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西回來了,神色有異,關於上次邪教的『孤
鷹』,好像查出個所以然了。」鬼師低聲說著。
  
  
  女王之前給了她一條帕子,上頭沾有某個女人的血,
那女人是真主的手下,已經不像普通人類,具有非常人的
力量,在激戰中留下了血,女王萊西去找出血的主人跟後
續。
  
  
  不管是女王或是吳嫿,生前死後到重生,都被真主搞
得天翻地覆,她不願再當挨打的份,更別說連胞弟都被重
重糾纏,竟然連出生都在操控之內,意圖讓弟弟成為鬼
王,摧毀世界。
  
  
  那個真主具有不凡的靈光跟氣勢,跟神界脫離不了關
係,想想也是,五色石是女媧補天的神器,怎麼可能隨隨
便便就落入凡間,一落還一大堆!
  
  
  不管那傢伙是什麼身份,女王已經吃了秤陀鐵了心,
就是要把他揪出來,強力解決,不讓對方再擾亂人界、再
傷害任何人!
  
  
  既然那個真主在人界有幫手,過去是欲心,現在是那
個叫孤鷹的傢伙,他們就抽絲剝繭,先把孤鷹揪出來再
說。
  
  
  頭上的抽風管傳來急促的足音,女王仰首,「什麼
事?」
  
  
  在對方開口前她先說,因為她知道通風管裡塞了一隻
毛茸茸的兔子,只要一開口說話,就會讓她興起拿武士刀
將牠劈成兩半的衝動!
  
  
  「有客人來了!很慌張很慌張,他整個人臉色好白,
正從一樓衝上來,完全都……」
  
  
  「再怎樣都不會比你慌張!我知道了!」女王搖頭,
就搞不懂那兔子為什麼永遠都這麼吵?「叫海豹備茶!」
  
  
  「是!」噠噠噠噠,兔子又跟陣急驚風似的跑了。
  
  
  女王今天依舊一襲民族風長裙,飄逸優雅的往外頭走
去,鬼師照例一身黑色風衣,就走在她的右手邊,因為他
熟悉她的夥伴,是左手使刀。
  
  
  武士刀拿在手上,上頭漆有精致金色蒔繪的武士刀如
此精細,銳利無比,更重要的是能讓女王將靈力注於刀
尖,用有斬妖除魔,還有個「花影」的精致名字。
  
  
  妖跟鬼是斬過,她倒是還沒砍過魔。
  
  
  他們走出暗廊,這兒是女王辦公室後方的密室,在不
起眼的牆後有著特別的空間,神之間、隱密之間、療之
間,每一間房間都處在特殊的空間裡,可以讓神、妖等偷
渡進人界,卻不會被發現。
  
  
  但、是,要從那間房間真正進入人界,卻沒那麼容
易,每一間房門都以言靈佈下結界,根本沒有人能偷跑成
功……鬼師看過那些房間後,非常瞭解當年女王是怎麼操
自己的身體。
  
  
  使用言靈會反噬身體,依她濫用的程度跟使用的等級
之高,可以知道以前的她體內絕對是亂七八糟。
  
  
  一離開暗廊,牆壁立刻恢復成原狀,左手邊就是女王
專屬的半圓形辦公室,裡頭金碧輝煌,完全是縮小版的凡
爾賽宮風格,連椅子上的刺繡都講究;計算機、電腦或是
筆,上頭全貼滿了貨真價實、閃閃發光的施華洛世奇水晶
鑽。
  
  
  不過,這是「女王」時代喜歡的風格,重生為女王
後,她喜歡簡單樸實又低調的風格……嗯,低調兩個字尚
待考量。
  
  
  「女王。」才到辦公室區,萊西已經在那邊等候了。
  
  
  說實話,以前女王都是低胸露背短裙馬靴外加揮鞭的
豔麗,現在這個是長髮柔散披肩,溫柔淺笑,看上去弱不
禁風,還很愛穿民族風飄逸服飾,總讓他覺得喊出「女
王」這兩個字很彆扭。
  
  
  「你查到什麼了?」她連聲音都變得很輕柔,「希望
是有用的線索。」
  
  
  「很有用。」但是萊西的臉色並沒有因此顯得興奮或
是愉悅,「我找到孤鷹的身份了。」
  
  
  「咦?確定嗎?」女王不是懷疑萊西的能力,而是對
方既然是真主的人,勢必隱藏身份跟行蹤會是一流的!
  
  
  「我其實早有腹案她是誰,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跟證
據證明而已。」萊西深吸了一口氣,「她叫許怡萍,妳還
有印象嗎?」
  
  
  許怡萍?女王為蹙了眉,重生後她曾有喪失過記憶,
但是在之前已經重拾回來,可是對於這個名字,她卻不是
很有印象。
  
  
  「妳沒有見過她……我有,我還曾經把她帶回鬼僕事
務所裡來……」
  
  
  「什麼?」女王拔高了音,「妳帶過對方來這裡?!
那種人全身籠罩陰氣,難道沒有被……」
  
  
  「那時她還只是個人,只是個幼小的女生而已。」
  
  
  「她遭遇到什麼事,所以願意為真主赴湯蹈火?」曾
是真主爪牙的鬼師,非常明白真主多會利用人類的弱點。
  
  
  「三年多年,我們跟五色石的白石奮戰,那時白石化
為液體,加入酒裡,讓所有飲酒過度的人起了變化,即使
死後還是渴望酒的味道,轉為以人血為酒……這件事您記
得嗎?」萊西重重嘆了口氣,「那時的主謀因為家人被酒
駕撞死,導致家庭破碎才生恨,所以要報復讓所有酗酒
的、酒駕的人……」
  
  
  「我記得,那傢伙叫許柏偉。」女王的記憶裡很快地
浮出那名字。
  
  
  「許怡萍,是他的妹妹,也正是孤鷹。」
  
  
  女王登時圓睜大眼──「他有妹妹?」
  
  
  「家人被撞死後,許柏偉為了家計去打工,跟妹妹分
開,結果妹妹還險些被母親的同居男友強暴,逃往北部找
他;我在戒酒中心外遇見許怡萍,把她帶回來,至少讓她
吃頓飯!」萊西沉重的回憶起那個衣衫襤褸,餓得不像話
的可憐女孩,「也是因為她,我們才知道許柏偉原來是她
哥哥,才能知道白石的擁有者。」
  
  
  女王皺起眉,原來那時苦尋不著的線索是這樣發現
的。
  
  
  「然後呢?你們除去她哥哥了嗎?」鬼師非常進入狀
況,「取走白石,她哥哥勢必被銷毀,或是靈魂嚴重受
損。」
  
  
  萊西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她知道是我們做的嗎?」女王心底為那女孩默哀。
  
  
  「她或許猜得到,我們當初在她面前討論過許柏
偉。」當初,他甚至承諾那女孩,會幫她找到哥哥。
  
  
  「她不必猜,她一定會知道。」鬼師斬釘截鐵,「你
們以為真主不會鉅細靡遺、外加加油添醋的告訴她嗎?」
  
  
  女王瞥了他一眼,同時間,電梯那兒響了清脆的聲
音。
  
  
  叮,客人來了。


  萊西詫異的回首,沒料到這時有客人來,更詭異於不
管是貓或是兔子,這些動物妖應該都會先通報的啊!


  「走吧!」女王催促著,再生之後她幾乎沒主動出過
面,推著萊西往前,他儼然是對外的代表似的。
  
  
  這也沒辦法,過去的人脈都認為女王死了,鬼僕事務
所對外的代表就是萊西,現在把「吳嫿」端出去說是女
王,完全長相不同,沒人會信。
  
  
  所以萊西與三年來無異,就是個對外負責人。
  
  
  辦公區與接待區的中間隔了個約一公尺深的小隧道,
這隧道可以淨化身上所有的邪氣,也能阻止邪惡的東西進
來。
  
  
  通過隧道,便能來到希臘風的接待區,白色的傘桌、
希臘藍的壁貼,全透明的落地窗引進陽光,讓這會客室永
遠明亮。
  
  
  其中一張白色傘桌上已經放好了接待客人的茶點,但
是客人卻待在電梯口,臉色發白的與其中一名員工對看。
  
  
  那是隻海豹,穿著縫縫補補,歪七扭八的圍裙,正笑
吟吟的衝著一個驚慌失措的男人笑。
  
  
  「你別嚇他,進去吧!」萊西無奈的嘆口氣,最近海
豹一直矢志想當公關。
  
  
  海豹一臉無辜,轉過身,以飄浮之姿飄回一旁的側
門……原本牠是用那尾鰭啪噠啪噠的走路,但因為長期走
路導致神經痛,現在只能用飄的。
  
  
  還好牠學會了飄移術,要不然之前用蛇行的方式走,
嚇走不少客人。
  
  
  「您好。」萊西立刻換上職業笑容,「歡迎光臨鬼僕
事務所。」
  
  
  「……」中年男子約莫五十多歲,臉色慘白,頭髮亂
七八糟,臉上全是汗水,驚恐之情溢於言表,「鬼僕事務
所……這裡是鬼僕事務所……」
  
  
  「是的,先生,請這邊坐。」萊西指向了一旁備好茶
點的座位,想請中年男子入座。
  
  
  電光火石間,中年男子忽然撲向了萊西,抓住他的雙
手,砰的一聲跪了下來。
  
  
  「救救我老婆!快一點救救我老婆,她快死了!快死
了!」中年男子失控的大喊著,「她會被殺掉的,要是不
快一點的話!」
  
  
  「先生?!」萊西輕而易舉的撐起他沉中的身子,
「您冷靜一點,您說您妻子怎麼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個兒子而已,但我不知
道懷孕之後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中年男子兩眼渙散,驚
恐的搖著頭,「那孩子會殺了她的!會把我妻子殺掉
的!」
  
  
  「請您冷靜一點!」萊西低聲咆哮,「您的話不清不
楚,誰會殺了妻子!」
  
  
  「孩子啊!那個孩子來報仇了!」中年男子聲淚俱
下,「我硬是讓她懷了個兒子,可是她的身體卻不適合生
育,孩子畸型後只好拿掉……可是、可是那孩子回來了!
他不分晝夜的糾纏我老婆!」
  
  
  「嬰靈?」女王的聲音從後傳來,「您是說嬰靈
嗎?」
  
  
  「對對對!」中年男子點頭如搗蒜,「我妻子快瘋
了,她遲早會被那孩子殺死的!我該做的都做了,那孩子
就是不走……求求你們幫幫忙!幫幫忙!」
  
  
  「你妻子現在在哪裡?為什麼沒帶她一起來?」萊西
左顧右盼,沒有第二個人。
  
  
  「她不上來,她說她打死都不上來,那孩子威脅她不
准上來!」聽見有希望,中年男子撐著萊西站起身,「她
就在樓下車子裡,我帶你們去!快點!一定要救她,不然
我都要瘋了!」
  
  
  萊西幾乎沒有猶豫,立刻往前屈身按了電梯,由於男
子剛剛在上來,所以電梯還停在他們這層樓。
  
  
  「我們立刻下去。」他可以從男子的口吻中,感覺到
莫名的驚恐,還有……邪氣。
  
  
  女王跟鬼師立刻一塊兒走入,他們都感覺到了,這男
子身上有不尋常的氣息,不是來自於他,他只是沾染到而
已。
  
  
  源頭,只怕是他口中被折磨的妻子……或是「那個孩
子」。
  
  
  抵達一樓,電梯門才開,立刻就聽見外頭的兵荒馬
亂!
  
  
  萊西一個箭步衝出去,一大批遊魂驚恐的全略過眼
前,彷彿逃難似的,尖叫聲不絕於耳,警衛抬起頭來看了
他一眼,笑著打了聲招呼。
  
  
  『啊呀呀──』
  
  
  『快走快走!』
  
  
  浮遊靈們驚慌失措,連女王看得都不可思議……那幾
隻是在騎樓下死不走的傢伙,連狗都不會到那幾根柱子撒
尿佔地盤,就是因為它們佔著,趕了一百次都會回來,現
在竟然帶頭衝了?
  
  
  萊西拔腿往前奔,警衛有點不明所以,但他的世界是
安靜的,所以低下頭繼續看他的小電視。
  
  
  向左彎去是門口,萊西一轉彎就看見一台黑色的現
代,車子已經發動,駕駛座上的女人雙眼狠絕的瞪著方向
盤。
  
  
  她的頸子上,有個沒有眼睛的嬰孩正摟著。
  
  
  「啊啊!小蘭!」男子跟著跑來,看見自己的妻子竟
然坐到了駕駛座,「妳想做什麼,妳不能開車啊!」
  
  
  男子急欲衝過去,鬼師一把扣住了他。
  
  
  黑色的邪氣已經重重包圍住那台車子了,連他口中的
妻子都已經不正常,扣掉頸間圈著的嬰孩,女王往前兩
步,側首還可以看見車子內……滿滿的小嬰兒。
  
  
  女人忽的打檔,轉過頭來,看了丈夫一眼。
  
  
  她雙眼凹陷,憔悴的臉劃出一抹淒楚的笑容,猛然一
踩油門,直直的往前衝去──砰!
  
  
  霎那間巨大的響聲伴隨劇烈震動,整棟大樓的大廳搖
晃,彷彿地震般駭人。
  
  
  「不──」中年男子掙開鬼師已鬆力的手衝出去,他
看見他的愛妻直接撞上這棟大樓的柱子,車頭全毀,血正
從門縫滴答滴答的流了下來。
  
  
  『嘻嘻……』嬰孩們從窗縫中擠了出來,那沒眼睛的
孩子躺到了車下,張開嘴盛接滴下來的鮮血,『媽媽,我
們血濃於水喔!』
  
  
  萊西從容的走到外頭,看著一堆正常的、過小的或畸
形的孩子盤旋在車子旁邊,無眼的孩子可是大口大口盛接
著血水,每一個孩子都散發著他沒見過的邪傲之氣。
  
  
  有的連五個月都不到吧?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
  
  
  幾個嬰孩,冷不防的轉頭瞪向了他們。
  
  
  『想做什麼嗎?』較大的嬰孩開口了,口吻可不像是
孩子,『你們根本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
  
  
  「你們到底是什麼?」萊西低沉著問,路人開始圍
觀,也有人報了警。
  
  
  『我們是你們不要的垃圾啊……但是垃圾有垃圾反擊
的辦法!』嬰孩們飛天盤繞著,笑得一派天真。
  
  
  全是棄嬰、或被墮掉的孩子。女王心裡有數了。
  
  
  那盛接血水的嬰孩終於吃飽了般,它還能得個飽嗝,
緩慢的飛了起來,然後明顯得全身漲紅,變大,接著平滑
的眼部肌膚上,忽然冒出了一隻眼!
  
  
  「全部淨化嗎?」萊西蠢蠢欲動。
  
  
  「不行,人太多了。」鬼師立即制止,附近的街坊都
跑過來看熱鬧了,「它們是嬰靈,很容易纏上女人。」
  
  
  嬰孩們咯咯笑著,漸漸的消失,幾隻較大的嬰孩回
頭,朝著他們扔出不符合年紀的邪惡笑容:
  
  
  『不是人類不要我們,是我們不需要人類!』


                                           to be continued......

 

--

[重要公告] 新月全書系未來將於全家及OK便利商店上架!!(7-11無)

http://www.crescent.com.tw/ad/store201107/store201107.html

 

--
此連載為定稿前存檔,部份細節將與成書不同。
錯字會在出版後修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