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電梯該不會用了幾十年吧?」愛好科技感的閻羿
萱打算走樓梯了。
  
  
  「久等了。」Louis趕了過來,恭敬的遞他們兩人人一
張飯店簡介。  
  
  簡介倒是油銅紙彩色印刷,看起來精美如同現在的印
刷製品……嘖,閻羿萱搥了自己一下,她是在想什麼啊,
這本來就是現代啊!
  
  
  快速瀏覽一遍,閻羿萱發現這飯店只是部份陳設跟外
觀維持二十世紀初而已,論起裡面的附屬休閒設施,那可
是應有盡有!SPA館、三溫暖、游泳池、賭場、酒吧、各
式風味餐廳、連KTV都有!
  
  
  果然是旅館不可貌相!
  
  
  叮,古老的鈴聲自上方傳來,木質電梯門緩緩開始,
那動作緩慢的一如它的年紀,裡頭傳來陣陣笑聲,是相當
愉悅的一家三口跟另外兩個女人。
  
  
  兩個愉悅走出的女人都是外國人,身上灑著濃厚的香
水,走在前頭的穿著圓領的棗紅洋裝,領子逼近頸子,戴
了條珍珠項鍊,深紅色的頭髮燙著波浪狀貼著頭皮,多餘
的髮則綰成一個髻,像極了郝思嘉的髮型。
  
  
  走在她身邊的也是一樣的阿哥哥頭,還別了朵花,一
樣穿著過膝長裙,從頭復古到尾,看得閻羿萱是目瞪口
呆。
  
  
  後頭那家人則好多了,至少沒有太久遠的年代。
  
  
  「嗨!你好嗎?」尾隨而出的一家人笑著跟Louis打招
呼,這是美國人的習性,隨時隨地都會跟人問好,即使是
擦身而過的陌生人,只要眼神對上都會親切熱情。
  
  
  「很好,你們呢?」Louis用流利的英文跟他們問好,
然後蹲下身,看著這對爸媽牽著的金髮小女孩,「Fiona,
妳今天要去哪裡玩呢?」
  
  
  「我要跟媽媽去逛街!」小女孩看上去六、七歲,像
洋娃娃般可愛,手裡也抱著一個法國娃娃。
  
  
  陳志翔一雙眼看得目不轉睛,從來美國開始就這樣,
對於外國小孩總是流露出一股特別的喜愛。
  
  
  「咳!」閻羿萱暗暗的用手肘頂了頂他,拜託他不要
一臉變態的模樣。
  
  
  「我還想去做一下SPA按摩呢!」媽媽笑看著Louis,
眼神裡多的是一種曖昧,「你不覺得我最近皮膚越來越美
嗎?」
  
  
  「夫人本來就很美麗了。」Louis說得客套,但媽媽卻
心花怒放,奇怪的是身後的老公對於這曖昧氛圍似乎視若
無睹,低垂著頭瞪著地板,若有所思。
  
  
  「呵……」蜜雪兒眼尾瞥見了閻羿萱,睜大了眼,
「咦?新入住的客人嗎?真好!哈囉!」
  
  
  「哈囉!」閻羿萱又是尷尬的一陣寒暄,陳志翔默默
退了幾步,英文會話他真的不行啦!
  
  
  「你們真是有眼光,這間飯店超級棒的!而且很難預
約呢,想不到今天有兩組人都能住進來!」蜜雪兒熱切的
跟閻羿萱聊著,無視於電梯們闔了又開、開了又闔。「既
然來了,一定要好好的玩喔!」
  
  
  「謝謝!」閻羿萱手被握得緊緊的,看來這位媽媽有
著一堆分享心得。「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我們啊……」蜜雪兒笑開了顏才要回答,結果一旁
的老公卻不耐煩的趨前,硬生生打斷他們的談話。
  
  
  「妳繼續聊,我要先走了!」連句抱歉也沒有,老公
心急如焚似的,說完甩下妻女就疾步離去。
  
  
  在那一瞬間,閻羿萱注意到老公的臉色很差,而且滿
臉都是鬍渣,幾乎是不修邊幅,雙眼充滿血絲,似乎有什
麼事讓他思考到無法分神。
  
  
  「爸爸?」Fiona試圖拉住父親,卻撲了個空,還差點
跌了一跤。
  
  
  是Louis及時扶住她,她才免於撲倒在地,只是蜜雪兒
卻也淡淡瞥了她一眼,轉過來繼續跟閻羿萱熱切交談。
  
  
  「妳一定要去做SPA,這裡的按摩非常棒,只要做一
次就會覺得自己變成美女!」已經是美女的蜜雪兒興致勃
勃的說著,「我啊,皮膚變好、人也變美,看著鏡子裡的
自己都會著迷呢!」
  
  
  「是噢。」閻羿萱應付式的回答,外貌對她而言絲毫
不重要。
  
  
  「餐廳也一定要去吃,簡直是人間美味……看看,妳
太瘦了,得多吃點。」蜜雪兒不忘看向陳志翔,「男朋友
要體貼一點喔!」
  
  
  「呃……」閻羿萱連忙解釋,「他是我哥。」
  
  
  「噢,抱歉!」蜜雪兒尷尬的紅了臉,電梯又抵達一
樓,發出叮的聲響,「不打擾你們了,我的預約時間也快
到了!待會兒見!」
  
  
  她客套般的說著,事實上這飯店這麼大,要再來碰面
也是機會不多。
  
  
  「Fiona!走了!」蜜雪兒一回身,媽媽對小孩的態度
倒是沒那麼和善了。
  
  
  小小的Fiona正被Louis牽著,依依不捨的跟著媽媽離
開,緋紅的臉龐跟幾度的回眸,換成是一般少女,那可代
表她對Louis存有愛意咧。
  
  
  不過她也才七歲,小女孩純純天真的喜歡?呵,倒也
很可愛。
  
  
  不知不覺坐進電梯裡,當門關上的那一剎那,閻羿萱
才驚覺到不對!
  
  
  「我們走樓梯吧!」她緊張兮兮的說著,才想按開門
鈕,眼前見到的也是古早時期的電梯按扭,而陳志翔指經
按下了「14」。
  
  
  電梯喀咚一聲,像是搖晃了一下,旋即緩緩上升。
  
  
  閻羿萱緊皺著眉心,緊緊掐著手裡的背包,比坐雲霄
飛車還要緊繃,一雙眼不停地在電梯裡打轉著,這電梯怎
麼看都是幾十年的歷史,電纜有沒有撿查過啊?
  
  
  「唉,好可愛喔!」陳志翔沒頭沒腦的笑著讚嘆。
  
  
  「拜託,你不要人前露出那種垂涎欲滴的樣子,人家
會把你當成戀童癖!」提起這個閻羿萱就有意見,每次虎
翔都好像想把蘿莉吞掉的模樣,時常引起誤會。
  
  
  「那個叫Fiona的女生太可愛了,妳有看到她手裡抱著
的娃娃也很精致嗎?」陳志翔一臉陶醉模樣,眼神都不知
道飄到哪裡去了。
  
  
  「收歛一點!陳志翔!」閻羿萱出聲警告著,電梯門
好不容易開了,她一馬當先的衝出去。
  
  
  果不其然,飯店都保有二十世紀初的風格,紅色的紅
毯呈現出陳舊的色澤,寬敞的走廊兩側都有迷你形的燈罩
型路燈,牆壁分成兩部份,下方離地約一公尺處是木橘色
的油漆,中間有著兩道裝飾用的木條,而上方則貼上米黃
色的花紋壁紙。
  
  
  這樣的色調延伸出帶著歷史的長廊,沒有摩登奢華,
反而多了一種美感。
  
  
  鑲在牆上的房間指示牌一樣是金銅牌子,擦得晶亮,
1421房朝向右邊,似乎是最後一間,因為那是牌子上最後
一個數字。
  
  
  在廊上拐了好幾個彎,終於抵達最後一間的房間,想
當然爾是一扇木門,沒有磁卡的設計,讓門保有過去的風
格:簡單的圓形把手以及如問號般的鑰匙孔。
  
  
  「開門吧!」閻羿萱讓開一步,由手持鑰匙的陳志翔
開門。
  
  
  「好!我們先──」陳志翔按下牆上的電鈴,再敲了
敲門,「對不起,打擾囉!」
  
  
  該做的還是得做,陳志翔把旅外的禁忌做了一次,才
將手裡的鑰匙插進孔裡,一轉──喀。
  
  
  『嘻!』
  
  
  閻羿萱一怔,她倏的回首看向身後,在門打開的那一
剎那,她的耳邊似乎傳來一種令人厭惡的竊笑聲!
  
  
  陳志翔已經推開門,將電燈打開了,「小萱?怎麼
了?」
  
  
  閻羿萱不安的回首望著,他們對面是1420號房,再右
邊就是死路了,一扇透明玻璃的安全梯門,往外就是緊急
逃生口了,根本不可能有人出現……還是對面房有誰在笑
嗎?
  
  
  不,那聲音真的很近,就像是在她身邊似的……閻羿
萱左右看向長長的走廊,就像這走廊上還有別人似的。
  
  
  「小萱!裡面超屌的!」陳志翔低沉的嗓音傳來,讓
閻羿萱回了神,她討厭有點神經緊張的自己,只能說與一
開始想像的綠意森林不同,所以讓她多想了吧?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rry
  • 該不會那對夫妻跟小孩都不是人吧0.0
  • 涼麵
  • 應該旅管裡的都不是人吧