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的手機耶!」閻羿萱走到行李箱邊,為
什麼她對這隻手機有一股陌生感?那明明是她的手機啊!
  
  
  歐子敬沒好臉色的把手機扔給閻羿萱,看了一眼也走
進來的兩個同學,忽然很疑惑的皺眉。
  
  
  「Amber?」他口吻一點都聽不見讚美,「妳怎麼搞成
這樣子?」
  
  
  「什麼這樣子!」Amber果然聽了也不甚滿意!
  
  
  「Nicky?妳怎麼也把自己弄成這付模樣?」歐子敬下
一句又沒好話。「妳該不會只顧吸毒沒吃飯吧?」
  
  
  「關你什麼事!」
  
  
  閻羿萱無視於身後的爭吵,逕自握著自己的手機,她
不懂為什麼會把這隻手機給忘掉了,一直都是關機的狀
態,卻突然響了起來?
  
  
  趕緊打開手機,身後已經吵起來了,Amber無法忍受歐
子敬批評她現在的美貌與保養成果,Nicky用心碎的聲音說
不需要他管太多,他沒資格關心她……
  
  
  好不容易開了機,手機螢幕就顯示出剛剛鈴聲大作的
原因,原來是她之前設定的行事曆,今天是台灣一個朋友
的生日,她設定提醒自己在國外在也要記得傳封祝賀簡訊
過去。
  
  
  只是她再往前查看當月的行事曆……手開始不自覺得
顫抖,雙眼瞪著手機,一動也不動。
  
  
  剛剛的鬧鈴只是第一次提示,歐子敬隨手按掉而已,
就在閻羿萱發呆的時候,第二次的嗶嗶聲響再度讓在場人
嚇了一跳。
  
  
  而就只有拿著手機的閻羿萱,無動於衷。
  
  
  「喂!」歐子敬回過身子,「妳是怎樣啊!關掉!」
  
  
  「我在這裡十天了!」閻羿萱忽然回頭,歇斯底里的
尖叫著,「我們在這裡超過十天了!」
  
  
  Amber、Nicky或是歐子敬都用一種迷惘的眼神看著她,
好像她說的不是中文似的。
  
  
  「看見沒有!今天八號了,我們上個月底入住的!」
閻羿萱這才關掉手機,「房間沒也時鐘,我們的錶也停
了,整間旅館沒有時間顯示──誰記得今天是幾年幾月幾
日!」
  
  
  這個問題讓Amber他們心慌起來,歐子敬率先衝回房間
去,Amber跟Nicky則緊皺著眉,彷彿閻羿萱提了一個相當難
解的微積分!
  
  
  「時間啊!Amber!妳記得嗎?」閻羿萱大聲的逼問
著。
  
  
  「我……我才剛來……不是……」是啊,什麼時候住
進來的?他們到底在這裡住幾天了!
  
  
  「我……我也不記得!」Nicky還在顫抖,為什麼怎麼
樣都想不起來!
  
  
  「我吃了這麼多東西不是我食量大,而是因為天數夠
多……」閻羿萱雙手緊握著拳頭,不安的環顧四周,「這
間旅館有問題!太有問題了!」
  
  
  Amber跟Nicky都彷彿瞬間驚醒似的,她們慌張的回房間
去找任何可以證明時間的東西,而閻羿萱則推開那些誘人
的食物,在沙發下挖出出外的斜背包,拿起掛勾上的鑰匙
就往外衝。
  
  
  才關上門,就看見斜對面的歐子敬用驚異的眼神站在
那裡。
  
  
  「真的十天了……」他不可思議的說著,「我看了六
本書,竟然不知不覺?」
  
  
  「我要去找虎翔!你們都待在房裡,打包,我們即刻
退房!」
  
  
  說時遲那時快,閻羿萱餘音未落,屋外竟紮紮實實的
打了個響雷!
  
  
  「哇呀!」尖叫聲此起彼落,才開門的Amber被嚇得摀
起雙耳。
  
  
  森白的閃電似乎就披在他們窗外,從歐子敬未掩的房
門內透了出來……緊接是第二道、第三道,空中的雷聲大
作,天色迅速變暗。
  
  
  彷彿是應和著閻羿萱剛剛的大吼,他們要退房,天空
就立即回應:不許。
  
  
  「我去找虎翔。」她瞥了歐子敬一眼。
  
  
  「我去找Henry跟Kevin!」歐子敬閃身入房也拿過鑰
匙,出來時閻羿萱已經一溜煙的跑得不見人影……他錯愕
的來回望著,有沒有這麼快?瞬間移動嗎?
  
  
  Amber跟Nicky嚇得站在門口,他直接一指,「待在房
裡,不是我不許開門!進去!」
  
  
  兩個女生嚇得哭了出來,趕緊衝進房裡,把門給關上
還落了鎖。
  
  
  閻羿萱早在外頭狂奔,他們每個人都沉迷在自己想要
的東西裡,她是美食、虎翔是手工、Henry是賭博、Amber是
美貌,Nicky看來是因心碎導致的毒品……Kevin還不知道人
在哪裡!
  
  
  她一邊跑一邊張望著,這旅館果然沒有任何時鐘,而
且在她狂奔之際,有一堆人大喇喇的拎著雙眼瞪著她瞧,
已經不如之前的閃躲或是偷看。
  
  
  甚至有一堆人莫名其妙的跑出來,不是推銷她護膚、
就是又有餐廳打折、還有燒賣試吃,甚至連搭訕大軍都出
動了。
  
  
  「滾開!」閻羿萱一一推開,對方的攻勢再怎麼猛
烈,她都能快速的跑離。
  
  
  直到衝到八樓的手工藝房為止。
  
  
  陳志翔才剛把美麗的娃娃縫製完成,瞇著眼對她炫耀
沒兩秒,即刻就被逮著往外跑。
  
  
  「做什麼啊!小萱!我還沒做完!」陳志翔力大無
窮,死也不願意離開。
  
  
  「我快死了!」閻羿萱尖聲吼著,「你現在不跟我回
到房間,我就死定了!」
  
  
  「什麼啊?」這中氣十足的吼叫聲,像是快死之人
嗎?陳志翔頭一轉,就要回去手工房。
  
  
  「虎翔,怎麼啦?快點進來,我們想看你縫的老虎
呢!」
  
  
  「是啊,手工這麼好的男人太少了,我們來比賽
吧!」
  
  
  一堆女人站在門口,溫柔的笑著。
  
  
  「全部給我閉嘴!」閻羿萱氣急敗壞的指向她們,全
是一群有問題的傢伙,她不知道這些人存得是什麼心,她
現在只關心虎翔!
  
  
  她轉過頭,仰頭望著陳志翔,忽然間淚如雨下!
  
  
  「表哥,你不要小萱了!」下一秒,閻羿萱放聲大哭
起來,「你不要我了!你要把我扔在這裡,娃娃比我重要
就是了!」
  
  
  這一哭可是驚天動地,閻羿萱哭起來就是響徹雲霄,
陳志翔完全不知所措,打小只要小萱一哭,他就什麼都沒
輒了!
  
  
  「怎麼了啦!唉喓,怎麼了!」陳志翔趕緊抱抱她,
「妳怎麼突然這樣呢?」
  
  
  「我都被人欺負了你還在縫娃娃,不能等一下嗎?娃
娃長腳會跑喔!」小萱拼命用雙手揉眼,揉到眼睛都快瞎
了。
  
  
  「好好……」是啊,娃娃不會長腳跑,但是……陳志
翔望著那房間,他就是捨不得離開啊。
  
  
  但是小萱更重要,他嘆口氣,好聲安慰著她,問她被
誰欺負了。
  
  
  「歐子敬想要強吻我!」閻羿萱隨口掰個藉口,一臉
欲哭無淚。
  
  
  就在剎那間,虎背熊腰又溫和的小貓忽然臉色一凜,
笑容一歛,雙物露出兇光,二話不說拉過閻羿萱,火速朝
自己房間奔去!
  
  
  好樣的,歐子敬是什麼傢伙他不管,竟然敢欺負他表
妹,就是罪該萬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貝
  • 頭香!!

    我看歐子敬等一下會被打的鼻青臉腫的= =

    不知不覺

    他們居然已經待了10天!
  • 慢慢
  • 不知不覺得看,沒想到也過了10天了…orz!!
    而閻羿萱那招也太絕了吧!
    歐子敬竟然被迫抽中大獎,
    是因為他兇閻羿萱的下場嗎…
    看來他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了…
  • yuchiyou
  • 哈哈

    這個藉口太妙了

    不過也挺好的
  • 小派
  • 該不會要抓交替才能退房吧...Orz
    很懷疑住在這裡的其他人是不是真的"人"...
  • 小咖
  • 這下歐子敬糟糕了
    可能會被打扁
    不過也太扯了
    十天耶~~太誇張了說
    好恐怖的旅舍
  • 沁雪〃
  • (噴笑

    不過這理由真棒(GJ

    小萱加油!

    歐子敬好無辜(拍桌
  • 狐狸
  • 虎背熊腰又溫和的小貓XD
  • 阿范
  • 真的有跟波西傑克森像到@@"
  • Love紗雪
  • 太讚了!!!
    我好期待!!快點出快點出>"<!!
    表哥那時一變臉我突然興奮-..- 哈
  • 雪娃
  • 哈哈哈!真好笑!

    小萱真有妳的XD

    歐子敬....學乖一點唄
  • 陳小個
  • 我說這個歐子竟也太無辜了吧:)))))
  • 訪客
  • 歐子敬好可憐喔~~這種明明好好的被誣賴的感覺我懂(泣
    該不會 他是被小萱的表哥打死吧(被毆
  • 李怡慧
  • 天哪!!竟然一待就是10天~~太恐怖了唄!!

    不過~~歐子敬有點可憐~~成了代罪羔羊(可以這樣說嗎?)
  • LoVe``大小姐
  • 我笑了我笑了(!!!!!)

    有火花有火花(撒水)


    時間看了六本書 嘖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