上去,王宏一揮舞著樹枝把同學逼開,
二話不說就攔住了老人家的去路。
  
  
  「死老頭!冰賣完了嗎?」王宏一扣住了腳踏車,「拿
點零用錢來花花?」
  
  
  「吱?你們、你們做什麼啊?」趙伯嚷著,一隻腳著地
穩住腳踏車,「年紀輕輕不學好,學人家搶劫?」
  
  
  「閉嘴!錢拿出來!」王宏一吼著,瞪著一旁的男生,
「阿草,你去把他攤子翹開!」
  
  
  「咦?」阿草一怔。
  
  
  「咦什麼!快去啊!」王宏一拿樹枝戳向他,「你也想
被打是不是?」
  
  
  「你們要做什麼!」趙伯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下了
車,盯著王宏一的衣服看,「王宏一,喔喔,你是國立高中
的!我記得你了,你……」
  
  
  啪嚓!餘音未落,王宏一揮動樹枝狠狠往趙伯頭上敲了
一記。
  
  
  還一手遮掩住自己制服上的名字,這死老頭竟然敢記他
的名字?
  
  
  「王宏一!你做什麼!」大頭驚慌大吼,衝上去巴住他
的手,不讓他再有機會揮棍!「你怎麼可以動手打人!」
  
  
  「他記我的又記我的名字,我要打到他不記得!」王宏
一嚷著,使勁要掙脫,是好幾個男生擋著他才阻止。
  
  
  其中一個男生趕緊蹲下要扶趙伯起來,卻看見雙眼瞠圓
的老人家,一動也不動,趴在黃土地的頭顱,開始滲出鮮紅
的血。
  
  
  「趙伯?」阿中試探性的推推他,「趙伯?」
  
  
  顫抖著食指湊近趙伯的鼻間,沒有感受到一絲的鼻息。
  
  
  「哇啊──」阿中跳了起來,「他死了!死了!」
  
  
  現場一大掛孩愣住了,他們錯愕的望著叫嚷著,連王宏
一都蹙眉,「阿中,你在說什麼?」
  
  
  「……阿一?」同樣也扣住他手的小兵低首,同時把他
往後推,「血……」
  
  
  血?王宏一低首,看見趙伯頭顱的鮮血湧出,一重接一
重的朝著他們的腳邊湧來……男孩子們嚇得連連後退,那血
像是有生命一樣,不停地進逼著。
  
  
  「怎……怎麼會這樣!」小兵失控大叫出聲來,「怎麼
辦啊!都是你!人是你殺的,我……我要回家了!」
  
  
  聞言,其他學生立刻鬆手,拾起地上的書包,個個都嚇
得要逃!
  
  
  但王宏一僅僅遲疑了幾秒,冷不防的揮棒,朝著離他最
近的同學後腦勺打了下去──「誰都不許走!」
  
  
  「啊──」大頭被一棍打上,疼得立刻朝前仆倒。
  
  
  「你們都是共犯,不要以為這樣子就沒事──你們跟我
都是一夥的!」王宏一狂暴的吼著,大頭驚恐的往自己後腦
勺一摸,抹下一把鮮血。
  
  
  所有的男生都嚇得僵在原地,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共
犯?是嗎?因為王宏一下手時大家都在?
  
  
  而且,如果他們現在選擇離開……男孩們看著王宏一狂
暴的眼神,沾染鮮血的樹枝,是不是誰想走?他就會殺了誰?
  
  
  「快點把櫃子打開,把錢都拿走,阿草快!」大強惡狠
狠的發號施令,「我們要弄成搶劫的樣子!」
  
  
  「我不要!」被打的大頭坐在地上大吼,「我們才不是
共犯!我現在只要告訴自治隊,我們是證人,不是──」
  
  
  啪!粗大的樹枝擊上大頭的頭,像是木棍敲擊雞蛋一般,
蛋殼輕易破裂,液體從裡頭噴濺而出。
  
  
  紅色的血濺上王宏一的臉龐,可他沒有鬆手,而是更加
使勁的朝大頭那已脆弱的頭顱打去,整個空間只聽見不停地
敲擊聲,還有四濺的血花與腦漿,頭骨裂開的聲音清脆嚇人,
讓所有學生都釘在地上無法動彈。
  
  
  遠遠的,一直沒起身過的小乾全身抖的不停,他曲著雙
膝,把臉埋在雙掌之間,但是微開的指縫還是看到了這一
切……他不想看的,但是他還是看了!
  
  
  他看見……
  
  
  「噓……」耳邊,突然傳來與他極為相似的聲音,「乖
孩子不可以亂說話喔!」
  
  
  ──咦──小乾瞪圓了眼,僵硬。
  
  
  「媽媽沒有教你,放學後要趕快回家嗎?」聲音迅速移
動,來自他的正上方。
  
  
  小乾戰戰兢兢的仰頭朝上,他坐在樹下,上方應該只有
樹枝啊!什麼時候樹上有人了?
  
  
  仰起頭的小乾張大了嘴,的確有個人掛在樹稍,他瞠目
結舌的看著那具晃盪的身體,低垂的頭吐出長長的舌,血液
順著舌頭滴下……滴──答──滴──答──
  
  
  倏的那吊死的舌頭唰唰靈活舞動,轉眼間就勒住了他的
頸子,制止了他所有的尖叫聲,立時將他拉離地面,與之四
目相交。
  
  
  小乾張大著嘴,完全發不出聲音,耳邊還傳來棍子打碎
頭骨的聲音,聽起來頭顱已經被打爛了,因為聲響從砰叩,
變成了濕黏的擊血聲。
  
  
  「誰!還有誰不要的!」王宏一的聲音咆哮著,其他同
學懾於那兇狠的氣勢,無人敢吭聲動彈,也沒有人注意到在
疏林裡的小乾。
  
  
  黏膩的長舌緊勒著他不能呼吸,他雙眼開始充血,顫抖
著看著眼前那吊死的人……
  
  
  那個人,好像是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司徒
  • 哦哦!!
    新形式的內容耶~~(飄小花
    笭大加油加油~~XDD
  • Yi-Huei Li
  • 耶!!新故事!!
    感覺故事命名有點遊戲風格阿
    暗行使、無界森林,遊戲小說會出現的名字
  • ICE
  • 有新系列了!
    萌學園((YOYO台>"<
  • ICE
  • 笭大:
    新故事是系列還是單行本呢?
  • 系列

    LINEA 於 2013/11/16 15: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